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六十三章(1 / 2)

作品:《悲情婆姨

豆花這回沒有走回時的路,她走了一段旱路,又走過一段水路,下得船來,一腳踏上了大峪口那條彎彎曲曲的石頭街,就遇到了悅來客棧的賀老闆。賀老闆穿長袍,著馬褂,對半開的分頭,梳的油光水滑,臉皮乾淨,衣衫整潔,一撮黑黑的鬍子,打理的整整齊齊,迎著初春的暖陽,在悅來客棧的門口,欣賞著過往的行人。有那認識的,點頭打個招呼,寒暄上幾句,表現出了一副寬宏大度的成功人士的派頭。

豆花路過悅來客棧,一眼看到了賀老闆,沒等賀老闆開口,她搶先開了口:「賀老闆吉祥,賀老闆發財。」

賀老闆迎過來,朝著豆花,從上到下,打量了她幾眼,眼裡露出不懷好意的光來,皮笑肉不笑地說:「穀老闆這是養精蓄銳好了,重振雄風來了吧?馬營長昨天還念叨著你的好呢。」

豆花風塵僕僕,紅光滿麵,臉上蕩漾著無限春光。她往上提了提肩上的包袱,甩了甩額前的劉海,說:「年前讓狗咬了一口,傷好了,也該回來了。咱是同行,賀老闆今後還得多擔待一點,照顧照顧豆花。我也還怪想念馬營長的,安頓下了就拜訪他去。」

賀老闆臉上有點不太自在,去年那一密,就是他向馬營長告的,這個婆姨怎麼就會知道了呢?是她旁敲側擊詐唬呢,還是掌握有真憑實據呢?

這個婆姨敢單槍匹馬來大峪口開店,也不是一盞省油的燈,今後要擠兌她,也得講究點方式方法,得多長幾隻眼。但他姓賀的也不是吃素的,好歹也在大峪口開店開了三十年了,大峪口的白道黑道,都有他的熟人,想和他嘴裡搶食,也得掂量掂量。

俗話說:同行是冤家。自從豆花來大峪口開旅店的那一天起,他就把她當成了潛在的競爭對手,明裡暗裡沒少給她使絆子。大峪口的旅店隻能有他悅來客棧一家獨大,一山容不得二虎,怎麼可能再有第二家呢?騾馬店怎麼了?騾馬店也不行!

豆花能感受到賀老闆那陰險的用心,明顯感覺到了來自賀老闆的威脅。但她沒有被嚇到,既然遠擇了開旅店這條路,她就得一如既往地走下去,半途而廢不是她的性格,退怯和害怕解決不了她的困境,她的旅店必須要在大峪口的街上站住腳根,並且還得堅強地挺立下去。

豆花臉上露出一片燦爛的笑容,和賀老闆做了告別,心裡卻說:想欺負姑奶奶,咱走著瞧!

回了客棧,看門的店夥計已經打理好了一切,每個客房都生起了熱火,窯裡窯外打掃的乾乾淨淨。豆花摘掉原來門樓子上那麵油漬麻花,破敗不堪的招牌旗子,換上一塊早就做好的包銅牌匾,新的牌匾柏木板做成,四圍包銅,中間四個鎦金大字:豆花客棧,在夕陽餘暉的照耀下,熠熠生輝,顯出來的是一種大氣和倔強,與南麵的悅來客棧遙相呼應。一南一北,頗有針鋒相對的架勢。然後放了一掛響鞭,吩咐店夥計:開門迎客。

豆花站在鞭炮炸起的煙塵裡,看著有些歪曲的門樓子,對夥計,又似自言自語,說:「等天氣再暖和點了,咱也修一個氣派的門樓子,要高過悅來客棧的,也氣氣狗日的姓賀的。」

夥計一臉仰慕,看著自己的老闆,告訴豆花,她不在的這段日子,賀老闆曾經來過幾次,向他打聽,這旅店還開不開了。

豆花堅定地說:「老娘不光要開下去,還要開成大峪口的頭一家!」

稍事休息,梳洗打扮一番,豆花就要出去,她得先去兵營拜訪馬營長。

這個魔頭還負責著大峪口的治安,掌管著大峪口的生殺大權,大樹底下好乘涼,能攀住了這棵大樹,她在大峪口就有了後台,就不怕有人欺負了。

年前那一場風波,雖然讓她損失了不少的銀錢,又受到了汙辱,但這也給她創造了一個條件,沒有這場風波,她還沒有理由去結交馬營長呢。

豆花換了一身乾淨的衣裳,頭髮梳了一遍,紮成了一根斜披在一邊肩頭的長辮子,辮子捎上係了一個鮮艷的蝴蝶結,蝴蝶在她那渾圓的屁股蛋子上飛來飛去,活脫了一般。

然後描了眉毛,雙頰拍了不薄不厚的粉脂,拿出來一塊紅紙,咬上了口紅,開門出來站在窯前的台階上,對忙碌著的夥計吩咐:「先招呼著,我去去就來。」

夥計偷偷看了一眼這個迷人的老闆,說聲:「好咧。」忙自己的去了。

豆花專門繞到悅來客棧,賀老闆已不在門口了,她抬步跨進悅來客棧的門口,人未到,笑先來。

賀老闆正在撥打著算盤算帳,聽到門簾子一響,已為來客人了,抬起頭來,看是豆花,就有點吃驚。這個婆姨,剛剛還風塵僕僕,一臉倦容,現在出現在他麵前的卻是一個花枝招展,嫵媚動人的妖精。

賀老闆抬起頭來,從眼鏡的上方露出一雙狐疑的眼睛,看著豆花。

豆花笑盈盈地說:「風吹亂了頭髮,來借個鏡子梳理一下。馬營長讓過去一趟,怎麼能披頭散髮去見他呢。」

賀老闆看著豆花一絲不苟的頭髮,心說:這是示威來了,別高興太早了,誰勝誰負還沒開始呢。

指了指在一旁的穿衣鏡,說:「穀老闆這邊請。」

豆花在鏡子前晃了一下,在齊額的劉海上撥了一把,說聲:「走了。」扭動著屁股,風擺楊柳一般,走了。

後麵傳來賀老闆一聲輕蔑的「哼」聲。

河防部隊的營房就在黃河邊上,是圍起來的四排窯洞,周密緊緻,高牆大門,是張家灣呂仁德呂老爺的祖產。河防部隊駐紮進大峪口以後,呂老爺就主動騰出來,借給隊伍做了營房。

豆花到了大門口,和哨兵聲明,要見馬營長。哨兵不讓進去,說馬營長執行公務去了。豆花就央他:「好兄弟,我是豆花客棧的老闆,麻煩你通報一聲,我有事要找馬營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