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一十六話三女援蒙(1 / 2)

作品:《漢末風起

第一百一十六話三女援蒙

中平元年的冬天,比往常都要寒冷很多。

好像連天公都在為今年數十萬民眾的慘死而悲慟,蒙州大地上鵝毛大雪已經連降半月,絲毫沒有要停下的跡象。

田豐負手站在府中,看著天空中的風雪,神情凝重。

一批一批的黃巾俘虜壓入蒙州,整個征北軍的儲備已經捉襟見肘了。

雖然田豐早早就開始籌糧,但那越來越多的人口也讓整個後勤保障不堪重負。

要說糧草暫時還能供給,但那過冬物資就真的極度短缺了。

特別是從南方押送而來的黃巾俘虜,身上單薄的服裝在蒙州簡直和送死無異。

雖然田豐已經發動所有力量籌備,甚至征北軍的商隊不惜高價從各地收購過冬物資。但依舊遠遠不夠。

就在剛剛,信使來報,蒙州昨日一共凍死八百餘人,這三天死亡人數與日俱增,田豐很擔心暴動就在眼前。

就在田豐無計可施之時,門房來報,三位主母聯袂而至。

田豐聞言,急忙迎了出去。

「豐拜見三位夫人。」

甄薑、蔡琰和荀采看著眼前陳風最敬重的軍師,此時也是麵麵相覷,竟一時說不出話來。

隻見田豐身上棉袍破舊,甚至可以用單薄來形容。

這在征北軍中是無法想象的,要知道征北軍可以說是全天下待遇最高的軍隊了。

身為征北軍頭號軍師,田豐每年入手的俸祿絕對不低於一州刺史,怎麼會……

甄薑連忙上前扶起田豐,道:「外頭天寒,我們進屋說話吧。」

田豐將三位夫人請入內堂,命下人送來茶水。

待大家坐定之後,甄薑說道:「我見這大雪未有停歇之意,現在蒙州情況如何?」

田豐聞言,重重的嘆了口氣,額角的白髮都跟著顫了顫。

隻聽他回到:「情況不容樂觀,入冬以來,寒流不斷。蒙州今年是個災年,牧民們本身就需要我們接濟,這黃巾俘虜一下子送來近六十萬人,蒙州已然不堪重負,現在每日都有人凍死。我們的物資儲備已經嚴重不足了……」

甄薑急忙道:「可向甄家借點物資,等度過寒冬,以征北軍的財政收入,明年開春就能抹平欠款。」

田豐搖了搖頭:「甄家早已向蒙州發放了三批物資,第四批被大雪堵在路上了。但是僅憑一家之力,還是不足矣支撐到開春。」

蔡琰也焦急起來,連忙問道:「可還有其他辦法?」

田豐無力的搖了搖頭,現在蒙州每時每刻都有人因寒凍而死,他實在是有心無力。

荀采這時候也感嘆道:「所以軍師將自己的衣物全部捐贈出去了?就連身上這件棉襖,也取出了不少棉絮吧!」

田豐幽幽的道:「這一身棉襖,拆解後可以織成三件薄被,足夠六口禦寒。能救一個是一個吧。」

蔡琰聞言,感動的說道:「軍師為國為民,遷入蒙州的百姓一定會感恩戴德的。」

田豐搖了搖頭:「現在所有人隻求活路,誰會關心在意這些?當活不下去的時候,明搶和暴動就在所難免。」

甄薑聞言,目光閃爍,言道:「還有辦法,如果讓百姓們都知道,征北所屬都麵臨同樣的窘境,從上到下都願意共患難,或許就能阻止暴動。」

田豐心中幽幽的嘆道:「但是阻止不了繼續死人啊。」

甄薑說完,不再理會陷入沉思的田豐,而是起身道:「琰兒即刻回府,將征北將軍府中,包括我個人的禦寒物資全部裝車,我要親自前往蒙州各地賑災。」

田豐被這句話驚醒,連忙道:「夫人萬萬不可,蒙州如今胡漢雜居,且氣候惡劣,您千金之軀,怎可以身涉嫌。」

甄薑沉聲道:「吾意已決,請軍師馬上安排,我今日就要動身。如果軍師不欲安排此事,妾身隻好自己前往。」

田豐一時無言以對,求助的看向另外兩位夫人,希望她倆幫忙勸勸。

結果蔡琰和荀采相視一笑,走到甄薑身旁道:「姐姐欲行,怎能不帶上我們。」

甄薑皺了皺眉頭道:「胡鬧,軍師剛剛所言你們沒聽到嗎?蒙州此時太過危險,你們好好在家裡待著,等待夫君回來。」

蔡琰輕輕的拉過甄薑的手,道:「姐姐想為夫君分憂,我們又何嘗沒有這個想法。蒙州地大,姐姐一行要走到什麼時候才能走完?我們三人同往,分頭行動,儘快安撫住各地遷來的百姓才是正事。」

田豐有點傻眼的看著三位夫人,這…這可如何是好!一旦有個閃失,自己如何向主公交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