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386:苗疆蠱師阜南(1 / 2)

作品:《師傅說我天生吃陰飯

馬局拿了個靠墊墊在褚懷禦的身後,扶著他往一邊靠了靠。

「那咱啥也不做,就等啊?」

馬局問道。

我也是看向了褚懷禦,這種蠱術師的同行競爭,他最有說話權。

「你們要是願意的話,也可以去隔壁看看那個叫徐慧的在不在。今天下午蟈蟲蠱給我消息的時候,就是從那個徐慧的身上傳遞的,說不定辰小土你過去能發現什麼不得了的事情。」

不得了的事情?

無非是看到一場大亂燉。

剛才到708包間門口的時候,我就已經想到了。

褚懷禦的蟈蟲蠱是下在了徐慧的身邊,按照正常情況來說,褚懷禦得到蟈蟲蠱的消息應該是從徐慧的身上。可現在呢,蠱術師在隔壁,剛才的張祥文和張娟也是進了那個包間。我就算是用腳後跟去想,也能想到他們是一起的。

至於彼此之間到底怎麼認識的,這個還需要進一步的查找。

見我還在笑,褚懷禦開口問道:「你的冤家都湊到一起了,你還有心情笑?」

沒看他,我將東西收拾了一下,乾脆靠著一邊的沙發躺了下來:「不笑難不成我要哭嗎?如果哭能解決目前的情況,那我肯定天天哭。」

再說了,他一個專業人世都說要等,那我這個業餘的肯定是聽專業的。

馬局見我真躺下來了,瞬間就急了:「小土,你現在可不能躺,咱們今天的目標就是要將那個蠱術師給解決掉,你這一躺,不會是想讓我自己解決吧?」他放棄了褚懷禦湊到了我身邊。

褚懷禦將手裡的杯子放到了桌子,忍不住打趣道:「你以為她是真想躺?她是因為專業不對口,想出手,找不到頭緒。但凡隔壁那個人是邪修或是邪道,馬局你現在都看不到她的身影。」

雖然我和褚懷禦相處時間不長,可他對我的打架風格倒是很熟悉。

被他這麼一說,我也有點惆悵了,師傅臨走的時候還跟我說過,蠱術師基本都是靠蠱,實戰不強,遇到之後讓我下雷火劈就行了。可現在,褚懷禦都被乾倒了,我怎麼也不能往上先撞。

況且剛才進來的時候他還在說,隔壁那個蠱術師是個純正的苗疆蠱師。

說句不好聽的,道行深的邪修修的終究是拚湊的邪法,和正經的比起來,根本沒有任何的可比性。

像萬物匯那種一心隻想走偏路,靠著殺掉惡鬼和其他同行來汲取道行的,打起來,我基本上都有把握對付。

因為師公曾經說過,邪修道行再高也比不了真正修道人的心。

我師傅當年也是二十歲,憑藉著自己的天賦和道心,拿著一把桃木劍一個黃布袋打趴了很多道行高深的邪修。

但是那也僅限於各類道法邪修,沒摻和到什麼蠱術師,紮紙匠,撈屍人這些陰門的路子。

老話說的好,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但也不是一個人能佔兩三行的。

就算是有,也不可能全部都精通,頂多學了個皮毛。

尤其是陰門這一類,每行的講究多,規矩多,門道更多。

稍不注意很有可能就折在其中一個門道上。

說再說,隔壁那個蠱術師修的也是正經的苗疆蠱術,我這修道的,和人家打起來,先不說有沒有勝算,這一不小心很有可能會被偷偷下蠱。

畢竟背後的爪子伸出來,很多明眼人都看不見的。

想著我將一邊的抱枕抱在懷裡,閉著雙眼準備休息,放鬆後,身上傳來下沉感,連說話的聲音都跟著放鬆下來:「改天有時間我得把這塊短板補上。」

「補上?你真以為這麼好學呢?」褚懷禦也抓了個抱枕躺了下來。

馬局見我倆真躺下了,急頭白臉的:「兩位大師,你們還真就這樣等著啊?」

褚懷禦伸出了一隻手臂抬了起來:「噓,小點聲,隔壁有人聽著呢,等著吧,馬上就找過來了。」

說完,他那邊發出了一陣微鼾聲。

入睡速度奇快。

我半起身,抬眼看他,好傢夥真睡著了。

馬局躡手躡腳走過去,蹲到褚懷禦身邊,還扒拉了他一下,見他沒啥反應,這才朝我攤開手走了過來。

「小土,咱現在咋辦啊?」

我雙手抱著抱枕,頭平躺,聲音悶悶的:「二哥,你問我一個晚上咋辦了,你家偶像不是說了嗎,等唄。」

他張了張嘴還想說啥,但是半晌隻有一聲皮球泄了氣的聲音傳來。

我將頭歪向沙發裡麵的方向,放空腦袋準備休息。

這一閉眼,等到我再有意識的時候,已經是快一個小時後了!

迷迷糊糊的從身上掏出了手機,一看時間,都七點半了。

從沙發上坐起來,我才看見包間裡麵不知道什麼時候悄無聲息的進了一個人。

而且我沒聽到任何的聲音!

我看過去,那個人站在大門口的位置,渾身上下穿著黑色袍子,寬大的帽子蓋住了她的頭,黑色的圍巾將她除了眼睛以下的所有部位全部都蓋的嚴嚴實實的。

唯獨露出來的那一雙蒼老峻黑的手讓我覺得她是有顏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