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八十一章(1 / 2)

作品:《悲情婆姨

隻這一眼,就把豆花看的心裡「咯噔」一下,心裡暗自佩服著貨郎哥的料事如神,昨天晚上還說著野豬寨,今日早上就遇到了野豬寨的來人。

這個人豆花並不陌生,她救過他的命,還是她,把他領進野豬寨的。

豆花兩口喝光小米粥,兩根油條顧不上吃,左右兩手各拿一根,對老六說:「六哥,老規矩,豆花客棧,賒賬。」

老六「好嘞」一聲,重複了一遍:「豆花客棧,小米粥一碗,油條兩根,賒賬——」

離開老六早點攤,豆花再沒有去溜達,而是返回了客棧,她一邊走著,一邊吃著油條,故意走的慢慢騰騰,等著那個人跟上。

那個人彷彿明白豆花的心思,不遠不近,跟在了她的身後,一起向客棧走來。

豆花兩人剛剛離開早點攤子,亢鳳也吃早飯來了,她和豆花的習慣一樣,也是一碗小米粥,兩根油條,老六再送一碟鹹菜。

老六婆姨嘴多,和亢鳳說:「亢老闆和豆花老闆一樣,也喜歡喝小米粥。」

亢鳳說:「小米粥好哇,特別是咱黃河灘上的小米粥,養人。啊,豆花也來過?」

老六婆姨說:「剛走,還有一個男人,看樣子是從遠處來的,也剛吃過飯,走了。」

要不說這老婆婆就是嘴碎,你一個賣飯的,還管人家來吃飯的人來人去嗎?

老六就喝了一聲:「做你的營生,沒人當你啞巴。」

這年頭,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哪句話說的不合適了,就可能給自己帶來麻煩。

可是,亢鳳卻對這句話產生了興趣,具體說,是對那個陌生的來人產生了興趣,就又問了句:「都去豆花客棧了嗎?」

老六婆姨被當家的喝怕了,說:「不知道。」

這個她還真沒有看清,所以不能亂說。

亢鳳付過早點錢,伸伸胳膊踢踢腿,假裝溜達,也往豆花客棧這邊走來。

豆花客棧的大門已經打開,有客人陸陸續續進出。她不打招呼,上了台階,徑直往豆花的窯裡闖。

喜子看到亢老闆一大早就來了,沖亢鳳大聲喊:「亢老闆早!」

亢鳳沖喜子揮了揮手,自個進得豆花窯裡,見炕上的被子還沒有疊好,窯裡亂七八糟的一片,還有一股子人體散發出來的體味。

亢鳳目光在豆花窯裡打量一圈,除去淩亂之外,並沒有看到甚麼有用的東西。她退到門外,把大門打開通風,就聽到有人喊:「這裡,這裡。」

她順著喊聲看過去,牲口圈旁邊的茅廁裡,有一隻手伸出來,聲音就是從那裡傳出來的。

這都是沿續多少年的**慣了,鄉下農村,沒有太多的講究,茅廁蓋的都是十分簡陋,四堵矮牆,隻要人蹲下看不到臉就行,也不蓋頂。男女通用,外麵的人要上茅廁時,先在外麵咳嗽一聲,裡麵如果有人了,也咳嗽一聲。儘管如此,上錯茅廁的尷尬也時有發生,但大家都是這樣,見怪不怪,一笑了之。

豆花還在裡麵蹲著,又伸出手來,沖亢鳳這兒招了招,喊道:「等等,馬上就好。」

剛才她聽到了喜子報信的聲音,又茅廁牆上的縫隙裡看到了亢鳳,知道她是夜貓子進宅,無事不來。

亢鳳「撲哧」一聲樂了,也喊道:「快點,屙金溺銀了。」

不一會,豆花一邊係著褲帶,一邊笑嘻嘻地跑過來,問:「嫂子,這麼早,想我了?」

亢鳳說:「早就想著去鳳凰寺打上一卦,今天有空了,去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