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八十二章(1 / 2)

作品:《悲情婆姨

大搜查過後的第二天,馬營長要去鳳凰寺求神拜佛,祈求神靈的保佑,保佑他能搜查到豆花客棧的暗道,也保佑他和呂德仁呂老爺的行動能夠順利實施。

拜過神神,從鳳凰寺下來,到了一處茂密的草地,馬營長尿急,他站在上頭朝著溝裡撒尿。

撒到一半,就有一隻野貓從草林裡鑽出來,「喵」一聲,朝著他這一頭跑來。

馬營長一跺腳,喝了一聲,那隻貓又掉轉頭去,向後跑掉,再也沒有出現。

馬營長好奇,這隻神出鬼沒的貓跑到哪裡去了呢?他跳下土塄,在貓出現過的地方仔細查看。

馬營長貓著腰,看到茂密的草叢有被壓倒過的痕跡。他扒開草林,有一股涼氣撲麵而來,一個隱秘的洞口,隻容一人進出,深不見底,出現在他的眼前,貓是從這裡逃走了的。

馬營長心裡突然閃過了一線靈光,「阿彌陀佛」了一聲,這難道是神神顯靈了,在點撥他嗎?

馬營長來了興趣,他撥出佩槍,鑽進洞裡。

這個洞口非常狹小,貓進去綽綽有餘,人卻隻能斜著身子進去。

洞子裡漆黑一片,伸手不見五指。外麵驕陽似火,洞子裡卻涼風習習。他能感覺得到,這個洞口雖然狹小,但越往裡走,感覺越大,爬著進去的,一會兒就能直起身來了。

他定了定神,辨別了一下東南西北,劃了一根火柴,火柴的光點隻照亮了他身邊一點點大的地方,四周全是黑魆魆的一片,在火柴燃燒的那一瞬間,隱約能發現有人活動過的痕跡。

馬營長發現了新大陸一般,既興奮,又提心弔膽,屏住呼吸,又摸黑往前走了一段。

走著走著,他停頓了下來,心裡突然升起了一股無名的恐懼,他不敢再往前走了。

馬營長站立在原地,黑洞洞的洞子裡靜謐無聲,偶爾有老鼠打鬥著從他身邊跑過,發出了「吱吱」亂叫的聲音,偶爾有土塊跌落下來,發出了詭異的「唰唰」聲,伴隨著「啪啦」的響聲。

馬營長心裡發了害怕,後悔自己不加考慮、不計後果的魯莽行為,他感覺到危險正在向自己襲來,於是掉轉身子,想順著來路往回走去,他得回去搬他的救兵,領著他的人馬來踏平這個地方,也許能揭開一個天大的秘密,為自己的陞官晉爵鋪平道路。直到此時,他還在想著升官發財,想著立功受獎。

馬營長還沒有完全轉身,他的眼前忽然亮起了一盞馬燈,一個清脆的聲音鑽進了他的耳朵:「馬營長來了,也不上去坐坐?」

是穀老闆,穀豆花的聲音。

馬營長心裡一怔,忙打著哈哈,說:「真是緣分那,攆一隻貓,也能遇到穀老闆。」

兩人的對話,發出了低沉的回聲。豆花一手舉著馬燈,一手叉在腰裡,冷眼看著馬營長。姓馬的感覺到了大事不妙,就骨碌碌轉動著綠豆眼睛,想著對策。

他看到隻有豆花一人,心裡稍稍有點寬心,膽子壯了起來,晃動著手中的手槍,一邊打著哈哈,一邊往後退去。

豆花說:「馬營長,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我客棧的秘密嗎?今天我就告訴你,豆花客棧還真有一個暗道,從河對岸過來的人,都被我藏在了暗道裡,就是你現在站立的這個地方。」

姓馬的身上冒出了一身冷汗,豆花這樣說話,意思再明確不過了,他還能走著出去嗎?

姓馬的雙腿開始打顫,頭上冒出了冷汗。但他仍然強著鎮定,說:「穀老闆,穀豆花,你可別亂來啊,你知道你這樣做的後果很嚴重嗎?我的那些弟兄們要是知道了你謀害了我,會把你的客棧盪為平地的。」

豆花「哼」了一聲,說:「你覺得他們能找得到你嗎?」

姓馬的想急於逃走,豆花反到不慌不忙,就像貓逮住老鼠一樣,還要戲耍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