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章.挑釁(1 / 2)

作品:《血宴蒼穹

「八瓣紫狐草、麒麟夜幽蘭、海龍紫藤、月離子靈荷…」

空蕩蕩的煉藥室裡,離殤盤膝而坐,手裡拿著四株仙草,準備為離嘯天煉製治癒體內極陰極寒之力的丹藥。

這時,阿銀走了進來,她手裡拿著一棵血紅色的草藥,走到離殤身邊,說道:「主人,這是您要的血色幽寒草。這可是我花了很大功夫在附近的山峰上找到的。」

離殤接過草藥,對阿銀說道:「丫頭,你覺得離嘯天身上的造化弄神掌是怎麼來的?」

阿銀搖搖頭,說道:「造化弄神掌?這我怎麼知道啊…不過主人,您居然需要這株血色幽寒草怎麼不早說啊,這株草藥在九州龍域裡可以說是遍地都是。不像那四株仙草,要千年才會長出一棵。真沒想到,這株毒草在外麵居然那麼稀有。」

離殤說道:「蠢丫頭,這草藥可是有很強的毒性,我總不能在他們麵前說我要在葯裡下毒吧。」

阿銀問道:「可是主人,離嘯天不是你和教皇大人的朋友嗎?為什麼你還要害他啊?」

離殤回答道:「我不是要害他,而是要防他…看到他我總是有隱隱不安的感覺…尤其是當我看到他身後的那塊黑斑…總覺得這其中定有什麼貓膩…」

離殤站起身來,看向窗外,繼續說道:「如果玄凈勢力的人真的派人來試探我聖教的實力,為何偏偏隻對一個小小的分教出手?除此之外,造化弄神掌是一個及其消耗自身內力和元神的法術,為何那人不殺了他,而是要用這等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的辦法折磨一個小小的分教執事?」

阿銀走到離殤身邊,說道:「主人的意思是,那人用造化弄神掌打傷離嘯天,目的是為了讓他騙取你們的信任。那離嘯天不就是叛徒了嗎!」

離殤點點頭,說道:「不排除這個可能。」

阿銀說道:「那何不直接就告訴他們無法醫治,在想辦法除掉他不就行了嗎?」

離殤看著手裡的血色幽寒草,冷笑一聲,回答道:「還是先不要除掉他,隻要有這株血色幽寒草在,他的命就掌握在我手裡,或許日後他會為我們所用…」

說罷,離殤轉過身,朝煉藥台走去,並對阿銀說道:「你先出去,沒有我的命令,不許任何人進入煉藥閣。」

「是!」

……

龍神教後山竹林…

溯和舒晴相對而坐,品著聖教特有的花茶,舒晴自從到修羅山修行之後,為了修身養性,便和昊梧學了些品茶之道,對茶的了解在修羅山弟子中也是並列前茅。

舒晴笑著說道:「這茶不錯…真是茶香四溢,沁人心脾。」

溯說道:「以前不愛喝,覺得茶的味道十分苦澀,喝茶還不如喝酒,可自從飛升上神後,這心境和以前也大不一樣了,倒是覺得這茶也是別有一番風味。」

舒晴說道:「鬼君大人,你現在倒是享清閑的很,忘了你還有個鬼域要管?」

溯坐到舒晴的旁邊,抱住舒晴,笑嘻嘻的說道:「有你在我又怎麼捨得離開呢…」

「咳咳…」

離子軒走了過來,調侃道:「大白天的,你們倆個就不能注意些?」

舒晴禮貌的向離子軒打招呼:「師兄好。」

「切!」溯說道:「這竹林裡本就沒什麼人,你好歹也是堂堂龍神教的教皇,怎麼不去打理政務,居然出來壞小爺的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