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五十章(1 / 2)

作品:《悲情婆姨

打掃完戰場,把糧食物歸原主,黑老蔡給大棒獎勵了一支長槍,外加十發子彈。雙方就要分別,就有一個女八路來到大棒身邊,拉住他的袖口,微微笑著。

大棒愣怔了一下,猛然回想起來了:這不是張家灣丐幫幫主,豆花那個妹妹,小啞巴嗎?甚麼時候當八路了?

小啞巴,不,黨新生,笑眯眯地看著大棒,兩人無法交流,就那樣互相看著對方。

忽然,鳳英過來拉住黨新生,說:「你們還要不要人了?」

黨新生不明白鳳英在說甚麼,就把她領到黑老蔡跟前,鳳英估計這人是個頭,就說:「八路還要女人?」

黑老蔡說:「我們這個大家庭裡,有好多女同誌。」

鳳英就說:「我要當八路!」

黑老蔡帶頭鼓起了掌。

鳳英回頭看著大棒,好像在向他示威:你不要我,八路要我,我當八路去。

鳳英手裡還拿著一顆手榴彈,就是剛才她沒拉引信扔出去的那一顆。她專門揀回來的,鳳英把手榴彈塞大棒手裡,說:「還你,剛才還兇巴巴的凶我。」

大棒嘴張了張,想說甚麼。

鳳英揮了揮手,雙方就此告別。

來財突然也跑進了黑老蔡的隊伍裡,回頭對大棒說:「大棒哥,給我爹娘帶個話,我當八路去了。」

大棒說:「你倆都當八路了,乾脆我也去。」

黑老蔡笑著說:「大棒同誌,你是民兵隊長,你得留下來,帶領著鄉親們和鬼子鬥爭。」

返回穀子地,鄉親們還在山裡藏著,沒見到大棒的消息,大家誰也不敢輕舉妄動,萬一鬼子再殺個回馬槍呢?

看到大棒一個人扛著三條槍回來了,臉上還洋溢著開心的表情,大家就有點疑惑,來財人呢?去時兩個人,回來一個,那一個是出意外了嗎?怎麼又多出一條槍來?

大棒講述了剛才的遭遇,大家都有些歡喜,都招呼著鄉親們,招呼著自己的家人,返回村裡。

大棒還記著剛才的承諾,要鄉親們報上自家的損失,他要讓他爹全額賠償給鄉親們。

老九剛才放鬆的心情又緊張起來了,這個龜兒子,胳膊肘往外拐呢,怎麼生了這麼一個吃裡扒外的東西。

也是老九小心眼,他的擔心純屬多餘,善良厚道的鄉親們哪能讓他們賠償呢,紛紛表示自家沒有一點兒損失,不需要賠償。

大棒當然明白鄉親們的心情,再次強調了巡村的重要性,這事也就算過去了。

這本就是生活中的一個小插曲,鄉親們都習慣了這樣的生活,就像平靜的水麵裡扔了一顆小石子,起了一點漣漪,很快就平靜下來了。

一切復歸正常。風還在刮,水還在流,雞還在打鳴,狗還在吠叫。大家沒事的時候,都愛聚在碾子道裡擺龍門,說古今,東家長,西家短,把自己枯燥的生活,流落在這個乏味的冬季裡。

二大爺照舊每天天不亮就起來拾糞;

老九一直念念不忘給大棒娶鳳英白花了好幾塊大洋,一心想著再從哪兒找補回來;

寡婦六六娘還在延續著她的風流,四油腿折了,不能再上她的門了,還有五油六油,甚至七油八油,排上隊,等著她呢。這些個臭男人,沒一個好東西,吃著碗裡的,看著鍋裡的,表麵上人模狗樣,道貌岸然,背地裡卻一個個口是心非,表裡不一,都好偷她這一口腥;

隻是苦了四油,腿好是好多了,卻也落下了不少的虧空,看著老小夥伴們進了六娘的窯,心裡空升起了一股子醋意。

他現在已經不住老穀子家了,不好意思了,非親非故的,老穀子吃喝拉撒的照顧了他這麼些日子,真的讓他感激不盡。別看他嘴上對自己罵罵咧咧的,心裡熱著呢。

老穀子哥哥,好人那!

老穀子仍然起的早,歸的遲,一個人的生活也得繼續。前幾十年節攢下的一點家底,讓狗日的有誌連鍋端了,他還得為今後的生活做點打算。豆花回不回來不好說,萬一她再回來呢?

提起豆花,老穀子的心裡又是五味雜陳,說不清道不明的一種感覺。他喜歡她,想念她,他這一輩子都想擁有她。可是,又覺得這是自己的奢望,豆花是他的兒媳婦不假,也和他有過一段曖昧,但她有著自己的想法和追求,不可能永遠和他在一起。她是一隻長著翅膀的鳥兒,遲早要飛回樹林裡的,不可能被他永遠禁錮在籠子裡的。

老穀子也是聰明人,這一段時間他想了很多,也都想通了,豆花是他的晚輩,是他的親人,能回家來,那是再好不過。他和她會以親人相處,過去的那一段歷史,將會翻篇,成為一段或美好,或痛苦的回憶。

老九家的大棒對豆花的那份摯愛,是從心底裡流露出來的,這個他能看得出來,這兩個才是天造的一雙,地設的一對。如果豆花回來了,他會極力去促成這一對情侶的。

凡事都想通了,擔子都放下了,心裡頭也就輕鬆了。正所謂無事一身輕,老穀子換了一種思路,人脫胎換骨一般清爽。

穀子地的鄉親們延續著自己的忙碌,一回頭,發現日子已經到了臘月初八,一年又到頭了。

小孩小孩你別饞,過了臘八就是年,

臘八粥,喝幾天,瀝瀝拉拉二十三。

二十三,糖花粘;

二十四,掃房日;

二十五,炸豆腐;

二十六,燉羊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