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四百一十八章:那男人不是好人(1 / 2)

作品:《報告厲少,夫人她攜崽潛逃了

「鬼主,不知道在下是否有榮幸,邀請鬼主共舞一支。」

「哦?」

阮綿綿側臉看著旁邊的帶著個狐狸麵具的男人,應了一句。

這熟悉的聲音,宮玨。

「可以。」

阮綿綿放下紅酒杯,正要搭上宮玨的手臂,就一下被ki

g拉了一把,阮綿綿立馬就撞到了楚然的懷裡。

楚然比阮綿綿稍微高一點,但今天阮綿綿穿的高跟鞋,兩人身高上到是沒差多少,阮綿綿的手放在ki

g的肩膀上,輕嗅著男人身上的味道,淡淡的清新的小味道,還夾雜著一絲醉人的酒香味,一個殺手身上竟然有這樣的味道,簡直就是可笑。

腰間摩擦的手,阮綿綿恨不得直接去剁了,她算是發現了這個男人是個「腰」控。

「閣下沒看出來鬼主不願意嗎?」

宮玨依舊是大家公子模樣,說出來的話也是慢條斯理,滿是貴氣,對於ki

g的做法完全看不上。

「這是我跟鬼主之間的事情,跟你有什麼關係?還有別用你那種眼神看著我夫人,她是我的。」

「嗬嗬原來大名鼎鼎的ki

g竟然是個無賴。」

「多謝誇獎。」

「小玉兒,晚點我來找你。」

阮綿綿給了宮玨一個安撫的眼神。

「好。」

良好的教養和養成的內斂的性格,讓他知道此刻並不是意氣用事的時刻,他喜歡那種掌控全局的感覺,不喜歡他手裡的規則被打破。

ki

g輕笑冷嗤了一聲,絲毫沒把宮玨放在眼裡,拉起阮綿綿就去了舞池,做足了一副痞子放浪的樣子。

宮玨緊握住他手裡的杯子,目光沉了下來,這個ki

g和阮綿綿一樣同樣的不好掌控,同樣的隨性而行。

對於不守規則的人

嗬嗬

宮玨輕抿了一口酒,看著阮綿綿的方向,眼神閃爍,對阮綿綿誌在必得。

這種男人玩玩倒是可以,什麼時候死都不知道。

「夫人」

「你再叫一遍試試?」

「老婆?」

阮綿綿用力在ki

g的腰上用力的捏了一把,ki

g帶上了幾絲委屈和控訴。

「寶寶,你欺負我」

「嗬小樣兒,別說腰還挺細。」

「夫人的也不差,小腰精~」

ki

g湊在阮綿綿的耳邊,輕輕吹了一口氣,阮綿綿隻覺得她全身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簡直了,這男人撩起人來要命。

「剛剛那個男人,喜歡你!」

「所以呢?」

「那個男人不是個好人。」

「那你就是個好人?ki

g,老實交代,今晚來找我,究竟何事?」

阮綿綿抬起食指按壓在男人的心口,像是立起來的一把尖刀,隻要這個男人說一句假話,她就能穿透這個男人的胸膛。

「求夫人救救我,求收留~」

阮綿綿的指尖下移,透過薄薄的布料落在男人的鎖骨處,輪廓迷人。

「嗬」

這男人自己招惹了多大的敵人,不知道?跑到鬼市來尋求她的庇護?

在鬼市那些人確實不敢直接對他怎麼樣,但是出了鬼市,想要這個男人命的人多的是。

「我憑什麼這麼做?」

「隻要鬼主護我周全,讓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救命之恩,當以身相許,保證讓鬼主滿意。

不管鬼主想對我做什麼,我絕不反抗。」

阮綿綿戳ki

g鎖骨的手停頓了一下,突然想到了楚然,想推開k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