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一十話首戰大捷(1 / 2)

作品:《漢末風起

第一百一十話首戰大捷

陳風立於隊伍最後,最後一批通過小道。

見五千人整整齊齊通過小道,他也是長舒了口氣。

轉身對著沮授讚揚道:「軍師真是謀略絕倫,這疑兵之計用得是出神入化。」

沮授欣然接受了陳風的讚揚,同時也笑道:「要不是公達(荀攸字)和公濟(韓庸字)應變得當,此計怕也難以成功。」

陳風點了點頭:「待征討黃巾得勝歸來,再論功行賞。」

此時天邊已經泛起了魚肚白,陳風一提韁繩:「時不我待,傳令將士急速進軍,我們要儘快開赴宛城戰場。」

此行,他用疑兵之計成功金蟬脫殼。但是身邊也僅剩下五千輕騎,沮授,張合,汲騫,馬超隨行。

其餘諸將和糧草輜重,陳風都留給了韓庸。由他作為主將,張遼為副將,荀攸為軍師。趙雲、於禁隨軍聽令,留下來製衡張燕。

……

當天空放亮,張燕才得知陳風早已率軍離去,雖隻有五千人輕裝簡行,但張燕依舊覺得臉上火辣辣的。

昨晚還信誓旦旦,現在就被無情打臉。

現在他恨不得將陳風抓回來,梟首泄憤。

但是如今也隻能想想而已,別說他雖有九萬大軍,但是騎軍卻未成建製。再者就算追上了又能如何?去送人頭麼!

此時的黑山軍就有點尷尬了,陳風既然過去了,他們攔在這裡又有何用?

進進不得,退更退不得。

在這裡耗下去,遷延日久,恐生變故。

首領們也士氣低落,是戰是撤議論紛紛。

張燕一擺手,沉聲道:「那陳風雖然過去了,但是大軍還在這邊,隻要我們吃掉這部分鎮北軍,也算完成了天公將軍的委託。」

「那陳風雖然隻帶走了五千人,但一定是鎮北軍中的精銳人馬,剩下的一萬五千人中,並無什麼大將。我們完全可以滅掉他們。」

首領們提起精神,紛紛請戰。

張燕大手一揮,決意親率大軍前往。

隻是讓他沒想到的是,鎮北軍直接後退了十裡地,也依山紮寨。

選了個易守難攻的穀口作為陣地。

張燕惱羞成怒,下令強攻。

結果損兵折將卻無甚斬獲,隻得鳴金收兵。讓人日日擂戰。

……

話說陳風率領五千騎一路南下,由馬超為先鋒,一路勢如破竹,所過之處一連擊潰幾股黃巾勢力。

陳風之所以敢不帶輜重前行,就是因為如今天下,還是大漢的天下。

大軍所過之處,直接跟官府借糧就是。

大軍一路前行,並未遇到什麼阻礙。

僅半月之期,便開到了宛城地界。

「主公,探馬來報,宛城已經陷落。張曼成帶兵入駐宛城,約莫十萬之眾,附近還有不少股黃巾勢力朝著這邊靠攏。」

馬超駕馬回返,沉聲稟告道。

陳風也是眉頭直皺,問道:「附近朝廷軍隊有多少?」

馬超回復道:「南陽新任太守秦頡已經聚攏七千餘荊州兵,朝著南陽進發。太穀關,伊闕關,軒轅關亦有一萬北營將士駐守。東邊則是皇甫嵩和朱儁兩位中郎將的戰場,那邊局勢混沌,恐難有援軍。」

沮授馬上分析道:「太穀關,伊闕關,軒轅關的北營將士是拱衛京師的屏障,不可能抽調過來,東麵亦無援軍,也就隻有秦頡的七千人馬能夠一用。」

陳風聽後,淡淡的道:「黃巾雖眾,然而大多都是未經戰陣的烏合之眾,甲胄更是不齊。隻要擒殺賊首,黃巾必能不戰自亂。」

他是知道歷史上張曼成就是被秦頡所破,自然胸有成竹。

沮授聞言大點其頭,言道:「那張曼成自負武勇,常常披甲上陣,如果我們能夠將其擒殺,那此處黃巾不日可破。」

陳風立即道:「向宛城張曼成下戰書,同時傳令秦頡急速進軍宛城,前來匯合。」

……

張曼成自從攻下宛城之後,誌得意滿,正欲在此處與南方各陣渠帥會師,再發兵北上,他要第一個攻入洛陽,成為新王朝的第一功臣。

結果還沒等到各方渠帥會師,卻等到了鎮北軍的戰書。

對於鎮北軍在北方的赫赫戰功,他還是有所耳聞的。

不過那都是兩年前的事了,如今這鎮北軍五千人就敢來觸自己的虎威,是嫌他的刀不夠鋒利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