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八章,婚事(1 / 2)

作品:《我成了攝政王府的鹹魚祖宗

第八章,婚事

散亂的掌聲打斷了黎正宗的話,韓政一嘴角掛著意味不明的笑看著他,「大人當真敢說。」

「老臣隻是鬥膽替女兒求一生安穩罷了。」

「好一個一生安穩,大人憑什麼覺得本殿下會因為大人這幾樣東西便答應大人這等要求?」

黎正宗抿了抿嘴唇,始終沒有抬頭看一眼韓政一道:「老臣明白,現如今最有可能繼位的隻有四位皇子,而太子殿下與您更是可能性最大的,您最大的阻礙就是太子殿下,老臣可以幫您除掉太子殿下。」

「黎大人真是敢說,本殿下可從未說過要篡位奪位這種話。」

「殿下的行動已經可以表明,沒有一個男人會把女人看的比權勢重,顏兒失蹤殿下都要到殿堂求婚,老臣在那時已經明白了殿下的心思。」

大殿內瞬間安靜下來,韓政一一言不發的看著黎正宗,黎正宗也保持著跪拜奉上黎家秘法的姿勢,二人僵持了好一會,韓政一才突然開懷大笑。

「哈哈,本殿下就喜歡與黎大人這種人打交道,黎大人放心,本殿下還沒卑劣到要用女人打天下,本殿下是真心愛黎顏的,黎大人提的那些大可不必承諾。」

黎正宗像是鬆了口氣,身子也隨著一縮,但仍舊不卑不亢道:「請殿下準許老臣將第三條說完。」

「本殿下說了,大可不必。」

「那這婚事,老臣剛剛所講那些,也大可不必。」

韓政一看著雖然跪著但依舊氣場強大的黎正宗再一次陷入了沉寂,黎正宗畢竟在戰場上拚殺多年,豈是他一個毛頭小子可以隨便掌控的。

韓政一身旁的老者輕輕按住了他的肩頭,聲音壓的極低道:「殿下,黎家二小姐已經回了府上。」

聽身旁人這樣說,韓政一冷著臉道:「講。」

一句冷漠的講讓黎正宗鬆了口氣,他知道,這樣很可能會消磨韓政一對黎顏的感情,但他沒有辦法,在皇室中,感情是最沒用的東西,他心疼自己的女兒不得不順著她讓她嫁到皇室,但他也必須擔起父親的責任。

「三來,若是那天她當真犯下了不可饒恕的死罪,請殿下將顏兒錦衣送到珃城好生安置確保她後半生衣食無憂。」

韓政一一筆一畫的寫著,像是在用刀刻一般。

「黎大人不覺得這三個要求過分了些?」

「老臣這三個要求並沒有傷害到殿下的利益,今日還為殿下帶來了不少利益,殿下可以好好考慮一番再來回應老臣。」

「哈哈,黎大人提的這些不過是為自己的兒女著想,殿下年幼定是不知黎大人用心良苦,簽了簽了。」

韓政一身旁的老頭笑著摸了摸鬍子眼神示意韓政一簽下了那份保證書。

「本殿下既然已經簽下,黎大人可以回去好好準備婚典了吧?」

「這是自然。」

金鑾殿內並沒有內宮那般和諧,瓷杯碎地的聲音打破了所有平靜。

「荒唐!你可知黎家二小姐是你皇侄要求娶之人?那天你分明在場!」

韓君徹漫不經心的坐在軟椅上笑看著皇椅上如坐針氈的郢帝。

「臣弟隻是來告訴皇兄一聲,皇兄隻管寫聖旨便是。」

「朕已經答應了政一,你要朕怎麼向政一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