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四章,不妨直說(1 / 2)

作品:《我成了攝政王府的鹹魚祖宗

第四章,不妨直說

另一邊,黎顏踉踉蹌蹌的走在寒夜中,她如果沒有記錯的話,交歌夜裡,韓君徹到東山調查自己母妃的死因,在東山遇刺,最後安然無恙從中走出。

既然韓君徹最後能安然無恙走出,足以證明以韓君徹的實力完全可以保護好她。

她並沒有從黎錦瑟身邊帶人來,想著她自己出現或許可以減少韓君徹對自己的懷疑。

黎顏速度雖然慢,但卻是趕在韓君徹與那些人糾纏完之前趕到了附近,她沒有立刻沖向韓君徹的方向,反倒藉助一旁的樹枝將自己的衣裙全部刮花,裝作一副自己被追殺到這種地方。

她試探性的開口喊著救命,卻總少了一種驚慌的感覺,又因為韓君徹遲遲沒有出現,呼救聲中也多了幾分失落。

漸漸的,聲音停止,她喊的有些累了本想走著歇會,卻突然感覺到了一絲不安的氣息。

不等黎顏反應,一把長劍直向她襲來,毫無準備的黎顏隻能向後倒退試圖躲開那柄向自己刺來的劍。

「該死,我竟忘了,韓君徹遭遇不測周圍的刺客定然不少,怎麼就走到了這裡來。」

黎顏喃喃忒了一口,聽著不遠處刀劍碰撞的聲音,想著自己是離韓君徹不遠了。

但她剛剛呼喊了那麼救都沒見韓君徹來救自己,現如今想活命或許隻能叫著黎錦瑟的名號衝到韓君徹身邊了。

這樣想著,黎顏毫不猶豫的哭喊著向韓君徹的方向跑去。

「阿姐,阿姐你在哪?救救我,阿姐!」

她無助的呼喊著,聲音剛好傳到韓君徹的耳裡。

「頁彥,那邊是不是黎二小姐的聲音?」

頁彥猛地將接近韓君徹的黑衣人踹飛,神色認真道:「屬下聽著確實有些像,而且聲音已經持續許久了,需要屬下去看一眼嗎主子?」

「不必,你拖著他們,本王去。」

想著剛剛頁彥先救黎錦瑟的畫麵,韓君徹不覺後怕。

黎顏找了個看似危險實則很安全的地方坐下,小心翼翼的張望著四周,她不知道這天晚上究竟發生了什麼,隻知道這天後沒幾天韓政一便向自己提了親。

父親應允後,自己的表妹蔫語霜也以伴娘的身份到了府上,她想著或許是因為那時候蔫語霜在自己婚典上與韓君徹的一麵之緣才讓她有了後來進攝政王府為妾的機會。

這樣想著,黎顏突然自私的決定與蔫家暫時斷絕聯繫。

她的靠山必須全心全意都是她的,不能有一點差錯,不然韓政一還是可以有機可乘,這一世,她自私的可怕。

「是黎二小姐嗎?」

冰冷沒有溫度的聲音從黎顏身後響起,熟悉的畫麵從黎顏腦海中一閃而過,她記不太清楚了,好像某個時刻也是黑夜裡,有個少年也曾這樣問過她。

見黎顏不講話,韓君徹有些心急的上前輕輕推了推她的肩膀,「黎顏,你怎麼了?」

她很容易能察覺出旁人的情緒,立刻聳了聳肩向韓君徹那邊靠了靠,「不要殺我,不要殺我,求求你。」

「黎顏?」韓君徹有些心急的將黎顏強行轉了過來,強迫她看著自己的臉道:「有人追殺你?」

黎顏才不會傻乎乎的去撒一個完整的謊,她很清楚,一個完整的謊需要無數個謊言不停的去完善,她隻當做受了驚嚇撲倒了韓君徹的懷裡。

「我怕。」

軟糯糯一聲我怕,打破了韓君徹內心所有破防,隻是他沒有接受黎顏的親密接觸,隻是單手將她抱在懷裡輕功將她帶出了樹林。

他很清楚,黎顏心屬韓政一,他不能因為孤男寡女這種事毀了黎顏想嫁給韓政一的夢。

在黎顏看來,隻是因為韓君徹不近女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