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六十九章:自私和無私

作品:《火影之醫者日記

    (新書《和女裝大佬的同居日記》大概劇情就是一個男人和三個男妖的故事,性別是男,但是因為各種情況喜歡穿女裝,而且特別漂亮的那種,男主是個正常男人,情節不gay的,大概就是男主被女友甩了,三個男妖帶男主回去爭口氣了那種,無女主,這邊審核沒過,發在ci  wei  ao,有賬號的幫幫忙,沒有也幫幫忙,木葉之醫者日記讀者群9  7  1  5  2  0  1  0  0)

    「致命傷」高木尚仁的視線默默下移,移動到了繩樹的左胸。書趣樓(www.shuqulou.com)

    那裡有一個洞,一個很熟悉的洞,高木尚仁從口袋裡拿出橡膠手套,想要摸索一下看看具體的傷勢如何。

    「別碰他!」然而綱手揮手打掉了高木尚仁的手,她抬起頭,平時充滿了陽光的眼睛里卻布滿了血絲,頭髮也凌亂的就好像瘋了一樣。

    「別碰他」

    「」高木尚仁見有人想要把綱手拉開,再次阻止了對方。

    「別動,不著急,不著急。」

    對於冷凍針劑的效果高迪很信任,沒有特殊的解凍法就是扔熱水裡短時間內也不會化的,不然怎麼可能拿來戰場急用。

    「等她緩緩,緩過勁來了,我再檢查也不遲。」

    以前或許救人是爭分奪秒,但是有了冷凍針劑后,從出現死亡特徵到冷凍的時間長短才是最重要的,一般來說,都是病人死亡前進行冰凍,這樣可以保證身體的活性。

    因為繩樹處於冷凍階段,高木尚仁無法檢查肌肉的鬆緩狀態,但是他知道現在繩樹情況不妙。

    眼睛渙散說明死亡已經有3-4分鐘了,如果超過十分鐘,腦幹死亡的話,那就是高木尚仁把繩樹救回來,繩樹也不是繩樹了。

    很簡單的道理,想必大家都懂大腦更換身體,無論身體是什麼,這個人還是這個人;而如果更換了大腦,哪怕身體還是這個人,你也會差距到和以前的差距。

    高木尚仁就坐在旁邊的病床,等綱手哭完,人無論多傷心,總會有哭完的時候,重要的是哭出來,不然會把人憋出心理疾病的。

    在高木尚仁等待的時候,病房裡的人也越來越多。

    三代、村子顧問、團藏、奈良家、秋道家、犬冢家、宇智波家,除了旗木朔茂不在外,幾乎所有的高層都來了。

    病房裡人多的都站不下了,一些忍者甚至落在病房外的樹上往裡面看,其中也有大蛇丸和蛇岐稚女。

    「繩樹」

    外面下著蒙蒙的細雨,雨水透過樹葉落在大蛇丸的臉上,也不知道是他哭了,還是只是雨水。

    畢竟死的人不是一般人,是千手一族唯一的直系男丁。

    「高木。」三代小聲向高木尚仁問道「繩樹還有救嗎?」

    「我不知道。」

    高木尚仁坐在病床上,雙手放在膝蓋上,表情異常嚴肅。

    「我還沒檢查完。」

    「你說啥?」三代都楞了。「那你繼續檢查啊。」

    人死沒死都沒確定,就搞成這一副弔喪一樣的氣氛,三代都不解了。

    「綱手這樣我沒法檢查的,等她哭完吧。」

    「時間長了沒事嗎?」

    「現在是沒問題,主要要看繩樹是什麼時候被凍上的。」高木尚仁或許是這裡所有人當中最冷靜的一個,醫生不冷靜的話,那什麼人都救不活。

    「所以著急也沒用,繩樹是死是活的結果已經定了。」

    「哎。」三代輕聲嘆了一口氣,今天他愁的怕是連煙都沒法抽了。

    「一個c級的小任務,還是離村子很近的任務,之前也執行過類似的小任務,怎麼就碰到一個實力強勁的敵國叛忍了。」

    三代今天怕是要愁白頭了,初代和二代不在村子,要是知道這事,他三代要退位了。

    為什麼?僥倖心理!因為覺得近就覺得不會出意外。

    然而初代和二代不會怪猿飛日斬,就算再特殊的忍者,只要是村子的忍者就必須外出任務。

    初代或許會憤怒自己當初的一年之仁,二代或許會說繩樹的鍛煉還不夠,但絕對不會怪猿飛日斬。

    又過了半個小時。

    綱手的哭聲已經斷斷續續了,她都快哭不出來了,高木尚仁覺得差不多了,起身道「三代,幫個忙,叫人把綱手抬走。」

    「柱間。」

    「在。」柱間站在這裡半天了,他都偷偷哭好幾回了,眼圈都紅腫了。

    「把綱手拉走,不願意就強行拉走!」

    「我幫忙吧。」

    加藤斷也上前一步,三代點了點頭允許了他的請求,加藤斷和綱手的關係親密,他幫忙更好。

    「綱手,該讓開了。」加藤斷先好言相勸道「高木醫生要進行檢查。」

    「我不要!」綱手掙開加藤斷的手。「我要和繩樹在一起!」

    「柱間,幫忙。」

    「嗯。」

    柱間和加藤斷一起架住綱手胳膊,兩個人用力把綱手往後拉,已經哭到乏力的綱手一下子就被拉開了。

    「繩樹!繩樹!!!」

    綱手一路哭著被拉走了,其他人默默讓開位置,綱手的聲音在門外想著,高木尚仁則繼續檢查。

    套著橡膠手套的深入胸口的傷痕,高木尚仁在摸索有沒有會動的東西,摸了一圈。

    沒有。

    但是能造成這樣傷口的,多半就是那個忍者了。

    把手拔出來,高木尚仁又看了看手套上的血漬,被凍住的血液顏色還很鮮艷,像是流動血液被凍住,這倒是個好消息。

    沒了心臟血液的顏色還算鮮艷,那就不會時間太長。

    拿出手電筒,高木尚仁又仔細檢查一番傷口內部,之後點了點頭。

    「繩樹應該有救。」

    這話一出來很多人鬆了一口,但是還沒等他們高興,高迪又說了一句話。

    「但是這具身體沒救了。」

    「繩樹有救,身體沒救」志村團藏嘀咕著這兩句矛盾的話,首先提問道「什麼意思,到底有沒有救?」

    「繩樹應該是有救的,但是這具身體已經完全沒救了。」

    左胸房完全消失是什麼概念,被旗木卡卡西貫穿左胸的宇智波帶土也不過如此。

    如此大的缺口是填補不上的,肋骨、肌肉層、皮膚、動脈、靜脈、心臟,要還原這一系列的器官,高木尚仁不認為自己能夠做到,就算做到也要個一、兩年時間。

    「可能需要更換身體,但是更換身體的代價」

    話說到一半的時候,高木尚仁又想起了一個人。

    「不」

    高木尚仁在自私和無私中徘徊著,他的內心很糾結,他補充道「或許還有別的辦法,但是我也不知道他行不行。」

    沒錯,高木尚仁想到的就是晴生以及晴生的能力。

    。

親愛的讀者: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