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零五話煮酒論傑(1 / 2)

作品:《漢末風起

第一百零五話煮酒論傑

臨近鎮北將軍府的巷子中,汲騫一臉八卦的推測道:

「主公,你說剛剛那個公公裝扮的妮子……嗬嗬,子榕那小子……」

陳風則是笑罵道:「為老不尊,子榕這個年紀至今還未婚娶,如果合適,倒是可以推波助瀾一番。」

兩人正說笑間,卻見前方拐角處,一個華服男子正來回踱步。要知道這處拐角往前就是鎮北將軍府了。

陳風走近一看,這不是曹孟德是誰!

急忙哈哈大笑的上前打招呼:

「孟德來此,怎的不進府一敘?」

曹操看到陳風從外歸來,略顯尷尬的搓了搓手!

他剛剛還在猶豫要不要進去,畢竟袁氏和何進陣營可是與陳風涇渭分明的。

這進去倒是不打緊,就怕有心人從中做文章,那他曹操就不好自處了。

但是他在趙雲那邊收到了陳風的邀請,本身自己也想跟陳風結交一下……

就這麼兩廂糾結著,晃晃蕩盪就走到了這裡。

這會正打算轉身離開,不曾想卻遇到了出門歸來的陳風。

見避無可避,曹操也急忙上前見禮:「見過副帥」

陳風則是一把握住曹操的手:「什麼副帥,有名無實耳!孟德稱呼我子捷即可。」

隨後拉起曹操不由分說的帶入府邸:

「來人,在後園備好酒菜,今日我要與孟德煮酒暢談,哈哈哈。」

……

酒菜很快上齊,陳風和曹操相對而坐,舉杯相邀,一飲而盡。

放下酒杯後,二人相視哈哈大笑起來。

隨後二人從時事聊到地理,從軍事聊到政治。可謂是相談甚歡,侍者都不知換了幾次溫酒用的碳火爐子。

酒至半酣,不知不覺間,天色也慢慢暗淡下來。一陣寒風吹過,曹操不自覺的縮了縮脖子,緊了緊領口。

「這天氣愈發冷了,這種時候就應該溫上一壺烈酒,邀三五好友作伴,那真是愜意啊!」

聽陳風如此說,曹操略帶驚訝的打趣道:

「子捷年少有為,按理不應該說出這等老氣橫秋的話呀。」

陳風搖了搖頭笑而不語,又有誰知道他這具弱冠之年的軀體下,隱藏著一個來自後世三十來歲的靈魂。

想到後世,陳風突然想起曹操與劉備煮酒論英雄的橋段,於是乎心血來潮,脫口問道:

「孟德覺得這天下,誰可稱之為人傑!」

曹操一愣,不知道陳風為何有此一問,便說道:「操肉眼凡胎,哪識得什麼人傑。」

陳風擺了擺手:「孟德不必過謙,你遊歷四方見多識廣,必知當世人傑,請試言之。」

曹操將身子稍微正了正,言道:「操僥倖出仕於朝廷,更是許久未曾離京,實有未知。」

陳風笑道:「即使未見其人,必也知其名諱!」

曹操稍一思索,言道:「袁家兄弟,四世三公,門生遍布天下,可為人傑?」

陳風搖了搖頭:「先輩餘蔭罷了,吾早晚必除之。」

曹操見陳風毫無保留的說出內心想法,也來了興緻,隻聽他繼續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