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七百四十章禮部尚書湯正氣(1 / 2)

作品:《仙穹彼岸

紅月仙都,一個禮部辦公大殿。

湯小乙,不,他現在更名為湯正氣,他坐在一個公務桌前,看著一份任命文書,微微皺眉。

旁邊一名禮部官員說道:「湯大人,你也別難過。你這次雖然功勞最大,但,你終究是個外人啊。」

「我怎麼是外人了?我可是將那老東西的頭顱帶回來了,就算不能讓我晉陞為禮部尚書,最少也讓我做個禮部侍郎吧?我忙前忙後,到最後,卻被別人摘了桃子?」湯正氣一臉氣憤道。

「他們說,你隻是運氣好,前禮部尚書是被咬成了殭屍,又被別人所殺,你隻是撿了個便宜,所以……」那官員說道。

「就算是運氣又如何?就不是功勞了嗎?當初我就要晉陞禮部右侍郎了,因為去黑棺秘境耽擱了,結果,我在黑棺秘境立了大功,不但不升職,連原本禮部右侍郎的位置也丟了?這也太不公平了。」湯正氣惱恨道。

「這次是帝後娘娘親族空降了禮部尚書的位置,其次,禮部兩位侍郎,也是娘娘的親族,除非他們死,否則,你就不要想了,好好做禮部郎中吧,認命吧。」那禮部官員說道。

「尚書、侍郎們都死了,才輪得到我?那他們什麼時候死啊?」湯正氣氣憤道。

就在此刻,一個惱怒的聲音傳來:「誰要我們死啊?」

卻看到,一群官員踏步走入大殿。為首三人,更是臉色黑得可怕。

「尚書大人,侍郎大人,你們怎麼來了?你們聽錯了,我說三位大人萬壽無疆的。」湯正氣臉色一僵,馬上補救道。

三人狠狠地瞪了一眼湯正氣,繼而道:「禮部郎中,現在準備儀仗隊,跟我們去一個地方,拜見一位極為尊貴之人。」

「去什麼地方?拜見什麼人?要什麼規格?」湯正氣好奇道。

「最高規格,至於什麼人,什麼地方,你別管。」禮部尚書說道。

「好!」湯正氣一臉茫然道。

湯正氣快速籌備,各種儀仗人員都要通知,一時間忙碌起來。

禮部尚書和兩位侍郎,站在大殿中,看著湯正氣忙前忙後,臉上露出一絲冷笑。

「大哥,湯正氣居然在背後咒我們死,可不能放過他。」一個禮部侍郎低聲說道。

「自以為立了一點功勞,就想跟我們爭?真是可笑。就算他立再多的功勞,也隻能跟在我們身後打下手。這次的任務極為重要,需要禮部四品以上官員全部前往,以示隆重,才不得已帶上他們的。等著吧,等我們這次回來,看我怎麼收拾他。」禮部尚書冷笑道。

兩位禮部侍郎都露出冷笑之色。

很快,湯正氣已經籌備好了一切。繼而,跟著一群人飛出了紅月仙都,直奔南海而去。他們飛了數日時間,終於抵達南海一處霧氣籠罩的海島。

「紅月仙朝,禮部尚書,率禮部所有要員,奉仙帝、帝後之命,前來求見前輩。」禮部尚書說道。

一時間,所有禮部官員都在等候中,卻見海島上一片平靜,似沒人搭理他們。

眾人神色一陣疑惑,一起看向禮部尚書和左右侍郎三人。三人對視一眼,都露出一股擔憂之色。

「湯正氣,你帶人下去,叩見島上的前輩。」禮部尚書說道。

湯正氣一臉茫然道:「大人,下麵是誰啊?我要以什麼規格叩見啊?」

「你別管是誰,照做就行。」禮部尚書說道。

「為何你們不去啊?」湯正氣問道。

「要你去,你就去,別廢話。」禮部尚書冷喝道。

「是!」湯正氣一臉鬱悶道。

他敏銳地感覺此行有大危險,島上的什麼前輩,肯定不是什麼善茬,可他被任命了,無法反抗,隻能帶著一群自己的親信屬下飛了下去。

一入霧中海島,湯正氣馬上跪了下來。

「小人湯正氣,奉命前來請見前輩。」湯正氣跪地磕頭道。

他覺得禮多人不怪,不就是跪拜嗎?又不掉塊肉,姿態要低,總不會出錯吧。他的屬下們也跟著跪了起來。

島上依舊沒有動靜,隻是霧氣濃鬱,看不清內部。

湯正氣起身,走了一步,再度拜下:「小人湯正氣,奉命前來請見前輩。」

湯正氣的屬下們臉色一僵,這是一步一拜嗎?湯大人這也太拚了吧,就是麵對任何一個仙朝的仙帝,也不用如此啊。這特麼不是丟紅月仙朝的臉嗎?

當然,他們也無奈,隻能學著湯正氣。

湯正氣可不管那麼多,丟紅月仙朝的臉,關他屁事?他隻是臥底。

他一步一拜地走向海島深處,這讓外界等候的禮部尚書們麵部一陣抽搐,都覺得湯正氣丟臉,耽擱他們時間,禮部尚書更是催促了一番,奈何湯正氣不管,依舊一步一拜,無比虔誠。

終於,湯正氣走了一個時辰後,海島上的大霧忽然翻騰而起,繼而,滾滾白霧慢慢變成了血紅色,看起來極為驚悚恐怖。

「小人湯正氣,奉命前來請見前輩。」湯正氣再度拜了五體投地大禮。

此刻,海島上散發出一股極為恐怖的氣息,引得外界所有人渾身一緊,如被離刃臨頸。

忽然,霧中傳來一個蒼老的聲音:「是樓玉京安排的來人?他怎麼不自己來?」

頓時,海島外的禮部尚書眼睛一亮,馬上道:「前輩,紅月仙朝遇到了劫難,仙帝無法走開,隻能讓我等前來請前輩出山,這是仙帝準備的信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