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一十四話黃巾末路(1 / 2)

作品:《漢末風起

第一百一十四話黃巾末路

陳風在宛城受降黃巾之後,便一路北上。

途中得知,北中郎將盧植因作戰不力,被囚車徵回洛陽。

並且封董卓為東中郎將,頂替盧植……

對此,陳風隻能喟然長嘆,盧植屢戰屢勝,這作戰不力從何而來?隻因為視察軍務的宦官一句話,朝廷就可以輕易裁撤一軍主帥,這樣的朝堂,誰還願意用命?

……

八月中旬,陳風大軍抵達東郡倉亭,與盤踞於此的黃巾渠帥卜己相持月餘。

倒不是卜己軍有多強大,主要是倉亭地處低窪,八月又連連大雨,導致地麵泥濘不堪,不利於騎兵作戰。

而鎮北軍自南下以來,來回奔襲從未停歇。

陳風也想藉機給士兵們放鬆一下。

可是這一歇,事情馬上找上門來。

董卓上任之後,直接放棄盧植製定的圍攻廣宗之策,帶軍前去下曲陽,與韓庸所率領的鎮北軍圍攻張寶。

結果久戰不下,還被張角偷襲了一陣。幸得三位壯士相救,不然恐怕就死於亂軍之中了。

朝廷隻好下詔,令陳風和皇甫嵩儘快北上會師。

皇甫嵩手上多步兵,接到詔令後,第一時間就來東郡與陳風會師。

曹操率兵先登,攻殺卜己,斬敵七千餘。

隨後聯軍浩浩蕩蕩渡過官渡,進入冀州地界。

……

九月初,陳風終於兵臨廣宗。

此時董卓已被撤職,陳風被任命為統帥,北方各地軍隊和義勇紛紛來投。

短短旬月的功夫,圍住廣宗的朝廷軍就高達六萬人。

皇甫嵩,曹操,公孫瓚,孫堅等等名臣勇將更是齊聚一堂。

陳風的戰略很簡單,韓庸所率的鎮北軍於下曲陽拖住張寶,馬超率領鎮北軍騎士與公孫瓚所率白馬義從,迂迴於廣宗左近,切斷廣宗城與外界的所有聯繫,確保沒有其他勢力與張角會師。

其餘大軍圍住廣宗,於四門外搭築高牆,挖掘壕溝,居高臨下射擊廣宗城頭。

此時戰局的天平已經完全倒向朝廷一方,明眼人都能看出,鎮壓黃巾之亂隻是時間問題了。

……

張角平躺於榻中,深陷的眼窩中看不出一絲神采,雙目微微閉著,氣息緩慢遊離。

張梁握著張角的手,泣不成聲。

「大哥,大哥啊!」

張角費力的抬起手,輕輕的拍打著張梁的肩膀。

隨著黃巾軍一敗再敗,張角的身體也每況愈下。現在已經病入膏肓,藥石難醫。

「降了吧…給……給弟子們留下一點生機。」張角虛弱的道。

張梁愣了愣,他神情飄浮,他深知所有人都能降,唯獨他們三兄弟不能降。

但是大哥之意,便是捨棄自家兄弟的生命,保全黃巾信徒們。

但他張梁,不甘心吶!

他狠聲說道:「大哥當初就不應該提點陳風,那傢夥隻要被狗皇帝殺了,我們也不至於落得如此局麵啊。」

張角聞言,嘆了口氣,他微微搖了搖頭,知道現在說什麼都沒用了,自己這個弟弟已經聽不進去。

張角雖然將死,但是卻心如明鏡。他萬分確信,就算沒有陳風,黃巾起義被鎮壓也是遲早之事。漢朝氣數未盡,隨著戰事推延,黃巾軍隻會愈發被動。

而當初他提點陳風如何應對朝堂,可能是救了陳風一命。

但陳風如今卻救了幾十萬黃巾俘虜的命。

因果循環,就在這裡!

張角當初曾指著路邊小販,對兩位弟弟說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