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六章威壓(1 / 2)

作品:《帝王台

第六章威壓

這一擊實在很重!

林嘯體內的血似乎都被吐盡,人已無法站起,甚至連移動一下手指都變成了困難的事情。

原本籠罩在他體表的那層血色也在緩緩消散,當血色退盡,露出那暗淡了的金玉光澤,就連眼中的殺意竟也消失了,又一次變得憂鬱而隱傷起來……

「林嘯!你快起來,起來啊!」一道身影撲來,帶著驚恐的聲音,卻是一時還未逃走的風翎兒。

另一側,鳳瑩寨的女族長花螢一張蒼白的麵容已隻剩下絕望,儘管她已忍著傷勢把女兒從木樁上放下來,儘管這個叫作林嘯的少年展現出了迷一樣的戰力,可她們終究還是逃不過一死!

數十丈外……

白衣男子那猙獰的臉已然又一次泛起了熟悉的嗤色。

他贏了,他輕輕抬起腳步,他要慢慢的靠近,他會先讓他們「享受」這死亡慢慢靠近時的恐懼,然後再讓他們慢慢地死,一個接一個的死……

所以,他的腳抬起的慢,落下的也慢,帶著勝利者的高傲……

隻是,為什麼他的兩條腿在發沉?當他腳第三次落下的時候忽然一軟竟單膝跪在了地上!

白衣男子的表情終於又變了,高傲已被驚恐取代!

他低下了頭,那如雪的白衣怎麼會有鮮血在溢出?

血是從左側第四根肋骨下溢出來的,此時血已染紅了他半邊的身體!一寸二分長的傷口是被劍刺中的,入肉三寸三分,卻足以刺破至心臟的位置。

白衣男子努力的抬頭想要看向遠處,他的臉已因驚恐而呈現出了一種詭異的灰色:「這……怎麼可能……」

他不願意相信,可是他的身體卻已開始顫抖,因為他發現他連說話都已開始變得困難起來……

遠處的沙地上,林嘯那暗淡了的金玉光澤也因無力支撐而隱入體內,他隻是躺在地上,也僅僅用他那更加隱傷的目光向白衣男子看過一眼,卻什麼都沒有回答。

本也不需要回答!

白衣男子的雙拳將他擊飛的同時,他的劍也同樣刺進了他的身體,所以,他必定會比自己先死!

死,對任何人來說都是心底最深處的恐懼!

白衣男子並不想死,他更不願就這樣的死去!

他的雙眼也開始變得模糊,手卻勉力伸向了腰間的鎖囊!

一道流光射向了星空,又在星空的高處炸開,如流星般奪目,卻正是其門內遇險求救的信號!

他希望有人能趕來救他,更需要有人來殺了對麵的敵人!也許,也許族內的長老真就有辦法救他……

白衣男子希望如此!麵對死亡他已放下了所有的高傲!

隻是,他的希望也隻存在了那麼一瞬!

「你去死吧!」

當流光在星空中盛開的一剎,一聲歇斯底裡的嘶吼忽然就來自曾經最不起眼的人!

風鈴兒,這個數息之前還隻會無力哭泣的少女竟搶過了林嘯手裡的短劍用盡全身的力氣向白衣男子甩擲了出去!

一個壓抑了太久的人爆發起來是可怕的!甩擲出的短劍竟也能準確無誤的由白衣男子的額前釘入,又由腦後飛射而出,竟也依如流光般迅疾!

白衣男子倒了下去,麵容中那無盡的恐懼甚至都還沒有散去。

血,又一次浸染著黃沙,星空盡處已有人影在疾疾掠來,就在白衣男子倒下的時候!

人影一共有四道,四個馭空而行的人,帶著無盡的威壓!

這種威壓絕不是下五靈修能夠能夠發出的,何況,馭空而行本也是上五靈修才能夠做到。

林嘯憂鬱而隱傷的目光中竟第一次顯出悲色……上五靈修麼?那一定是馭天門的長老了……

時隔七年,他終於又要見到這些人了麼?那如血一樣無法忘卻的記憶啊!

「我們快走!」風翎兒也已看到星空盡頭處的人影,甚至已感受到那撲麵而來的威壓,所以她急切間一手去拖拽林嘯,另一隻手又去拖拽她的母親!

說來可笑,她竟是三人中唯一沒有受創的存在,此時竟也要由她去拖著兩人逃離。

「翎兒,停手吧。」身為母親的花螢卻一臉淒色的搖頭,她又怎麼會感受不到那種威壓呢?

儘管她不明白在這片遠離西域的荒外之地怎麼也能引來這許多上五靈修的出現,但她卻可以確定是,麵對上五靈修,絕對逃不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