章節目錄 第十章,提親(1 / 2)

作品:《我成了攝政王府的鹹魚祖宗

第十章,提親

黑衣人有些局促的向後退了半步,韓君徹每一步的靠近對她而言都像是死神在慢慢向她索命。

終了,黎顏還是跪在了地上,她承受不住來自韓君徹身上自帶的那種強勢氣壓。

不待韓君徹反應,她已經跪在了地上,委聲道:「王爺,求您。」

聽到女孩打顫的聲音,韓君徹陡然停住了腳步,眼眸中也多了幾分心疼之意。

他還是嚇到她了…他無計可施隻能上前將她小心攙扶起,目光從未在她的膝蓋處離開過。

「為什麼?」

「黎家,黎家不想與三殿下有任何過多的牽扯。」

黎顏站穩後,窒息的將埋在心裡的話講出口,她隻是來試一試。

重生後,她的直覺覺得韓君徹自樹一幟且久立不倒,她才決定抱韓君徹大腿,如果他不讓,那她隻能,死皮賴臉試一試。

在黎顏話音停下的一瞬間,韓君徹好像突然看不透她一般眯起了眼。

「你還是知道了嗎?」

他明明讓頁彥買通了所有見過韓政一與譚嬌兒在一起的人,並且禁足了譚嬌兒,卻還是瞞不住黎顏,他想她今天絕望到這種地步,或許是因為知道了韓政一與那個女人的建青。

試探性的話語從黎顏耳邊響起,女孩有些發愣,緩緩抬起頭看向韓君徹,難以置通道:「王爺是說?」

看著女孩哭紅的眼眸,他再一次心軟,搖了搖頭道:「君臣一家,皇上會在你們黎家選一女嫁到皇室是在所難免的事,除非黎家一開始就不是世家大族。」

他在努力讓她看清現實,他想讓她明白即便黎正宗辭官告老還鄉,也沒有一個鄉會願意收納一個拒絕過皇子婚事的世家,對於現在君臣一家的韓國來講,這是一件恥辱的事。

他不能幫她躲過流言蜚語。

黎顏愣在了原地,她萬萬沒想到,高高在上的攝政王有一天會這樣耐心的和她分析形式,她原本準備好的說辭在這一瞬間全部土崩瓦解。

如果換作以前,她一定會急躁的要求黎家一個女人都不能嫁給韓政一,可是現在,她被韓政一磨平了稜角,學會了忍氣吞聲,再也不是曾經嬌縱的黎家二小姐,定然也說不出否定韓君徹的話。

看著黎顏躲閃不自信的模樣,韓君徹心疼的別過了頭,他有些恨自己沒有瞞住那件事,害的他守護了這麼久的女孩因為愛情變得這麼畏畏縮縮。

他想關心她,隻是話到嘴邊還是變成了生硬的文字,「為什麼不想黎家與三皇子府有關聯?」

「臣女不想黎家陷入皇室紛爭中,黎家好不容易才從泥潭中走出,臣女不想看父親一把年紀再為了別人的權力拚殺。」

黎顏話剛說到一半,窗外一閃而過的身影讓韓君徹本溫柔的目光變得凜冽,王府裡麵的姦細終究是不能讓她隨意的講話,為了黎顏的安危,他隻能嗬斥她讓她停嘴。

「放肆!」

韓君徹突然變了語氣,冰冷的聲音充斥著整個房間,像是黎顏剛剛說了大不敬的話一般。

「朝堂中事也是你一介女流之輩可以妄議的?本王看中你的美色與你好生講話已經是恩賜,你竟還想本王庇護你們黎家上下,二小姐這算盤怕是打錯了。」

黎顏原本以為自己剛剛那番話真的惹得韓君徹動了氣,但在聽到他說看中自己美色的時候瞬間鬆了口氣。

她不敢說自己很了解韓君徹,但她敢說,韓君徹一定不會因為一個女人的美色去做忤逆皇帝的事,現在這種情形隻能說,攝政王府有細作。

怪她隻顧阻止黎錦瑟嫁給韓政一,全然忘了此刻攝政王府有不少韓政一派來的細作。

「是臣女不知好歹了,請王爺責罰,臣女本該嫁給三殿下的,但現如今嫁不成,臣女難免內心不平。」

「哼,內心不平?如若下次再被本王知道你還對本王心存二心,休怪本王對你對黎家不客氣!還不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