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七十三章(1 / 2)

作品:《悲情婆姨

短暫的相見,更勾起了豆花的思念之情,她多麼想和小啞巴鑽在一個被窩裡邊,敘敘姐妹之情,敘敘別後的相思之苦,她真的不想就這樣和她的小妹妹分手。

可是,她知道,她現在是八路軍的人,是有組織,有紀律的人,她們也許還有重要的任務要去完成,自己切不可感情用事。

和小啞巴兩個分了手,天靈蓋領著豆花連夜採購下物資,今天遇到了二鬼子,麻子雖然當麵服了軟,但保不準他會不會再整出一些幺蛾子來。張家灣現在是是非之地,此地不可久留,得趕快走人,免得夜長夢多,再節外生枝。

豆花有的放矢,目標明確,沒用多少時間,就採購好了全部物資,天靈蓋領著他那一幫子弟兄們幫豆花把貨運到了河邊。

正好船上的貨也都卸載完畢,交割兩清。匆匆忙忙裝好豆花的貨物,船老大也不敢多停留片刻,一聲吆喝,眾夥計們齊心協力,船隻駛離碼頭,順流而下,離開了這個是非之地。

到了一個水流平緩的地方,前麵有一個大大的回水灣。回水灣裡風平浪靜,安全靜謐,是個休息的港灣。

船老大把船開進回水灣裡,吆喝夥計們休息打尖,都一天沒吃口熱乎飯了,大傢夥都餓得前胸貼後腔了。原打算到了張家灣,請夥計們去東來順下一頓館子,也讓夥計們放鬆放鬆。可是,讓二鬼子那樣一折騰,也沒有心情,也不敢再在張家灣停留了。

船老大把一隻船槳插進水裡,不讓船隻溜車,然後拿出灶具來,招呼夥計們生火造飯。

常年在黃河上行走的河漢子,都是窮苦人出生,吃住都在船上,夥食也極為簡單,以填飽肚子為準。

因為載貨不多,船隻吃水不深,在水麵上漂浮著。有夥計擺好火爐,用火鐮打火,先生出來一股子濃煙,濃煙變火星,火星變火苗,火苗漸漸旺盛起來,星星之火,燃成了紅彤彤的爐火。

舀一盆黃河水,沉澱上半天,澄掉泥沙,做飯的水有了。小米下鍋,乾糧都是自帶的,各吃各的,放在火爐上烤烤,就是一頓晚飯,或者也是午飯,反正今天這是第二頓飯。

夥計們生火造飯,船老大在船的四周巡睃,發現水麵有水泡冒起,他揚起船槳,一槳拍下去,一條小娃娃大小的黃河鯉魚,泛著白肚皮,浮上了水麵。

船老大一聲歡呼:「有魚吃了!」一個猛子,紮到水裡,兩腳踩水,雙手托起大魚,扔到了船上。

那魚剛剛讓一槳拍暈了,讓這麼一扔,又有了知覺,撲騰著身子,想擺脫讓人漁肉的命運,想重新躍入黃河裡邊。有兩個漢子就過來按頭壓尾,想製服大魚。

大魚光滑難捉,兩個漢子顧頭顧不了尾,手忙腳亂,折騰的不輕。就有一個漢子,操起船槳,在魚頭上一拍,大魚瞬間安靜下來,瞪著死魚眼睛,一動不動地躺在船頭。

有人就過來開膛破肚,刮鱗去鰓,開始燉魚。

一時間,回水灣裡,飄起了魚肉鮮嫩的香味。

船老大還在河裡踩水,他從船的這頭踩到那頭,又從船頭踩到船尾,仔細檢查著船隻的每一個地方。

豆花雖然不懂得船上的套路,但她明白船老大這是對船隻進行例行檢查,如果發現了問題,好及時止損。這條船是他養家糊口的家當,也許是他全部的家底呢,可不敢有半點馬虎的。

魚兒燉好了,船老大跳上船來,說:「要是有壺燒酒,那該是多好哇……」

船老大的話還沒說完,豆花變戲法一樣,從包袱裡掏出一罐子酒來,遞給了船老大,大傢夥又是一聲歡呼,有酒有肉,神仙的日子,稱讚這個老闆真會來事。

這是豆花採購的時候,順手打下的一罐子燒酒。她體諒這些河漢子的不易,專門來給他們解饞的。

一幫子人圍成一圈,魚肉、燒酒、小米粥,再就上自帶的乾糧,也是一頓豐盛的晚餐。

正吃的津津有味,忽聽得遠處有「突突突」的聲音傳來,兩束雪白的光柱在河麵上掃射,船老大一聲驚呼:「小鬼子,鐵殼船。」

有人就趕忙滅了火爐,把船又往回水灣的深處挪了挪,屏聲靜氣,看著河麵上那個黑黢黢的東西,緩慢地行駛,由遠而近,往著張家灣方向開去。

豆花的心裡突然湧上了一股子熱血,她的手不由自主地捏了捏肩上的包袱,捏到了一個硬梆梆的東西。她靠近了船老大,緊張地捏住了船老大的雙手,身子微微有些顫動。

船老大回過頭來,說:「別怕,回水灣裡吃水淺,鬼子的鐵殼船不敢進來。隻要發現不了咱們,沒事的。」

船老大以為豆花害了怕,就極力安慰她。

豆花卻附在船老大的耳邊,說:「大哥,有沒有辦法……」

輪到船老大吃驚了,他真想不到,這個婆姨能有這麼大的膽子,敢對小鬼子的鐵殼子船動了心思。這不是拿雞蛋碰石頭嗎?

見船老大不說話了,豆花就鼓動他:「大哥,小鬼子害人不淺,害得有多少人無家可歸,妻離子散,我……」

船老大突然打斷豆花,說:「大妹子。快別說了,哪一個中國人不恨小鬼子。」他的老爹就是讓小鬼子給殺害的,做夢他都想報這個仇。

可是,他這些夥計們,手無寸鐵,光有一腔子熱血,怎麼能幹得過小鬼子的鐵殼子船呢!

豆花突然從包袱裡拿出手槍,說:「大哥,我有傢夥。」

船老大彷彿受到了鼓舞一般,他招呼著夥計們,就要下水。

豆花忙說:「大哥,我呢?」

她不會水,遊不到鐵殼船的跟前。

船老大就拿出來一個羊皮筒子,又拿出一個大葫蘆,係在豆花腰裡,讓兩個夥計扶著她下到水裡。

進了水裡,就是這些個河漢子的天下。他們個個熟悉水性,鳧水、踩水、潛水,都是一把好手,如入無人之境,個個都是浪裡白條。

有夜色掩護,他們一行人人不知鬼不覺地靠近小鬼子的鐵殼船,把一張大大的漁網下在了鐵殼船的必經之路,然後又潛入水中。

沒過多久,鐵殼子船忽然停止不前了,船老大悄悄地告訴豆花,漁網起作用了,纏住了鐵殼子船的輪葉,水輪轉不動了。

豆花就打發船老大帶人下去船底,拿板斧和鑿子把船底鑿穿,又拿出三顆捆在一起的手榴彈,關照他們,鑿不動了,就用手榴彈炸開。自己則由兩個船工護著,到了暗處,監視著船上鬼子的一舉一動。

小鬼子做夢也沒有想到,有人會打他們的主意,還是幾個沒有武器,沒有作戰經驗的河漢子。還以為是船出了故障,就派人維修。當聽到船底傳來響聲以後,才感覺有些不太對勁,就朝著水裡打槍。

兩個船工護著豆花躲在暗處,她怕傷著了船底的人,就開槍打掉了一個鬼子,把鬼子的注意力引到自己這邊。

兩個船工都是水裡的高手,他倆熟悉這一帶的每一處水況,護著豆花,打一槍換一個地方,讓小鬼子摸不著頭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