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三十六章(2 / 2)

作品:《悲情婆姨

豆花心下感嘆,老豹子耳目眾多,這些人雖是烏合之眾,但一個個身手敏捷,對老豹子忠心耿耿,可惜佔山為王,當了綠林,落得個不好聽的名聲。

來的那一隊人馬確是國軍,有一個營的兵力,帶隊的正是營長有誌。有誌在豆花走後沒幾天,就榮升營長,春風得意,幾近不知天高地厚,總想做出一番成績來,好在同僚麵前露臉,在長官麵前表功,就主動請纓,在上司麵前誇下海口,要收編了野豬寨的這幫土匪,且誌在必得,領著他的這一營人馬乘興而來。

有誌也是年輕氣盛,並不了解老豹子的實力,沒有周密的計劃,隻憑一腔熱情,就想讓老豹子屈服,未免有點天真了。他的想法是先來文的,老豹子實在不識時務了,就強行攻打。想必一幫烏合之眾,必定也是一盤散沙,加上又和鬼子火拚過一次,肯定元氣大傷,不堪一擊,哪裡還有實力和他這裝備精良的隊伍抗衡呢。

然而,有誌想的太過天真了,他低估了老豹子的實力。老豹子得到消息之後,排兵布陣,嚴陣以待。然後自己親自下得野豬溝裡,迎接貴客的到來。

兩軍頭領一見麵,雙手抱拳,互致問好。有誌打著朗語說:「驚聞豹子兄遭了磨難,損兵折將,不才特奉上峰之命,前來慰問。」說話間,一揮手,命人把兩箱慰問品抬到老豹子麵前打開,一箱是上了封的大洋,裹著紅封,齊齊整整地碼在箱子裡,散發出誘人的氣息。另一個大點的箱子裡裝的是兩挺重機槍,還有子彈若乾。

老豹子朗朗笑著,說:「多謝國軍兄弟的惦記,兄弟我受了一點點損失,但也不至於損兵折將,弟兄們同仇敵愾,士氣正旺著呢,都憋著一股子氣,有氣沒處出,還想著和鬼子大幹一場呢。」然後手朝著山上一指,各個山口都有人把守,明的暗的火力點交叉布開,虎視眈眈地監視著每一個來人。

老豹子話中含威,又故意把自己的實力暴露給有誌,用意不言自明。然後又沖有誌說:「恭敬不如從命,禮物老豹子就笑納了。」

手一揮,幾個弟兄早已抬上兩大箱子東西,飛奔上山。

老豹子就邀請有誌上山小坐,喝口清茶。有誌順水推舟,說:「弟兄們舟車勞頓,也累了,正好到老兄的寶地討口飯吃。」他要讓自己的人馬也一同上山,這叫鳩佔鵲巢。

老豹子哈哈一笑,說:「山上土階茅屋,哪裡能容得下弟兄們的金身呢。不必勞煩兄弟們了,老兄早有準備,粗茶淡飯已經備好。」

有人就開始宰豬殺羊,埋鍋造飯。

有誌見自己的隊伍全在老豹子火力範圍之內,討不到一點便宜,不得強闖,隻好命令部隊原地待命,吃飽喝足,再做打算。

老豹子就邀有誌上山,有誌左右為難,他的隊伍肯定是上不了山的,但自己此番也不想無功而返,萬一老豹子動了心呢?就領了幾個警衛,隨著老豹子上山進了寨子。上山之前,關照營副,切莫輕舉妄動。

上得山來,警衛被領到另一屋招待,有誌和老豹子共處一室,雙方賓主坐定,自然有酒有肉,免不得一番好招好待。

有誌開門見山,說明來意,開出了優厚的條件,恩威並重,想逼老豹子就範。

老豹子也不是吃素的,他也是直來直去,一口回絕了有誌,直爽地說:「老夫雖然落草為寇,但也是深懷民族大義,真看不上和你們為伍,花園口決堤是你們乾的吧?皖南事變也是你們乾下的吧?你們這沒的事還真沒少乾,不是袖手旁觀,就是趁火打劫,甚至手足相殘。道不同不相為謀,實在對不起,兄弟,讓你失望了。」

老豹子一番義正辭嚴,有誌聽得臉上青一塊紅一塊,期期艾艾,答不上話來。

但他並不死心,開出了豐厚的條件,想打動老豹子的心。麵對國軍的功名利祿誘惑,老豹子不為所動,說到最後,他說:「兄弟,你一個營長,官小了點,等級不對稱,讓你們的閻長官來和我說話。」一聲「送客」,把有誌送下山來。

下得山來,有誌臉都綠了,他的那些弟兄們都被繳了械,在一旁乖乖地坐著。原來,營副久等不到營長下山,以為出了意外,就要闖山,老豹子的弟兄們發了虎威,一怒之下,繳了他們的械。

老豹子指著他身邊的一位弟兄,調侃有誌,說:「我這位兄弟脾氣不好,今天沒有殺人,算給了你天大的麵子。弟兄們,送戚——」

有誌文不能成,武不能就,挨了老豹子的悶棍,心裡發著狠,領著他的人馬,丟盔棄甲,灰溜溜地走了。

老豹子白得了一個營的裝備,外加一箱大洋,兩挺重機槍,比吃大戶劃算多了,眾弟兄們歡呼著,嚷嚷著要向大哥領賞。

豆花並不知道這裡發生的一切,她觀察了許久,野豬寨並沒有戰事發生,她放下心來,繼續朝著張家灣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