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二章(1 / 2)

作品:《悲情婆姨

這當然又是豆花的錯。老穀子把失去兒子的痛苦遷怒於豆花身上,要不是這個喪門星,穀茬也許不會有這場劫難,怎麼就說沒就沒了呢?沒的沒頭沒腦,乾乾淨淨,不留半點痕跡。老穀子找半仙算了一卦,豆花是白虎下凡,專門吃男人的。聽得老穀子一驚一乍的,汗毛一根根豎起,後背涼嗖嗖的發冷,為自己當初娶她做兒媳的行為後悔不已。當時百十口子鄉親,也不隻她一個婆姨,小鬼子偏偏看上了她?這不是最好的明證嗎?她不剋夫誰剋夫?做下這丟人現眼的醃臢事,讓他老穀家名聲從此掃地,幾輩子都抬不起頭頭來。

都是豆花的錯!

老穀子思忖再三,決定要將豆花掃地出門,這個掃帚星,留著就是禍害。可憐的豆花,受盡了汙辱不說,還將背負上一身罵名,又麵臨著被掃地出門的恥辱。她再也沒臉再見人了,世界這麼大,容不得她一個孤苦伶仃的人,罷罷罷,豆花舉目無親,淚水漣漣,拿了一根繩子,把自己吊在了碾道裡的那棵老榆樹上。

二大爺早起拾糞路過大碾子,先看到了幾隻烏鴉在大碾子上空盤旋,再看到了老榆樹上吊著的豆花,就可著嗓子喊來了人,大家七手八腳把她解下來,呼天搶地呼喊的,掐人中的,折騰了好一陣子,豆花緩過了一口氣來,總算留下了她的小命。老穀子看著死而復生的豆花,冷漠地說:「救她做甚,讓她去死!」

二大爺聽了老穀子的話,撚著山羊鬍子說:「你這是甚話呢,好歹也是一條命,小貓小狗還惜命呢。雖說豆花也有錯,但不能全怪她,當時那種場麵,鬼子凶神惡煞,有誰能逃離得了。」老穀子憤憤不平,深深地剜了豆花一眼,罵她還有臉活著,為什麼不去死。

豆花早已哭幹了淚水,她啞著嗓子說:"爹,我也想死,可我死不了哇!"

穀茬娘也出來替豆花求情,"他爹,留豆花條活命吧,你讓她上哪兒去呢?就當是喂隻小貓小狗,給她口飯吃吧,攆她出去,她還不是死路一條!"

這個善良的婆姨,胳膊上的刀傷遲遲不見好轉,還替豆花求情,也許都是婆姨,同病相憐的緣故吧,那天總要有婆姨受辱的,也許是她自己,也許是另外的婆姨女子,就偏偏讓豆花給撞上了。

穀茬娘的刀傷久治不愈,郎中請了好幾個,吃的敷的,藥渣子倒掉了幾籮筐,沒有丁點兒好轉的跡象,後來發展到發燒、抽搐、昏迷,郎中說是感染了破傷風,中藥是無能為力了,要治癒她的病,必須的用一種叫盤尼西林的西洋葯。這種葯金貴,隻有日本人那裡才有。這話誰都明白,穀茬娘隻能是坐以待斃了。

穀茬娘病的越來越重,飯吃不下,水喝不進,沒有挺了多久,在一個灰濛濛的黃昏,含著對兒子的思念,對老漢的不舍,對豆花的不放心,遺憾地走了。

家中接二連三出現的變故,壓彎了老穀子壯實的身軀,要不是豆花的精心伺候,他也許也要隨他婆姨而去。

人死不能復生,生活還得繼續,轉眼到了豆子成熟的季節,老穀子拖著病怏怏的身子也要去摘豆子,豆花扶他坐在地堎上有蔭涼的地方,說:"爹,你憩著,活我乾"。

豆花在陽婆底下揮汗如雨,老穀子半閉著眼睛,在蔭涼底下監視著豆花, 不斷地嗬斥她,豆子撒了,幹活慢了,看哪兒哪兒不順眼,哪兒哪兒都不對,厭惡之情,溢於言表。豆花小心翼翼,連喘口氣都不敢,偷偷地看眼公公,低頭繼續幹活,卑微的像隻狗,隨時可以遭受主人的責罵。

八月十五一過,天氣開始轉涼,莊稼漸次成熟,老穀子的身體有所好轉,但所有的活還靠豆花乾,地裡的,家裡的,她像頭毛驢,沒日沒夜地幹活!幹活!幹活!隻有不停地幹活,她的負罪感才會有所消失,內心才會平靜一些,她的痛苦才能有所減輕。她在穀家犯下了彌天大罪,隻有折磨自己,才能消彌她的罪孽。

收秋完了,糧食入了庫,人還不能消停,家裡的牲口還得餵養,豆花每無有做不完的營生,她隻有每天把自己累的半死,晚上才能睡得著覺。

可是,兵荒馬亂的年代,哪裡就能睡上個安穩覺呢?糧食收了得往山裡藏,辛辛苦苦一年整,就這麼點收成,國軍要來征糧,鬼子要來搶糧,惦記著糧食的人多著呢,這點糧食,跟莊戶人家的命根子一樣重要,不藏好了,怕是到年三十也吃不上頓飽飯。

收完秋,藏好糧食,冬天到了。一場大雪把黃土地遮了個嚴嚴實實,大地銀裝素裹的一片,別的婆姨都在貓冬,豆花不能,她得得挑水,得打柴,更要命的是,她得頂著刺骨的寒風,去山上放羊,西北風嗚哇嗚哇地吼著,羊兒在雪地裡尋覓著荒草,豆花也得踏著沒過鞋麵的積雪,亦步亦趨,跟在羊的後麵,照看著羊群,吆喝著羊兒,即便是在這荒山野嶺,她也不敢有半點偷懶,彷彿老穀子的那雙眼睛,時刻虎視眈眈地盯著她的一舉一動。家裡一切的營生,都得經她手過。她是碾道裡的驢,讓老穀子吆喝著,不停地轉動。

一轉眼,冬過去了,年來了,以前盼過年,今年怕過年,今年經歷的可怕的事情太多了。給公公做好早飯,豆花就張羅著貼對子,今年死了婆婆,對子得貼黃的,明年是綠的,到了後年,第三年了,才能貼紅的。

年三十這天,下了一場小雪,俗話說,瑞雪兆豐年,莊戶人看著飄飄灑灑的雪花,多少有點欣喜,期盼老天爺開眼,明年也許風調雨順,是個豐收年呢。豆花不隻是期盼豐收,她期盼的還有她的小丈夫穀茬能突然出現在她的麵前,期盼著她能早日解脫這份痛苦。

豆花撈好年撈飯,供在家神前麵,上了一炷香,許了自己的願,就貼對子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