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五十八章(1 / 2)

作品:《悲情婆姨

兩人這事不再遮遮掩掩,等於是向鄉親們公開了,有人說這是有情人終成眷屬,有人說這是傷風敗俗。鄉親們議論紛紛,貶褒不一。

豆花大棒不顧別人的蜚短流長,大膽而又熱烈地愛著。公公給她倆提供了這個便利,她倆一刻都不想分開。

初五這一天,張家灣有個大集,豆花有日子沒去過張家灣了,她想去張家灣趕一回集。大棒要和她同去,讓她給拒絕了,同行的還有幾個婆姨,他去了有點多餘。

再說,村裡民兵的事情也不能鬆懈,鬼子近些日子有些煩躁,頻頻出來活動,村裡沒有一個主事人還真的不行。

豆花們幾個婆姨一塊到了張家灣,都不敢分開。一踏上張家灣的土地,豆花居然有種親切感,她急切地探頭觀望,想找到熟悉的人,就有一個乞丐來到她的身邊,那乞丐踅摸到豆花身邊,叫她一聲:「姐。」

天爺,居然還是天靈蓋!

豆花一腳踏進張家灣,就讓天靈蓋看到了,一路尾隨著她。到了三隻豆腐坊那裡,天靈蓋出麵與豆花相認,他要告訴豆花,張家灣這幾天情形有點緊張,要豆花們多留點意,沒事了盡量少在這裡逗留。

大家聽從了天靈蓋的建議,各人買了所需的東西,豆花買了一把羊鏟,匆匆離開張家灣。

其時已近半下午,路過鬼子的飛機場那裡,豆花居高臨下,看到鬼子的飛機就像大鳥一樣,臥在停機坪上,四圍都有鐵絲網圍著,鬼子防守嚴密,附近的山上,都有鬼子在巡邏。

她們幾個婆姨小心翼翼地走著,就有幾個鬼子向她們走來。婆姨們心裡慌張,趕緊四散開來,忙著逃命。

豆花隱身躲進了一叢茅草林裡,蹲在那裡一動不動。鬼子並沒有離開的意思,豆花也隻好一直藏在了那裡。

同行的夥伴們跑出去老遠,確信鬼子不會追上來了,心有餘悸,回過頭來清點人數,卻唯獨不見了豆花,又不敢回去尋找,隻好結伴回去,六六娘說:「豆花本事大著呢,鬼子奈何不了她,但願她平安無事。」

又有人說:「褲子一脫,啥事沒有,豆花?本事大著哩。」

說這話的是老九的妹妹,因為侄兒大棒和豆花的曖昧,她對豆花也是抱有成見的,她有一句話還沒說完呢:禍害人的狐狸精,死了才好呢。

有人就反駁她:「豆花惹你了,害你了,你這樣咒她,你侄兒自己願意,還埋汰別人。」

那個婆姨也不示弱,「哼」一聲,說:「母狗不搖尾,公狗不上前。」

有人就開始和事,「回家,回家,鬼子還在後麵呢。」

嚷來嚷去,幾個婆姨急急忙忙回村了,誰也沒膽量再返回去尋找豆花。

都已經夜深了,鬼子還在那裡巡睃,豆花在那裡一蹲半天,前走不了,後退不得,困在那裡受罪,居然有了一絲困意。

忽然她的對麵,燃起了熊熊大火,伴隨著激烈的槍聲,有人在對麵和鬼子交上火了。

豆花頓時睡意全無,驚恐地看著眼前的一幕,炒豆般的槍聲響徹了飛機場的上空,熊熊的火光照的飛機場上空亮如白晝,在豆花這邊巡邏的鬼子"八嘎""八嘎"吆喝著跑那邊支援去了。

豆花胸腔裡的一口氣徐徐吐出,總算能夠脫身了。她扒開茅草,往飛機場望去,忽然發現在她的周邊多出來好些個人影,正摸索著,試圖接近飛機場的飛機。

豆花看出來,這些人都是八路的裝備,她好像也明白了他們的目的,對麵的人是打掩護的,聲東擊西,醉翁之意不在酒,他們是在打那些飛機的主意呢。這些人利用灌木叢的掩護,或匍匐向前,或跳躍奔騰,向著飛機摸過去。

忽然間,鬼子的火力向這邊集中過來,也許是發覺了這邊的動向,反應過來了,八路玩的是聲東擊西,調虎離山的把戲,山的這麵才是防禦的重點呢。火力都集中到了這邊,子彈"嗖嗖"地,蝗蟲一般飛來,壓製住了這頭的人,使他們寸步難行。

最為煩人的是一個火力點,一挺重機槍噴著火舌,「嗒嗒嗒」叫的歡實,把罪惡的子彈射向了這邊,有一個個前赴後繼的戰士倒在了血泊之中,那挺機槍成了前進道路上最大的阻力。那些八路軍指戰員試了許多辦法,想突破鬼子的防線,因為距離太遠,無法靠近,毫無辦法,急的抓耳撓腮。看守飛機場的隻是鬼子的小股部隊,時間長了,鬼子的援兵一到,奇襲任務將要失敗,還有可能造成嚴重的人員傷亡。

豆花仔細辨認了一下,發現八路的領頭人是黑老蔡。再看過去,心中樂了,她看到了一個嬌小的身影,那還能是誰,不是小啞巴,還能是誰?

豆花摸過去,突然出現在黑老蔡麵前,令黑老蔡欣喜萬分,小啞巴更是高興壞了。但這裡是戰場,容不得兒女情長,黑老蔡有點埋怨豆花,這裡太危險了,不是看熱鬧的地方,就著人,要把她安頓到一個安全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