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章,重生(1 / 2)

作品:《我成了攝政王府的鹹魚祖宗

第一章,重生

「是夢嗎?」

黎顏平躺在楓葉地中麵無表情的看著從天而落的楓葉,眼眸輕眨像是在回憶些什麼。

「夢也會痛還是因為太過現實?」她自言自語的問著,眼眸裡的絕望又平白多添了一分。

在她認為是夢中的那個世界,她從高貴的將軍府嫡二小姐變成了眾人可欺的階下囚。

而這一切都拜她心中最愛的韓政一所賜。

想到韓政一,黎顏全身開始止不住的發抖,以為是自己躺在地上被秋風吹涼了身子,她趕忙爬了起來,莫名覺得會踩到裙擺所以她格外留意。

但留神下還是踩到了自己的奶白色琉璃裙,一切巧合的都像早就排練過一樣,黎顏有些不知所措的看著四周。

楓葉林,蕭條景,如果那不是夢,那今日這情景該是她以死相逼退掉施行舟婚事的一天,也是噩夢開始的那天。

想到這,黎顏不自覺的苦澀一笑,她竟然將夢當成了真事,或許是因為那夢太過可怕,讓本單純的她現在都變得抑鬱寡歡。

「顏兒,你在林中嗎?風涼,添些衣服再躲進去也不遲。」

熟悉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聽到顏兒兩個字黎顏就已經開始不受控製的發抖,這句話就像一塊碎石落到了平靜沒有波瀾的湖中,她慌張的向後退了兩步,一切好像都在告訴她,她並不是從夢中醒來。

而是從自己的執念中醒來,得上天眷顧讓自己重新來過這個念頭從黎顏腦海中驟然而出。

她認為是夢的那些年,一直沉浸在韓政一的花言巧語中,甚至瞞著自己的父親親自征殺戰場,潛入東宮殺害對韓政一有威脅的太子韓統。

為了留住韓政一的心,她不擇手段哀求自己的父親和長姐為韓政一打天下,甚至拱手讓出黎家暗兵。

她以為陪伴會是最長情的,卻不想那日長廊下,小雨淅瀝瀝落下時伴隨著的三兩聲狗叫徹底消磨了她所有自尊。

那個指天發誓說會疼愛自己一聲的男人親自割開了她下ti,更甚至將自己的長姐黎錦瑟逼得不堪受辱將頭放到了烙鐵火坑中。

「顏兒?怎麼哭了?」

黎顏沉浸在回憶中沒有辦法走出,就連黎錦瑟走到她麵前都沒有察覺。

見黎顏沒有回應,黎錦瑟臉上漸漸多起一絲擔憂,葡萄眼中的琉璃眸子轉動著,像是在思考些什麼,輕聲道:「這麼討厭施行舟嗎?」

聽到施行舟,黎顏才剛剛有了反應,哽咽道:「姐。」

我不討厭施行舟,也不喜歡他,我不會嫁給他,在那個夢中不管我嫁與不嫁,他都不能保護我也不能保護你。

剩下的話她沒有說,隻是叫了一聲姐,像孩子一樣撲進了黎錦瑟的懷裡。

女孩精緻的麵龐上多了兩分疑惑,柳葉眉微微一顰,如蔥削般的手指輕輕撫著她的頭髮,「施家是世家,尊禮法,該是你的良配,三殿下他和權力掛鉤太多,顏兒你…」

顏兒你不該與三殿下有太多牽扯,你不止是我們黎家的嫡女,更是將軍府的嫡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