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六十章(1 / 2)

作品:《悲情婆姨

老穀子聽他的爺爺講過,當年闖王起兵造反,從米脂一路打過黃河,到了這一帶的時候,積累下了一些財富,帶著不便,就埋藏在了後山那一帶的大山裡麵,有人說在雙乳山那裡,有人說就在後山一帶,眾說紛紜,莫衷一是。剛開始的時候,闖王還派人守著,後來闖王兵敗,大順王朝滅亡,這些財寶也就成了無主之寶,深藏大山裡麵,無人知曉下落。

傳說畢竟是傳說,可幾百年裡,來這裡淘寶的人從未絕跡。有多少人乘興而來,又都掃興離去,有的甚至把身家性命都搭上了,後山上留下了一具具無名屍骨,有多少孤魂野鬼在那裡遊盪,也沒聽到過哪個人得到了財寶,發了大財。虛虛實實,真真假假,有無數人在這個傳說中做著發財夢。正應了那句老話,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這個傳說,是真是假,沒人能說得清,大概隻有李闖王知道。反正是沒有一個人探到寶藏。

可是,幾百年過去了,寶藏沒有被挖掘出來,仍然有不少的人趨之若鶩,來這裡淘寶。

聽公公講完李闖王藏寶的傳說,豆花也覺得蹊蹺,無風不起浪,小鬼子這麼認真,甚至有些興師動眾,難道真如傳說所說,真有寶貝藏在山裡,否則為甚麼會引起小鬼子的重視呢?

豆花決定要弄個水落石出,如果真有寶藏藏在那裡,怎麼能讓小鬼子偷走呢,那可是老祖宗留下來的東西,還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就是拚上小命,也不能讓小鬼子得逞。待核實了情況後,她得想辦法讓貨郎哥們知道,隻有他們,才能保住寶藏不被盜走。

天黑下來之後,豆花懷揣手槍,和公公說了聲:「爹,我出去一下。」就隱進了黑暗之中。

豆花隻身到了後山,潛在白天那個位置,就發現了山坡上有鬼影幢幢,閃爍著幾點鬼火。

鬼子又來了!這次來的不隻三個,有六七個人的樣子。

她隱下身來,屏聲靜氣,看個究竟,才發現這幾個人不是小鬼子,是操著國語的中國人,也是鬼鬼祟祟的,在那裡鼓搗,看樣子和小鬼子的目標是一致的,也是在探寶。

豆花緊張地監視著眼前的場麵,緊張的手心裡全是汗,就想去抓住麵前的土塄,左手卻抓到了一隻枯枝樣的手上。甚麼時候,身邊多了一個人出來,她都沒有發現。

豆花打一個激靈,快速地把手槍指向了對方,壓低聲音說:「誰?」

那個黑影忙掙脫豆花的手,嚅嚅地說:「別,別,豆花,是我。」

是公公!

老穀子見豆花一個人出去了,黑天半夜的,有點不太放心,也一路尾隨她,來到了後山,看到了眼前的一幕。

豆花長籲了一口氣,示意公公不要出聲。

這晚月色朦朧,那幾個人影忽隱忽現。豆花和公公隱在暗處,觀察著那幾個人的一舉一動。豆花看到有一包東西放在了離那幾個人較遠的地方,她摸過去,悉數抱了回來,遞到老穀子懷裡。那幾個人在那裡也是鼓搗了半天,回來發現少了東西,四下裡張望了一番,有人就自言自語:「也許是記錯了」,然後就鬼鬼祟祟地溜了。

豆花和老穀子正要撤離,忽見得有一道影子,閃電一般從她倆麵前一閃而過,又把翁媳兩個嚇出一身汗來。這後山真成一塊風水寶地了,一下子湧出這麼些神秘的人來。這裡將要成為一個火藥桶嗎?豆花的心裡有點憂心忡忡,到頭來,受傷害的還不是穀子地的鄉親們嗎?

回家後,打開那包東西,老穀子不認識,豆花認得,她在有誌那兒見過,叫壓縮餅乾。老穀子問:「是吃的嗎?」

得到豆花的肯定答覆後,就拿起一大塊塞進嘴裡,越嚼越多。豆花就說:「不能那樣吃,得一小點一小點吃,吃多了,嘴裡放不下。」

從現場遺留下來的物品上看,這一撥人應該是國軍方麵的人了。

那麼,那一個神秘的黑影,又是哪一方麵的呢?

後山上暗流湧動,看來又有好戲要上演了。

豆花白天見到的那三個,是小鬼子的測量人員。傳說加上史料證實,當年李闖王確實有一批財寶埋藏在一個叫後山的地方,至於是不是穀子地的這個後山,誰也無法確定,所以鬼子派出測量人員,帶上精密的儀器,偷偷進行勘測,確認這裡藏有寶藏,並確定了準確的地點,就等著挖寶了。

而晚上見到的,也是國軍的測量小隊。國軍發現了鬼子這幾天有異動,重點是一個叫後山的地方,也配出人來探尋,找到了蛛絲馬跡。

至於那個神秘的黑衣人,誰也弄不清來自哪裡,屬於哪個派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