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六章:宇智波的極限

作品:《火影之醫者日記

    回到醫療實驗室,高木尚仁先和自己的小號影分身擊了掌。書趣樓(www.shuqulou.com)

    「接班。」x2。

    「毒素的抗體已經出來了,你提取一下,我先回去了。」

    影分身變成白煙消失,高木尚仁則接著影分身未完成的工作,除了女狼毒素的破解過程外,他和宇智波晴生的克隆人也快完成了。

    「嗯」轉動座椅,高木尚仁坐在椅子上看著遠處培養皿里的兩具人形,尤其是自己的克隆人,陷入短暫的思考。

    「要不要把他們改造成無意識的克隆人呢。」

    一開始確實是打算強行改造成無意識的克隆人身體,但是高木尚仁改主意了,他想看看宇智波一族的極限。

    回來的路上,大蛇丸和他說了一些有關宇智波寫輪眼的事情,其中包括寫輪眼的分級。

    一勾玉、二勾玉、三勾玉、萬花筒寫輪眼。

    目前宇智波一族開眼的不多,但是每一個開眼角的忍者都是精英,本身寫輪眼就擁有極強的幻術能力、全方位的觀察力,到達萬花筒寫輪眼后,更是能夠開啟獨有的能力。

    宇智波目前的族長也是開啟了寫輪眼的忍者,如果不是因為三代目在上次忍界戰爭打出了自己的名氣,再加上和猿飛日斬同期的宇智波鏡在戰爭中去世,估計現在三代目的位置就是宇智波鏡了。

    高木尚仁真的很好奇,僅僅是一雙眼睛,為什麼會有這麼強大的力量,生物的進化?基因的突變?還是人體未知的潛力?

    無論是哪種,高木尚仁都想知道,這是一個醫學研究者的好奇心,當然,他不是邪惡科學家,非人道不,應該說任何會對克隆人造成傷害的方式他都不會用。

    觀察、思考、得出結論,這才是他要用的方式。

    至於自己的克隆人還是抹掉意識吧,利用封印捲軸儲存起來,作為消耗品用,別覺得這做法不人道,相比起來,流產都比這要殘忍,畢竟孩子這東西一個人可造不出來。

    「嗯,動手吧。」

    既然已經下定決心了,高木尚仁就不會猶豫,將能夠大腦萎縮的特殊藥劑注入培養皿中,雖然自己的克隆人沒有表現出任何動作,但是高木尚仁知道他已經睜不開眼了。

    「抱歉。」

    朝著自己的克隆人微微鞠躬,高木尚仁一如前世表達了對自己克隆人的敬意后,又回到了座位上。

    每一個能為人類做貢獻的人、克隆人、生化人、改造人都是高木尚仁尊敬的存在,這貢獻不分大小。

    「好,接下來可有的忙了。」

    自己身上背負的責任又多了一人,這讓高木尚仁的心情不太好,剛剛被解除沒多久的影分身之術再次被使用,而且這次分出的分身是兩個。

    不過體型更小了,本來一米高的身體現在只有不到一米。

    「去村外,把解毒劑交給女狼。」因為高木尚仁和女狼目前處於一種簽約但還沒分出勝負的狀態,他召喚出女狼並不消耗自己的查克拉,而是女狼提供,不過女狼並不會幫他任何忙。

    當然,這一劑解毒劑送過去后就不一樣了,毒蜘蛛一族在木葉的油女一族、宇智波一族和不少木葉忍者都有契約,信用還是有的。

    「然後你算了,你在這裡繼續工作,我去負責醫院那邊吧。」

    這個身高去醫院那邊也沒辦法進行手術,不如留在實驗室這裡更加穩妥。

    其實,醫院那邊也不需要高木尚仁了,這次戰爭的受傷所導致的忍者死亡率極低,因為傷口的快速處理,很多受傷的忍者寧願在前線繼續撐著,也不想因為自己的退縮而放棄優勢的戰局。

    本來可能導致大量減員而導致的年輕下忍也要上戰場的情況並沒有出現,反而是雨之國處於了劣勢,不過,這次木葉戰鬥的對象不只有雨之國。

    「土之國和風之國的攻勢轉向木葉了嗎?」三代叼著煙袋,表情凝重。「麻煩事一個接著一個。」

    「還不是你太過心軟了,日斬。」除了三代外,在場的還有其他三個人,其中一個是右手藏在和服里,右眼也隱藏在繃帶下的老人,看年齡和猿飛日斬差不了幾歲。

    「村子的主要戰力不派出去,這樣可沒辦法贏得戰爭。」

    「你就少說幾句吧,團藏。」在場四人唯一的一名女性轉寢小春指責著團藏。「如果不是你非要在雨之國和土之國和風之國的忍者征戰不休,雨之國會宣戰木葉嗎?」

    「沒錯沒錯。」戴著眼鏡的老人水戶門炎也不禁連連點頭道「說到底,這場戰爭的發生我們木葉也有責任,如果還動用強硬的措施,那麼就太過分了。」

    「那現在這樣就很好了嗎?」志村團藏依舊不服氣地辯論道「因為一時的示弱,其他忍村就開始針對木葉了,你們這樣對得起那些在前線奮戰的忍者嗎?」

    「確實支援太少了」這次就連猿飛日斬覺得前線忍者的支援太少了,村子里的精英上忍幾乎全都沒出去,幾個堪比影級的人物更是窩在村子里和沒發生戰爭一樣。

    「但是現在村子不能繼續支援了,這樣吧,將前線的忍者撤回來,在火之國邊境保持警戒。」

    「你在說什麼?!」團藏重重地一巴掌拍在四人中間的桌上。「你這麼做,那些已經犧牲的忍者不就白白浪費掉自己的性命了嗎?!」

    「那你說怎麼辦?」三代不急不躁地問道「柱間的事情你也應該知道,現在將村子里的人派出去,村子發生什麼事你負責?」

    「有『根』在。」

    「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麼,團藏!」這次輪到三代目發火了,他狠狠地敲了敲煙管。「你私下裡搞的那些小動作我不管並不代表我不知道,我只是沒有抓到證據,我必須警告你,這不是平時的那些小事,你敢動柱間一下,我就宰了你,哪怕這有違我的忍道!」

    「你把我想成什麼人了?!」志村團藏也很生氣。「我和你在第二次忍界並肩作戰,我為了村子付出了什麼你不清楚嗎?我也是為了保護村子!」

    「我很清楚。」三代目沒有繼續追擊,他的眼神在團藏的右手和右眼掃了一遍,有些於心不忍地說道「我只是希望你能認清柱間的重要性。」

    。

親愛的讀者: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
本站即將關閉,請到ww w.fantinovels.c om進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