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二十話一觸即發(1 / 2)

作品:《漢末風起

第一百二十話一觸即發

「籲~」

陳風駕馬立於一片殘垣斷壁之中。一陣狂風襲過,捲起他火紅的披風和漫天飛沙。

也顯露了隱藏在沙塵之下,那曾經的輝煌。

「這裡就是當年霍去病受降匈奴的地方,隻可惜時過境遷,這裡已經殘破如斯了。」

沮授在陳風背後感嘆道,神情略顯落寞。

曾幾何時,大漢王朝的威武,打得當時草原上最強大的匈奴都唯有臣服。

要不是當年漢武帝將匈奴人打殘,趕出漠北。哪有現在鮮卑人什麼事。

陳風縱身下馬,來到一塊石碑前,輕輕拂去其上風沙,隱約還可見古樸雄健,渾厚凝重的漢隸書風。雖已經無法辨認其上文字,但那蒼勁和威武之感卻油然而生。

陳風輕輕的撫摸著碑文,眼中並無惆悵,有的隻是無盡的鬥誌。

「就在這裡紮營吧,拓跋鄰的大軍也不遠了。就在此處,拿他們的鮮血來祭奠我們的先祖。」

……

西路大軍一路急行軍,糧草輜重拖後近百裡。

先鋒軍此時已經距離稽落山不足百裡。

作為左路軍先鋒大將的馬超,韓庸隻給了他一個命令,那就是儘快趕至稽落山安營紮寨,將鮮卑大軍釘在稽落山以北。

這三天兩夜間,馬超率領四千先鋒營,急行五百裡,將後方部隊遠遠的甩在其後。

先鋒軍副將陳鑫氣喘籲籲的道:「將軍,我們長途奔襲,人困馬乏。還是先行休整吧,兄弟們都快頂不住了。」

馬超聞言,舔了舔乾裂的嘴唇道:「還有不足百裡就到稽落山了,讓兄弟們在堅持一下。這裡四麵平原無險可守,如果我們被堵在這裡,鮮卑人隻需切斷我們的往來補給,大軍將不戰自敗。」

陳鑫是逐鹿學院軍分院的高材生,更是在陳風身旁做了兩年的親衛,這些道理都懂。但是他更擔心軍隊戰力消耗殆盡,就算趕到稽落山也守不住。

馬超自然看出了陳鑫的擔心,他目光射出精芒,狠聲道:「鮮卑怎麼也想不到我們的行軍速度竟如此之快。就算我們遇見鮮卑軍,最多也是對方的先頭部隊而已。隻要打贏這一陣,鮮卑必定謹慎行軍,我們的大軍才有時間趕至稽落山。」

陳鑫點了點頭,不再勸阻,畢竟馬超是先鋒軍主將,而且他說的也在理。

馬超呼喝一聲,繼續縱馬而前,陳鑫則大聲的喊道:「跟上馬將軍,日落之前趕至稽落山,我們就可以休整了。」

……

陰山南北延綿四百裡,此段是大漢蒙州與中、西兩部鮮卑的交匯處。

黃忠手持鳳嘴大刀,行於大軍前列。

他的目光冷冽,掃視著山林間的每一處角落。

於禁指了指一處山頭說道:「那裡可以下一處堡壘,居高臨下,俯瞰半座陰山,即可保證後勤供給,也能時刻監視南北動靜。」

田豐在一旁笑道:「文則精通兵陣,更熟知兵法。實乃當世之良將啊。」

黃忠捋著胸前美髯,笑道:「就依文則之言,在此處建一堡壘,遣一百精卒日夜放哨。」

自從兒子黃敘治好咳疾,自己也得償所願成為威震一方的大將之後,黃忠也越顯年輕起來。

於禁欣然接受田豐對他的讚賞,他並非扭捏之人,同時他也覺得自己擔得起這樣的讚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