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五十五章(1 / 2)

作品:《悲情婆姨

到了榆樹峁,夕陽的餘輝映照著三人的背影,站在榆樹峁上,穀子地的一切盡收眼底。豆花有一種久別重逢的激動,她多想大喊一聲:「我回來了!」看了看身邊的兩個老漢,忍了下來。

這時就聽到村裡有人說:「看,三個人。」有人就手搭涼棚,往榆樹峁上瞭,瞭上一會,說:「不是人,是兩個老漢,還有一個婆姨。」

老穀子也聽到了,就「呸」了口,大聲吼道:「狗日的三賴,你才不是人呢。」

那個被老穀子叫做三賴的人就說:「真不是人,是老穀子和老九。咦,還有一個婆姨,是誰呢?」

有那眼尖的,認出了豆花,就驚叫起來:「豆花,豆花,是老穀子的那個豆花。」

豆花聽到這話,心裡就彆扭起來,怎麼就成老穀子的豆花了?她就有點不敢進村子了,腳步有些慢慢騰騰起來,她真的沒有想過,見到了鄉親們之後,她用一種甚麼樣的表情去麵對呢?

豆花磨磨蹭蹭地下到半山,想坐下來平復一下內心的情緒。就見得有一個壯實的漢子突然出現在了她的麵前。

這個人裹著白羊肚子手巾,一身灰黑色的家織布棉衣,褲腳裹紮起來,一雙碰倒山牛鼻子布鞋,腰裡紮了一根白布腰帶,山羊皮皮襖敞開著胸懷。

他黑臉膛上透出了紅暈,也許是走的過急,或是跑步過來的,臉上已有汗珠冒出,「呼塌呼塌」喘著粗氣,就像一台漏氣的風箱。

他來到三人麵前,老九忙把自己肩上的褡褳遞了過去,想讓他替自己掮著。那漢子卻徑自走到了豆花跟前,接過她肩上的包袱。

豆花的心已經是狂跳不止了,她覺得自己此時是最幸福的婆姨,雙眼冒著火苗,恨不得把對麵這個人吞進肚子裡。她激動的嘴巴顫抖,雙腿發軟,已經說不出、走不動路了。

老穀子見狀,自覺地邁開大步,走開了。

老九見狀,想過來阻止這兩個人相見,被那漢子輕輕地一拔拉,身子沒有站穩,趔趄了幾下,坐到地上,準備抱著那漢子的雙腿。

已經走出老遠的老穀子又返身回來,要把老九拉走,老九沒好氣地說:「少他娘的管閑事,我管我的兒子,滾一邊去。」

老穀子「咳咳」了幾聲,還是硬生生地把老九拖走了,一邊拖著老九,一邊說:「年輕人的事,你少管。」

老九一邊掙紮著,一邊還嘴硬,說:「你好,你涼快了。我說不行就不行,隻要我還有一口氣,豆花休想進我家的門。」

老穀子輕蔑地看老九一眼,說:「我看看你能不能阻止得了。」

不用問了,來的那個漢子正是大棒。當時他正在挑水飲驢,聽到有人喊「豆花」,他一看果然是豆花回來了,就扔掉水桶,不顧一切地往這裡跑過來。

豆花雙手撫摸著大棒的臉頰,大棒就要把她往懷裡摟,豆花麵若桃花,說:「有那麼多人看著呢。」

大棒說:「我才不管球那麼多呢。」

就把豆花擁進了懷中。

豆花在大棒的懷裡蠕動著,雙眼迷離,哼哼著,叫聲:「哥哥。」

大棒更抱緊了豆花,叫道:「妹妹,姐姐。」

此時,在遙遠的地方,有高亢嘹亮的信天遊傳來:

大紅黍子拉開行,

死去活來相跟上,

隻要和妹妹打對對,

鍘刀剁頭不後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