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六十四章(1 / 2)

作品:《悲情婆姨

豆花剛剛回來,夥計就跑來,喜興興地告訴她,頭一天開張,生意興隆,客人都住滿了。

豆花也是高興,這是一個好兆頭,就給了夥計一點賞錢,說:「知道了。」

夥計還站著不走,說:「老闆,有個住店的客人,看著麵生,問了幾遍你人哪去了。」

豆花說:「來住店的,哪個不是生人,也許是隨便一問呢,這些住店的都是這樣,見到婆姨就要問。」

她這樣和夥計說,也是為了不讓夥計有別的想法。其實她在心裡已經尋思上了,會是有誰來找她的呢?大峪口她沒有特別熟悉的人,更何況是她今天剛來,客棧又是頭一天開張,能會是誰呢?

夥計聞到了一股酒味,又問:「老闆,你喝酒了?」

豆花說:「遇到個熟人,喝了點。關好門戶,沒事了你也早點歇著吧。」

這個夥計為人老實,人又有眼力見,是一個可靠的下人,一些事情交給他辦,豆花放心,是一個能讓人放心的人。

打發走夥計,豆花心裡就尋思上了:這個人會是誰呢?

想了半天,也想不到是誰。乾脆就不去想了,今天一天舟車勞頓的,又陪著姓馬的喝過一頓酒,她有些累了。洗漱過後,馬上就進入了睡夢之中。

豆花是被一陣嘈雜的聲音吵醒的,店夥計慌慌張張地跑來,在門外拍著門板叫她:「老闆,老闆,不好了,遭賊了。」

慌得豆花趕緊起來,抬頭看一眼天空,月明星稀,正是半夜時分,她心裡就產生了一種不詳的預感,會是有人專門搗亂的嗎?

問清了情況,一個客人的褡褳連同裡麵的銀錢突然不見了,大半夜的起來大吵大鬧,把全旅店的人都吵醒了,惹的大家很不高興,罵聲不絕。

豆花忙著安撫客人,繼續睡覺,自己親自過問丟東西的經過。那個失主一口咬定,東西是在店裡麵丟的,要豆花賠償他的損失。

豆花好言相勸,承諾一定給他一個合理的交代,不會讓他吃虧,隻要他不再喊叫,不再影響到大家的休息。

那人卻不識好歹,越發開始大呼小叫起來,哭天搶地的,他爹死了一般傷心。

豆花為了息事寧人,答應給他全額賠償。那人卻得寸進尺,獅子大開口,要豆花賠償他的精神損失。

豆花有點束手無策,都答應下來,隻要他不深更半夜地鬧事,先捱到明早再說,等到了明天早上,再去找馬營長收拾這狗日的。

豆花就要去拿錢,今日全部的營業額加起來,也不夠賠償他的。

這時看熱鬧的客人裡頭傳出了一個聲音:「鬼手,上這裡訛人來了?」

那個丟錢的主扭頭看了一眼說話的人,並不認得,就說:「你狗咬耗子,多管閑事,我丟了錢,我著急。」

那人就「哼」了一聲,說:「老闆娘,別理他,他就是專門訛人的一個賭鬼。」

丟錢那個主就說:「你是誰,我又不認得你,你憑甚麼說我是訛人的?」

那人說:「我當然有證據。」

就去驢圈裡拿出一個髒兮兮的褡褳,扔在那個失主麵前,說:「如果我沒看錯的話,這個褡褳應該是你的了,你以為你藏到驢圈裡就神不知鬼不覺了?」

那個被叫做鬼手的不說話了,拿起褡褳就要溜回去睡覺,大家卻不答應了,要把狗日的扭送到河防隊去,讓馬營長那夥丘八來收拾他。豆花忙打了圓場,說:「算了算了,大家都回去休息去吧。」又對那個叫「鬼手」的說:「你也回去歇著吧,你我無冤無仇的,不要這樣欺負我一個婆姨女子。」

「鬼手」看豆花一眼,灰溜溜地溜了。

剛才說話的那個人就說:「穀老闆果真是豪爽的婆姨,有肚量。」

看著這個人有點麵熟,卻想不起來在哪裡見過。豆花就笑了笑,說了聲:「謝謝!」

等那人回了客房,夥計偷偷告訴豆花,就是這個人找她來著。

第二天早上,豆花起來,就留意起客人中間的動靜來,那個昨晚替她解圍的人卻再也沒有出現。問起夥計,夥計也不知情。去了他住過的房間,東西收拾的乾乾淨淨,人已沒了蹤影。那人住的是一個單間,並沒有誰知道他的信息,豆花就覺得有些奇怪,這個人神神秘秘的,到底是何方神聖呢?

豆花站在台階上看著進進出出的客人,那個叫做「鬼手」的,也低著頭,從豆花眼前走過,看樣子打算走人。

豆花大喝一聲:「站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