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七章,為女謀劃(1 / 2)

作品:《我成了攝政王府的鹹魚祖宗

第七章,為女謀劃

二人慌慌張張來了書房,房內隻有蔫藍一個人在收拾商談後的殘桌。

「母親,您放著,讓下人來便好。」黎錦瑟站在門口愣了一下,隨後笑著走到了蔫藍身旁,「不然府上那些下人啊都不知道自己的本分是什麼了。」

「無妨,隻是些輕巧的活。」蔫藍笑著,緩緩轉身,在看到黎顏的瞬間明顯變了臉色,卻又急忙"遮掩了過去,「二姑娘回來了?昨夜去了哪裡?可是將我與你爹急壞了。」

黎顏笑而不語的看著蔫藍,四處打量著房間內的擺設,「父親呢?」

「你爹隨太子殿下進宮了,具體是去做什麼了母親我也不清楚,畢竟那都是官人他們的事。」

「進宮?」

黎顏眉頭緊緊皺著,滿腦子都是她昨日剛醒來明知道會踩到衣裙小心翼翼躲閃依舊踩到的場麵。

「難道,終究是不能改變嗎…」

「顏兒?愣著做什麼呢?」

見黎顏呆在原地一言不發,黎錦瑟不放心的又走到了黎顏麵前,「你從回來就魂不守舍的,昨夜究竟去了哪裡瘋玩?」

「是啊,顏兒,"昨夜可是將你爹和我急壞了,女孩子家的不管是否出閣都不能做這種夜不歸宿之事的,這對女兒家的名節不好。」

蔫藍一副為黎顏著想的模樣慢慢走上前,順勢拍了拍黎錦瑟的肩膀道:「瑟瑟也要謹記,昨夜若不是我明白顏兒的心思總是愛玩,任憑你爹派人尋了去,今天外麵指不定傳成什麼樣子了。」

黎錦瑟認可的點了點頭,昨夜她還不是很理解蔫藍為什麼不讓大肆尋找黎顏,今天她這樣一說她好像明白了一些,再加上外麵漸有的流言蜚語讓她更加信服了蔫藍的話。

黎顏臉色慢慢變得慘白,有些失神道:「母親,父親隨三殿下離開有多久了?」

「約莫著有一會了,剛開始啊這三殿下是為了你來的,我猜或許老爺是與三殿下進宮請求皇上派人尋你了。」

蔫藍呢喃著,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輕輕拍了拍手道:「誒呦,現在你都回來了,老爺還不知情呢!知顏,知顏。」

蔫藍說著便急匆匆的向門外走去,邊走邊喊著丫鬟的名字。

丫鬟不是旁人,正是黎顏的貼身婢女。

「知顏,你快些帶侍衛到宮裡去告訴老爺,就說二小姐平安無事的回來了,可別誤了事。」

聽著蔫藍在房門外熟練的交代著知顏,黎顏有些不知所措的倒退了兩步,倒退出了房門看著門外熟悉的雙頭髻丫鬟打扮的女孩。

她最信任的知顏在她最難的時候背叛了她走向了那個女人,她原本以為是人之常情,現在看蔫藍這麼熟練的交代她做事,她突然感覺,好像知顏在這個時候就已經背叛了她,她好像隻有黎正宗和黎錦瑟可以信任依靠。

「顏兒,你真的沒事嗎?怎麼總是發愣?」

黎錦瑟一直注意著黎顏的動向,很快便注意到了她看著知顏發愣的小表情,那種害怕的模樣讓她總覺得黎顏昨夜經歷了什麼可怕的事。

「我去宮裡找爹。」

黎顏沒有回答黎錦瑟,反倒脫口而出打斷了蔫藍對知顏的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