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零四話今夜未央(1 / 2)

作品:《漢末風起

第一百零四話今夜未央

話說王允的管事王杜一路從丁原府上狂奔而回,第一時間就去找王允彙報情況。

王允聽到王杜的彙報之後,也是百思不得其解……這是一個正常男人幹得出來的事情麼?

可別在這裡扯年齡,他要是把貂蟬獻給袁隗,保準那老傢夥也會像餓虎撲食一樣撲上來。

但事情已經是這樣,王允還能說什麼……隻能說是這對叔侄感情太深了?

王允揉了揉眉心,這算不算是偷雞不成蝕把米……

「走,跟我去明月閣看看。」

既然已經是這樣了,王允也隻好再看看能不能找到什麼對策。

……

明月閣中,隨著貂蟬最後一次撥動琴弦,一曲終了。

陳風閉目凝聽著,隻感覺餘音繞梁,身心依舊沉浸其中。

貂蟬彈奏的是一曲叫作清風頌的琴曲,也是陳風的最愛。

在雁門之時,蔡琰經常彈奏,所以陳風對於每個音節都記憶猶新。

隨著曲畢,陳風也緩緩睜開眼睛,眼裡儘是相思之情。

甄薑,蔡琰,荀采三位夫人的一顰一笑,都在腦海中來回閃現。

離家日久,他對於家中三位嬌妻也愈發思念。

也不知他們在雁門如何了!采兒是否還是那麼畏懼塞北的寒冷……

貂蟬靜靜的看著陷入沉思的陳風,不自覺的也悄然迷失在陳風的憂鬱之中。

隻見陳風緩緩起身走到窗檯,今夜月明星稀,看著空中獨自懸掛的皎月。他心有所感的吟唱起來:

「曉風殘夜,夢縈無眠;心欲靜,念叢生,不覺依窗前。」

貂蟬屏息聆聽,隻覺情緒也受到陳風的感染。

「月色斑駁,雲影朦朧;鬢微涼,情難抑,萬緒皆悲鬱。」

此時,王允也站在閣樓外,負手再後,認真傾聽。

「身無寸箋寄憂思,眸蘊雙弦鎖愁哀。」

「霧漸濃,露凝霜,似有漣漪,獨話淒然。」

……

今夜的月格外迷離,月光照落在閣樓的每一寸角落。

此時樓裡樓外皆無動靜,所有人都沉浸在詩韻的淒涼當中。

年少已名揚千裡,官職更是達到了當朝鎮北。論意氣風發,如今大漢誰能與其相比!

可就是這樣,其心中亦是悲苦如斯!

這首詞不難理解,無非是在敘述其思念家人的情感。

說來也是,陳風雖然看似位高權重,此時卻身陷洛陽,周圍強敵環視,一個不好就可能身敗名裂,身死道消。

有著赫赫戰功,卻要忍受家人分別之苦;有著一身榮耀,行事卻要小心翼翼如履薄冰。

任誰都有情難自己的時候。

王允仰頭望月,最後化為一聲輕嘆,此子有情有義,必定不是大奸大邪之輩。

也許自己一開始的決定,本身就是錯的!

王允緩緩退出明月閣,對著身旁跟隨的管事王杜說道:

「通知太原王家,將族中最出色的子弟送往並州逐鹿學院求學。」

王杜聞言一愣,剛剛還在策劃針對陳風,怎麼突然就……

王允並未理會王杜的迷茫,而是自顧自的說道:「年輕一輩的小子,聽聞王淩尚可,就讓那小子去吧!」

「告訴他,如果不能考入逐鹿學院,那就讓他永遠留在雁門,不用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