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五十一章(1 / 2)

作品:《悲情婆姨

老九就說了來意,等著六六娘表態。

六六娘沒想到這兩人是為這事而來,就紅了眼圈,說:「我一個寡婦日子真的艱難,四油人是好人,善良,也疼人,可是他窮得叮噹二響,吃了上頓沒下頓的,拿甚養活我娘倆了。」

這時四油也背柴回來了,他把繩子盤好,抽打著自己身上的塵土,看看老穀子,看看老九,再看看六六娘,不知道這三個在唱哪一出。

老穀子說了他們的意思,一股子暖流一下子湧上四油的心頭,爹娘死的早,長這麼大了,他都是在別人的白眼和嫌棄中度過的,從未有人考慮過他的婚姻大事,這兩個是第一次關心他的人,就沖老穀叫了一聲「哥」,又叫老九一聲「哥」。他信誓旦旦地向六六娘表態,六娘如果不嫌棄他,她跟了他,今後他一定會好好勞動,勤儉持家的,一定會把一家人的日子過紅火的。

六六娘又犯了愁,說:「馬上就過年了,這年也沒法子過。」

老穀子忙拍了胸脯,說:「這個你放心,有我吃的,就有你們吃的,隻要你倆能一心一意過日子,過年這一攤子,有我包著呢。」

老九也說:「還有我呢,一會兒四油就去我家背糧食去。」

這兩個老摳門,為了四油,今天也是豁出去了。

六六娘還能說甚麼呢?自她老漢死了,這是她頭一次感受到了來自外人的溫暖,平時那些臭男人來了,都是沖著逮她便宜來的,就對四油說:「可得記著他倆的好!」

四油居然又流下了眼淚,信誓旦旦地說:「我四油要是今後過不好日子,先對不起的就是你兩個恩人!」

老穀子說:「那還愣著乾甚,搬鋪蓋去吧,今晚就光明正大地在一起。一會兒背糧食來。」

這兩個都是苦命人,抱團取暖,各有所需,隻要有人牽線搭橋,都是水到渠成的事。

促成了一樁好事,老穀子老九心中高興。從六六娘窯裡出來,兩人相視一笑,這是這麼多年來,兩個人少有的想法一致的一次。

老九發現,攛掇成了四油和六六娘,他和老穀子的關係也融洽了好多,現在看到老穀子,也沒有以前那麼討厭了。人就是這樣,能放下了,眼前出現的就是另一番風景。

可是,老九還是有一件事不能放下,就是豆花會不會回穀子地來。他曾經去問過四油幾次,真見到豆花了嗎?是不是看走眼了?

當得到四油肯定的回答之後,他又去問老穀子:「豆花還會回來嗎?」

老穀子說:「我也沒見著她,怎麼知道她會不會回來?」

老九又問:「你是希望她回來嗎?」

老穀子白了老九一眼,說:「你這不廢話嗎,我家的一口子人,我能不希望她回家嗎?」

老九意味深長地說:「對了,對了,你當然希望她回來的。」

老穀子就說:「老九你狗日的別陰陽怪氣的,她可是我兒媳婦。」

老九反唇相譏,說:「你慌甚裡,我又沒說她不是你兒媳婦。」

兩個老漢你一言我一語說著話,不約而同地朝著同一個方向走。

老穀子就問老九:「你去哪裡?」

老九反問:「你去哪裡?」

問完了,兩人都「哈哈」笑了,兩人目標一致,都要去張家灣趕集,置辦年貨去呢。

這一天的太陽很好,天高氣爽,萬裡無雲。碧藍的天空,明晃晃的太陽照在雪地上,刺得人睜不開眼睛。

空氣中沒有一絲風兒,但積攢下的還是淩冽的寒冷。路上的積雪沒有融化的跡象,踩在腳底下「咯吱咯吱」響。

老穀子說:「這場雪消不掉了。」

老九說:「坐冬雪,消不了了。」

兩人有一搭沒一搭地拉著話,離張家灣越來越近了。老九就說:「到了張家灣,得多長一隻眼睛,別再讓小鬼子抓走了。」

提起在鬼子營的那段日子,兩個老漢身上都不由自主地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老穀子回應道:「那是自然,別大過年的,再遇到了倒黴事。」

他又對老九說:「去了張家灣,多留點意,看能不能遇到了豆花。」

豆花是老九最忌諱的一個名字,不提還好,一提起來他就恨得牙根子癢。他看一眼老穀子,心裡說:老子最不想見到的就是這個妖孽,你還讓我留心,她死了才好呢。

一提豆花,兩人誰也不再說話了,剛才還熱烈的氣氛,一下子冷了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