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章看病(1 / 2)

作品:《廢王的雙麵寵妃

第3章看病

秦離意一身藍袍,上綉點點翠竹,微微上挑的丹鳳眼似是飽含萬種柔情一般,可偏偏那麵上掛著的絲絲笑意卻令人不寒而慄,壓迫感無形之間便壓在了陳錦脊椎之上。

那一雙修長的腿無力地垂下,似是裝飾品一般。

秦離意注意到陳錦落在自己腿上的目光,輕輕地瞧了瞧手指,陳錦這才忙收起視線,拱拱手道,「蘇大夫今日家中急事,小生乃蘇大夫得意門生,今日受蘇大夫所託,為王爺看病。」

秦離意上下打量了一番陳錦,唇角微微上揚,目光陡然間變得淩厲,似是千針落下一般,「瞧著小大夫年紀尚幼,不知醫術如何?」

陳錦自知秦離意心中懷疑,倒也不惱,淡淡回道,「所謂醫者,若非有著治病救人之本事,不敢擔著奪人性命之風險替人診脈。為人於世,須心懷善念。」

秦離意微微怔住,麵前的白麵小生看上去也不過十四五歲的年紀,口中所言卻如同一經世老者一般,倒是讓秦離意提了些許興趣來。

秦離意輕笑出聲,拱拱手算是回禮,「那還請小大夫帶路了。」

濟世堂的後院是專為貴客所建立,極為隱蔽,且有機關暗藏,若是有刺客來犯,也可抵擋保人平安。

秦離意倒是饒有興緻地打量著這後院的設置,那些機關在他眼皮之下一覽無餘,不禁心中幾分譏笑。

陳錦早已安排好了一切,將秦離意安頓好後便伸出兩指搭上他手腕處,不等秦離意將近日癥狀道出,陳錦已收回手指,落落幾筆寫下藥方。

「王爺近日氣血鬱結於心,更兼受了風寒,故而才連日嘔吐、頭疼不止,這一張藥方子乃安神凝氣所用,王爺按照方子上所寫服用三日身子不適之癥狀便可痊癒。而先如今,王爺前來尋醫之由,乃是這肝火旺盛之因,連日天氣炎熱,王爺毋須擔憂,小生針灸一番王爺所感不適便可消除。」

陳錦將藥方遞給蘇岩,輕輕拍了拍手,小婉便將針包遞來。

秦離意瞧著陳錦不過診脈了眨眼片刻,便道明自己近日來身體的異樣,不免心中幾分折服,揮了揮手,蘇岩便服侍著褪下了上身衣物。

陳錦道了一句多有冒犯,抬手間便已經數針下手,精準無誤地紮在了秦離意腹部穴位上,不過片刻之時,陳錦便已收針,端來了自己所研製的消火藥湯。

秦離意湯藥入身,更兼方才的一番針灸,困擾自己幾日的疼痛消失的無影無蹤,身子恢復了往日舒暢之感。

秦離意心生敬佩之意,揮揮手間,蘇岩忙將錢袋遞給了陳錦。

「小大夫雖年紀尚幼,卻醫術了得,實乃我秦國醫者,本王為方才的行為向小大夫致歉。」

秦離意微微頷首,陳錦卻不過擺了擺手,頗為幾分瀟灑俠客之意。

「王爺懷疑小生也屬人之常情,王爺切記服藥,小生身上還有事,請容小生不得多加陪伴,就此告辭。」言罷,陳錦近乎是用小跑的步伐,迅速地從濟世堂離去,隻留得秦離意一人在後院,麵上浮起絲絲詭橘的笑意。

「這個人倒是有意思的緊,蘇岩,幫我好好的查一查這個人。」

回到府上時,陳錦第一眼便瞧見了太子府上的雷總管。

「想來這位就是大小姐了吧?在下太子府上雷霆,今日見過大小姐。」雷霆笑著對著陳錦做做輯,陳錦微微屈了屈身。

「小女子早有聽聞雷總管大名,今日毋須多禮才是。不知今日雷總管來將軍府拜訪,可為何事?」

雷霆似乎分外滿意陳錦的態度,捋了捋下巴的一小撮鬍鬚,麵帶笑意道,「今日小人來訪,是來遞呈太子過些時日生辰的請柬。因皇上有過特別的吩咐,格外的想要見一見將軍府上才貌雙全的大小姐,便叮囑了小人一定要親手將請柬送到。」

陳錦略略思索片刻,隨即想起來這場生辰宴。

重生前自己權當不過是場單純的生辰宴,而那時父母親也囑咐自己要好生表現不可失了體統,故而處處留意,盡顯大家閨秀之色。

直到自己被選為太子妃之時,陳錦才明白,這場生辰宴實則是皇上為太子選妃的一個宴會。

宴會集齊京都各家王公大臣妃子,皇上皇後皆會到場,彼時便會上演一場,太子妃的選拔好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