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二章首殺(1 / 2)

作品:《帝王台

第二章首殺

白衣男子有意相引,見林嘯進入林中,掠身便向遠處山巒方向躍走!

林嘯到底年少,卻沒想過這或許又是一個陷阱,隻在身後緊緊追住!追過山巒之時,遠處的落日已經完全隱入地下,天地間已隻剩下一抹最後的餘輝。

荒外之地,環形的山巒之外就是無盡的沙海。

白衣男子並不停身,回頭再向林嘯嗤笑一聲,甚至還有空閑再看一眼林嘯身後的昏暗天空,隨之才繼續向著無盡沙海而去!

大漠黃沙,星鬥已現,星光下影綽綽幾道身影。

白衣男子終於停了腳步,回身再現嗤色:「我們到了。」

林嘯緊追的身形也立時停住!

「林嘯小友,你讓本族長等了很久啊。」一聲不懷好意的笑聲似曾相識,卻來自那幾道人影中的一人。

星光雖弱,對於靈修者來說,十數丈的距離要看清一個人並不困難,何況那個人的聲音還那般熟悉。

「紮合?」林嘯目光微微閃動!木雲寨的寨主紮合,他們分開並不算太久!

「哈哈,」紮合再次一笑,「怎麼,林嘯小友,很意外嗎?」

意外?這是一定的!

因為就在紮合的身後,一個十二三歲的少女此時正被綁在一個立起的木樁之上,一雙原本有神且明亮的大眼睛正淚眼婆娑!

風翎兒,鳳瑩寨花螢的獨女,這個失蹤甚至本該已經死去的女孩兒竟被綁在這裡!

再看看那白衣男子和紮合已站到一處,林嘯縱然年少,卻也已然明白。

隻是,有一點他卻依然不懂!

白衣男子卻已再次嗤出一臉不屑之色:「你是不是想問,既是木雲寨和鳳瑩寨之間的仇怨,為何一定要將你牽連其中?」

林嘯輕吸一口這大漠微涼的空氣,他確實不明白。

白衣男子單手一晃,一件東西已直接射向了林嘯:「那麼你可識得這個?」

林嘯伸手接住,卻是一枚宗門的令牌!

令牌用靈石打造,火焰包邊,正中間三個凸文:馭天門!

隨著「馭天門」三個字映入眼簾,林嘯眼角忽然跳動,那原本隱傷的雙眼中竟也立時就迸射出無盡殺意,殺意中微微紅芒閃現!

七年前那一場屠戮他又何曾忘記!

「果然!」白衣男子立時又嗤笑起起,「之前木寨主向本門告知你與那惡修潛藏在荒外之時我們還不十分確認,但現在就能確認十分了,如此就不需要本少再多做解釋了吧?」

當然不需要再解釋!

林嘯目光中殺意未減!七年前他既未死,馭天門自不會放棄!

至於白衣男子口中所說的惡修與此前鳳瑩寨花螢口中的龍雲嶺上那位同是一個人。

郝老,郝星石!七年前在馭天門圍殺中救他離去。

這白衣男子既知郝老能夠在馭天門的圍殺中救他離去,此次來的又怎會隻其一人?

「馭天門既已查到我們所在,直接殺來便是,又何需用那般下作手段去抓一名無乾之人?放人罷!」如此說著,林嘯手中鐵槍前指,隨即再看一眼木樁上被綁之人……

本以為是被其所累,卻是他累的對方!

「放人?嘿嘿……」一聲嘿笑,一道黑色身影卻從木樁之後閃出,「你自己都要死了,還有心顧及別人?」

林嘯目光立時橫移!

黑影已嘿笑著向其走近:「你可知道,我們費這般周章就是要引你背後那老東西與鳳瑩寨相殺,而我們則與這位大人各取所需……」

「壞人,你們都是壞人,我母親不會讓你們得逞!」一聲哭罵卻是被綁著的風翎兒……

「是嗎?」黑影回身又是一聲得意,「有馭天門數位大人守候在側,你母親縱不死在那老東西手裡也一樣活不過明日,你若乖乖聽話,本少族長或可留著你用來暖床……」

「我要殺了你!」風翎兒在木樁上掙紮起來!

「嘿嘿,」黑影卻已不再理會,反而先到了白衣男子近前躬身道,「大人若不想汙了雙手,可否將那林嘯留於小人來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