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七章:下忍怎麼可能需要對付影級敵人啊!!!

作品:《火影之醫者日記

    柱間很快就開始接受專業的忍者訓練了,為了防止一些有心人的惡意指導,三代目從百忙之中抽出了時間親自負責柱間關於忍術的學習。書趣樓(www.shuqulou.com)

    三代目忍術博士的稱呼也不是隨隨便便得來的,他腦子的木遁忍術比村子里忍術捲軸記載的還要多,不過他用不出來而已。

    連帶著繩樹也一起接受三代目的指導了。

    「木遁,大樹林之術!」

    既然要練習木遁,柱間自然是先從簡單的開始學,在他第一次使出木遁后,柱間在三代目心中的重要性再次提升一個級別。

    從柱間手臂伸出的木質藤蔓枝條徑直地頂穿了訓練場的牆壁,旁邊的繩樹驚訝地嘴巴張的老大,柱間則明白自己做錯了事,尷尬地撓頭道歉。

    「好厲害,這就是木遁嗎?」

    「抱歉,抱歉。」柱間傻笑地撓頭道「沒控制好威力。」

    倒扣圓形的訓練場,此刻因為柱間的無心之舉而多出一個洞,這讓三代目很吃驚,訓練場因為是忍者專用的場所,牆壁也是特製的,結果柱間輕易地就破開了牆壁。

    「只是第一次成功結印而已,就發揮出了這樣的威力。」三代目也很驚訝,雖然這比起千手柱間的木遁在威力上和可控性上還差很多,可依舊讓他驚嘆。

    你見過哪個忍者第一次成功結印一個術就能發揮出接近本來強度的?猿飛日斬本人第一次學習忍術可是花了一個月的時間才發揮一個c級的忍術的全部威力。

    「高木醫生,你沒出生在其他的忍者村真的是木葉村的運氣啊」

    如果高木尚仁能夠克隆出其他村子的初代火影,那麼木葉村肯定要經歷一場大災難。

    既然木葉有了這樣的利器,那就要好好地打磨。

    「繩樹,柱間。」三代目擺正臉色。

    「在。」

    「現在你們兩個一起,向我發動攻擊進行實戰訓練。」

    「啊?」繩樹指著三代目大喊道「老爺子你太欺負人了吧,我和柱間才只是個下忍啊!」

    「我當然不會出全力!」三代目把嘴上的煙袋收起,然後往後一跳。

    「根據情況,我適當地手下留情的,而你們就不用手下留情了。」

    就算柱間是千手柱間的克隆人,猿飛日斬也不覺得對方能贏自己,畢竟大威力的木遁忍術他都沒有學習。

    「現在,開始!」

    一開始,繩樹就手持苦無朝著猿飛日斬猛衝,而柱間則在結印,

    第一擊,猿飛日斬並沒有因為對方實力比自己弱就手下留情,以比大蛇丸還快的速度結印。

    「火遁,鳳仙花之術!」

    從猿飛日斬的口中連續吐出火彈,一秒的時間至少有十個火焰彈從不同的方向朝著兩人的方向飛去。

    繩樹下蹲猛跳,高高躍起躲開了這主要針對柱間的攻擊,而柱間則剛剛完成自己的印。

    「木遁,荊棘殺之術。」

    「笨蛋。」倒掛在訓練場上的繩樹朝著呆愣的柱間大喊道「快閃開!!!」

    顯然柱間的戰鬥經驗不夠豐富,即使聽到了繩樹的提醒,還是沒能躲開攻擊,鳳仙花之術的火彈打在他的身上。

    「糟了!」

    猿飛日斬是真的沒想到柱間連這個c級的忍術攻擊都沒做任何阻擋,他剛想去查看一下柱間的情況,就在猝不及防之下被地面上伸出的粗壯藤蔓纏住了。

    「什麼?」

    「抓到了。」被火焰彈擊中的柱間胸口有兩處傷口,衣服破損,也有明顯的燒焦痕迹,不過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

    「原來如此,連帶著初代的恢復能力也擁有了嗎?」

    「繩樹!」

    「哦!」繩樹理解柱間的意思,他從空中俯衝向三代目,他只有這一次機會,強行突進。

    「」

    就在繩樹馬上就要碰到三代目的時候,三代目突然變成了一截木頭,與此同時,本體出現在訓練場的另一邊。

    「太大意了,差點晚節不保。」

    要是被兩個下忍擊敗,哪怕其中一個是柱間克隆人,恐怕三代自己都覺得自己這個火影還是退位算了。

    「這次我可不會放水了。」抓著身上的火影服,三代使勁一拉,身下的戰國盔甲就露了出來,同時,三代開始結印。

    「通靈之術!」

    一隻穿著武士盔甲的猿猴出現在三代目的旁邊,身形只比三代大了一點。

    「猿魔王,猿魔!」

    「嘿」在訓練場邊緣,大蛇丸的影分身看到這一幕忍不住要吐槽了。「老師你老了,對付兩個下忍都要全副武裝嗎?」

    「我這是為了讓他們知道戰場的嚴酷性,敵人可不會手下留情!!!」三代目直視大蛇丸,一臉嚴肅地回道「所以,猿魔,變身成如意棒吧。」

    「嗯!」猿魔王也變成了一根粗大的棒子,大蛇丸看的出自己老師是認真起來了。

    「純屬是找借口吧,普通的下忍怎麼也不會遇到一個影級對手吧。」

    不過,大蛇丸樂得看到這一幕,自己老師肯定能夠把握分寸的,正好可以看看柱間這個千手柱間的克隆人能做到什麼程度。

    ——————————

    戰鬥結束。

    從賭場出來,來接自己弟弟和柱間回家的綱手剛到訓練場,就看到了滿身是傷的繩樹和衣服破損嚴重但沒多少傷的柱間,旁邊三代老頭還全副武裝,手持如意棒。

    「繩樹!」

    綱手立刻來到弟弟旁邊用掌仙術幫他治療,繩樹動了一下,結果刺骨地疼。

    「疼!疼!疼!疼!疼!」

    他也是第一次受這麼重的傷,疼的直齜牙。

    「姐姐別碰那裡,很疼的。」

    「三代目!我弟弟做了什麼?你要下這麼狠的手!!!」綱手扭頭怒視猿飛日斬,猿飛日斬罕見地把頭扭到了一邊,表情尷尬。

    「只是日常訓練而已。」

    「日常訓練?!」要不是自己現在離不開手,綱手真的要和自己老師拚命的。

    「什麼樣的日常訓練需要把猿魔都叫出來?影級對戰嗎?還是九尾被放出來了!」

    「只是稍微有點認真而已了。」何止是認真啊,猿飛日斬也久違地感覺到累了。「年輕人嘛,受點傷是好事,可以磨練意志,對,磨練意志力,這樣才是合格的忍者,恩。」

    自己一不小心較真了這種小孩子才會做的事情,打死都不能說,不然三代目的威嚴就全沒了。

    。

親愛的讀者: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