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一章:宇智波富岳的萬花筒

作品:《火影之醫者日記

    12月21號,周五,小雨。書趣樓(www.shuqulou.com)

    這個世界的奇怪程度有點超出我的想象了,封建的思想和過於歪的科技樹不說,人類的進化到底是朝著一個什麼樣的方向前進的?

    煙霧化的身體,具體的原因也調查清楚了,確實是進化過程中的一種轉變,伊布利一族的生物電比起普通人類要強上十倍,神經所傳輸的生物電讓他們的身體在煙霧化時有一定聯繫、還能重新變成人形,但極度不穩定。

    除此之外,這個一族的族人如果受傷,死亡率會很高,因為止不住血,血小板指數過低讓他們只要受傷,血液就會止不住的流出來,也難怪會在收到驚嚇的情況下就煙霧化了,活像受到威脅時炸毛的貓。

    除此之外,伊布利一族的血型全部都是0血型,真的是相當罕見的情況,不過考慮到血液中各項指數和常人都有差異,血液相性如何還有待驗證。

    哎,這種不屬於疾病的『病情』才是最讓我們這些醫生頭疼的,因為根本就沒有病呀,不過考慮到伊布利一族的生活質量因為無法穩定控制煙霧化而越來越差,我會想些辦法的。

    剛好,要解決伊布利一族病情的方法和我最近研究的冷凝針劑的原理有些相同,都是為了降低過於活性化的身體機能,使身體處於穩定的狀態,幸好還沒有超出我的知識範圍。

    ——————————

    在高木尚仁和大蛇丸研製能夠暫時延緩伊布利一族病情的藥劑時,宇智波富岳也在盡心盡職的完成自己的任務,除了保護高木尚仁外,他還要順便保護醫療點,以防止有敵國的忍者惡意殺掉這些醫生。

    他披著防風斗篷,坐在醫療點不遠處的屋頂上,靜靜地防備著。

    臨近冬天,連冷風也開始變得頻繁起來,不過宇智波富岳並沒有半點因為氣溫而放棄任務的年頭。

    他是一名忍者,這樣的環境對他來說不算什麼。

    其實他的任務有些多餘,木葉高層的擔憂也是,醫療點的醫生本身在木葉的地位不高,實力也不強,也沒有什麼機密文件,很少有忍者會專門去針對這些手無縛雞之力且毫無價值的醫生。

    「也不知道這次任務要持續多久。」

    一邊練習著高級火遁忍術的結印,宇智波富岳一邊嘀咕著,這次的任務並沒有明確時間約束,完全是高木尚仁的能力。

    但如果時間太長沒有結果,想必村子那邊也會召回他的。

    「嗯?」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宇智波富岳敏銳的感覺到下方的街道上有一道視線注視著他,和普通人的視線不同,那種帶有侵略性的眼神讓宇智波富岳的第六感頻繁的報警。

    可是等到宇智波富岳想要找到這道視線的主人時,那種感覺又消失了。

    「看來最近有不少人盯上我了,討厭的換金所。」

    拉低頭上的兜帽,宇智波富岳也暗自小心,換金所的事情他已經從那幾個風魔一族的人口中問了出來,兩千萬兩這個數字可不小,一般大名的親屬都達不到這個數字。

    沒辦法,換金所的存在是五大國默認的,除了火之國,其他的四個國家也同樣需要換金所,他不可能拔掉換金所的,只能解決掉見錢眼開的忍者。

    「不過兩千萬是不是有點少,三代都值八千萬,還是自己的名氣太小了吧。」

    宇智波富岳嘆了口氣,為自己的價格感到不值,有這種想法的人才要是放在隔壁海上世界,那妥妥的是要成為海賊王的節奏,但這是忍者的世界。

    時間慢慢地流逝著,宇智波富岳也一直沒有降低警戒心,等到黃昏,他才活動僵硬的身體,站了起來。

    「時候不早了,該叫上其他人休息一會了。」

    保衛工作不是一個人的工作,所以才有其他中忍,他們偵查的位置和宇智波富岳的位置不同,幾個人把醫療點各個方向都看守嚴密,如果出事他們會第一時間趕到。

    宇智波富岳沒有發信號彈,而且直接去找他們,畢竟只是去吃晚飯而已。

    但等到他到了其中一名中忍所在的偵查地后,宇智波富岳才發現不對勁,空氣中瀰漫著血氣的味道,而原本應該在窗口偵查的中忍,此刻正趴在地上。

    「」

    看到這一幕的宇智波富岳瞪大了眼睛,他很少會驚訝,可是情況已經超出了他的預料。

    把悲傷壓抑在心底,來不及哭泣的宇智波富岳咬著牙仔細地檢查地上的屍體,他知道對方已經沒救了,只能先判斷情勢。

    致命傷是胸口貫穿傷,即便是趴在地上也能看到背後的洞;身上沒有其他傷口,是一擊斃命;沒有發出信號彈,說明這名中忍是在沒有任何反抗的情況下死亡的。

    上忍、精通暗殺,宇智波富岳大致的猜出對方的信息,他拿出一卷通靈捲軸,將這具同伴的屍體封印進捲軸中,根本來不起他去傷感,他就立刻前往下一名中忍所在地。

    半個小時后。

    醫療點的後門被推開,宇智波富岳和失了魂一樣搖搖晃晃地走了進來,離他最近的一名醫生看到宇智波富岳這個樣,頓時知道有什麼壞事發生了。

    「富岳大人?」他連忙走過來把宇智波富岳扶到床上。「發生什麼事了?」

    「死了,都死了。」宇智波富岳有氣無力地說道「和我一同任務的其他忍者都死了」

    「」那名醫生退後兩步,隨後才低頭道「抱歉。」

    「這是我的錯,他們都是沖著我來的。」宇智波富岳也同樣低著頭,他的眼睛紅的像血一樣,和普通寫輪眼完全不一樣的黑色螺旋狀瞳孔在眼中,看起來分外詭異,而且,宇智波富岳的眼角在滴血,真的在滴血。

    血液順著臉暇滑落,最後滴在地上,宇智波富岳不在意地小聲嘀咕著。

    「我辜負了初代的期望、也辜負了同伴的信任,我」

    那名醫生看宇智波富岳的情況不太對,趕緊去找高木尚仁和大蛇丸,這裡就屬他們兩個的話語權大。

    「我要殺了那個混蛋,絕對要殺了它。」

    如果說仇恨可以改變一個人,那麼宇智波富岳此刻就已經被改變了。

    。

親愛的讀者: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