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九章楓林城(1 / 2)

作品:《帝王台

第九章楓林城

通往西域的路隻有一條,一道山口連接著一條看不見盡頭的黃沙之路。

夜風微卷著黃沙,古道上兩個略顯孤寂的身影。

林嘯帶上了風翎兒,既然她留在這裡的結局隻有死,他至少也該將她帶出荒外之地,這是他欠她的……

一個花白鬍須的老人卻立於山嶺之上看著這遠去的身影:「你既肯留在嘯兒身邊自不會將他的秘密說出,那麼,你和你的族人也都不必死了。」

聲落,人已消失不見。

西域西南……

嵐月國……

國都陵江城中一家並不太起眼的酒肆,林嘯帶著風翎兒走入。

他們離開荒外之地已有兩月,再有半日就能趕到嵐月國的南部,那裡正是馭天門的山門所在,林嘯要去那裡尋找老人的下落……

一張桌,兩個人,兩碗麵食……

林嘯吃得很少,風翎兒吃得也不多。

「哎,你知道吧?那滅掉馭天門的強人還沒有找到呢。」臨桌一個看似皇城衛士穿戴的漢子忽然向同食者神秘言道。

「咳,找不找得到與咱們何乾?就算找到了,你還有膽子去抓不成?」同食者同樣的衛士穿戴,卻一擺手隨即一大碗劣質的烈酒灌入口中。

「嘿嘿,」那漢子一笑,「我當然不敢,就連那馭天門的門主據說都慘死在那人的手裡,你我還是留著腦袋喝酒才是。」

「哈哈……」同食者也當時笑起,又一碗烈酒入肚。

風翎兒看看林嘯,示意是否要去向這兩人多打聽一些關於馭天門門主被殺的信息?

林嘯搖搖頭:「我們走吧。」

說罷,已留下晶幣帶著風翎兒走出店門。這裡是嵐月國的國都,嵐月國和馭天門又本是一脈之承,他確實沒必要徒增懷疑。

嵐月國南部,麒麟山,馭天門的山門確實已化作了一片焦土。

不需要刻意打聽,馭天門覆滅的消息早已成為販夫走卒茶餘飯後的談資……

每個人都在猜測著馭天門覆滅的原因又或是究竟被何人所滅,但對林嘯來說唯一有用的信息隻是馭天門覆滅的時間。

兩個月之前!

林嘯看著那焦黑的山峰微微有些發獃……

老人竟是在兩個月之前他還沒有走出荒外之時就已經覆滅了馭天門,而既是那個時候馭天門就已覆滅,老人自然也不會繼續留在這裡……

林嘯輕吸一口那依然還彌留著焦土氣息的空氣,他或許應該直接去混亂之地才是。

風翎兒卻拉了一下林嘯的衣袖:「我們……要去哪?」

林嘯微頓了一下,抬頭再看一眼那陰鬱的天空,似是有雨要下。

林嘯眼中的傷色卻又濃了幾分,時已入秋,很快就是一年秋祭的日子……

「我們……先去一個地方吧……」

麒麟山向西一千餘裡已是嵐月國的邊陲,兩界相交之處卻有著一個背靠大山的繁華城池——楓林城。

城門處,傭兵、商隊進進出出……

城門內,坊市間酒樓茶肆叫賣不絕……

走入城中,林嘯的身體卻沒由來一陣輕顫……

七年時間,山城依舊,隻是城中繁華處的一處諾大荒園早已破敗不堪。

荒園荒廢已久,大門上的朱漆也已脫落,斑斑點點更顯幾分蕭瑟……

林嘯伸出一隻手在朱漆脫落的大門上撫過,眼中鬱色更濃。

風翎兒始終跟在林嘯的身後,此時卻被大門上一張發黃的獸皮紙所吸引。

獸皮紙是被釘上去的,是以儘管大門的朱漆脫落,這張發黃的獸皮紙依然方方正正在大門之上……

紙上內容是一張懸賞檄文,這樣的檄文風翎兒在入城之前也有在城門處見過。

同樣發黃的紙張,同樣畫著一個邋裡邋遢的老者和一個六七歲白皙天真的孩童,就連檄文上的內容都一般無二……

圖形下寫著:如上圖老者為六元靈皇之修,來歷不詳,仕年進入風林城中,殘害城中林家家主林戰,少族長林瑾,搶走林家療傷聖葯「鳳玉株蘭」,擊殺前去解救的馭天門六長老無城,並虜走林家幼童林嘯(圖中孩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