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六十一章(1 / 2)

作品:《悲情婆姨

這兩天,小小的穀子地,表麵上平靜如水,和平時沒有甚麼兩樣,鄉親和往常一樣,延續著生活的足跡。可暗地裡卻是暗流湧動,洶湧澎湃。當然,鄉親們都在鼓裡蒙著,並不知道有甚事將要發生,全穀子地,隻有豆花大棒知道內情,老穀子也知道一星半點,都在等待著攤牌的那一刻到來。

大棒把民兵隊長交接給了三喜,自己等待著貨郎哥的到來,然後跟著他一起參加八路軍去。

豆花也推遲了去大峪口的日子,就等著揭開後山這塊疤痕的那一天。

這幾天,豆花又拾起了羊鏟,每天早出晚歸,都要去後山放羊。

白天,風平浪靜的,小鬼子也沒啥動靜,到了晚上,就有小股人馬出來,到了後山一個隱蔽的地方打洞挖掘。

豆花白天放羊,晚上監視,每一次晚上出來,她都能隱隱約約地感覺到,來監視小鬼子的,不隻她豆花一人,彷彿有好幾雙眼睛,都在暗地裡盯著小鬼子。可是,她又發現不了,這些眼睛藏在哪裡。

豆花每次出來,大棒都要求跟著,被豆花給擋回去了。一來是人多目標大,怕引起小鬼子的懷疑,二來是,這裡邊的危險豆花比誰都明白,現在還不是攤牌的時候,她真怕大棒一時控製不住自己,做下衝動的事來,要是那樣了,不光前功盡棄,還極有可能讓國寶流失。

還有一個人也在擔憂著豆花的安危,這個人就是老穀子,但老穀子也沒有更好的辦法,豆花不讓自己跟著她,他幫不了她的忙,隻能在神神麵前多上幾炷香,祈禱各路神仙顯靈,保佑豆花平安無事。

這一天終於來臨了,小鬼子看來是已經把寶藏弄到手了,準備著運往東村老巢,然後運回東洋老家去。

這怎麼可能呢,這本來就是屬於中國的東西,老祖宗留下來的寶貝,每一個中國人都不會答應的。

鬼子也是孤注一擲,調集了大量的兵力,駐張家灣的鬼子傾巢出動,連那些黃狗子們也都來了,跟在他們的東洋主子後麵,助紂為虐。

八路軍的戰術是在半路上截獲鬼子,埋伏圈就設在了大煙梁那裡。

這註定是一場惡戰。

戰鬥異常激烈,雙方你爭我搶,激烈的槍炮聲像炒豆子一樣,響了一天一夜。

經過激烈的鏖戰,這批寶藏最終還是回到八路的手中。

從鬼子手中奪回寶物,精疲力竭的八路軍還沒來得及喘上口氣,一隊國軍不知道從哪裡冒了出來,仗著自己精力充沛,武器精良,強行從疲憊不堪的八路軍手中搶走了寶物。

這叫什麼事呢,這國軍也太不仗義了,剛才人家浴血奮戰的時候,你在哪裡躲著呢?現在東西到手了,你卻厚著臉皮來搶,這簡直就是明火執仗,忒不地道了,和鬼子也沒有甚麼兩樣,好在都是中國人,東西沒落到鬼子手中,就是萬幸了。

國軍搶到東西後,很快就逃之夭夭,消失在這崇山峻嶺之中。

來和八路軍搶東西的是有誌的隊伍,他乘人之危,出師順利,也算是凱旋而歸,騎在大洋馬上洋洋得意。

可有誌卻忽略了中國的一句古話:螳螂捕蟬,黃雀在後。他自以為自己棋高一著,自鳴得意之時,猛聽得幾聲忽哨聲傳來,山頭上突然現出了好些輕重機槍,一隊人馬把有誌的人手圍在了一條溝裡,人人張開機頭,虎視眈眈地盯著這一隊甕中之鱉一樣的國軍。

領頭的人正是野豬寨的老豹子。老豹子站在山頭,沖著有誌抱拳作揖。

有誌沖著老豹子喊道:「豹子兄,你這樣做,也太不仗義了吧?」

老豹子朗聲笑道:「有誌老弟,為兄這也是有樣學樣,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向你學的,對不住了!」

就有幾個山寨囉嘍,在一個小頭目的帶領下,下得山來。

這個小頭目正是在野豬寨養傷的小粱,他傷好之後,也沒有歸隊,留在野豬寨,跟著老豹子殺富濟貧,大塊吃肉,大碗喝酒,成了山寨裡的一員幹將。

有誌見此情景,長嘆一聲,揮了揮手,把東西拱手相讓。

小粱們抬著寶藏,飛奔上山。

這些都是後話。

卻說貨郎哥們丟了寶藏,懊惱自不必說,但也無可奈何。八路軍弟兄們都盡了力了,無奈對方兵強馬壯,又是養精蓄銳,有備而來的,好在現在還是國共合作的時期,也都算是自家人了。

豆花和大棒那天自始至終參與了戰鬥。戰鬥結束的第二天,豆花又來到了大煙梁那裡,她在頭一天戰鬥間隙,發現了一個秘密:一個國軍當官模樣的人,把一個小箱子藏到了一個暗洞裡麵。那應該是私藏下來的贓物。

豆花到了那個暗洞跟前,扒開偽裝,果然發現了一個箱子,她把箱子偷偷運回家中,藏在一個無人知曉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