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八十一話單於之死(1 / 2)

作品:《漢末風起

第八十一話單於之死

距離烏丸王庭不遠,有一處山穀,出入隻有一道,穀中水草豐茂,是草原上難得的養馬之地。

此地名為牙穀,烏丸兩萬精銳大軍便屯紮於此。

踏頓入穀後,第一時間就召見了穀中將領烏延。

這個烏延生得五大三粗,但別看其相貌豪勇,實則是個不可多得的智者。

憑藉著一身才智和武勇,在烏丸軍中也占著一席之地,深受單於丘力居的信賴。

踏頓見到烏延之後,馬上表明了調動大軍回援王庭的事情。

但烏延隻是皺眉沉思,並未馬上調兵。

這讓一旁的踏頓極為不滿,問道:「烏延大人這是何意?」

烏延眼角眯了眯,鄭重的看向踏頓,反問道:「踏頓大人以為,烏丸現狀如何?」

踏頓顯然沒有料到烏延會有此一問,他愣了愣後並未作答。

烏延不以為意,笑道:「如果您成為烏丸的單於,可會出現現在這種局麵?」

踏頓聞言大驚失色,但是很快就反應過來。他深深的看著烏延靜待下文。

烏延則是負手而立,大義凜然的說道:「如今烏丸早已沒了往日之雄姿,北方受製於鮮卑,南麵不敢侵入漢地。甚至被人打上王庭,如此烏丸,怎對得起先祖之榮光?」

他頓了頓,繼續道:「丘力居老了,烏丸需要一個賢明的單於。丘力居的兒子樓班尚幼,性格懦弱不堪大用。烏丸單於之位,非您不能擔任……」

踏頓聽得心潮澎湃,烏延手握兩萬烏丸最精銳的鐵騎,有他支持,那單於之位真是十拿九穩了。

但是要拿單於之位,可不是軍隊支持那麼簡單的,丘力居在位數十年不是說說而已。

於是踏頓收斂心神,沉聲說道:「烏延大人抬愛,但王庭受難,我等不去救援恐遭非議……」

「誰說我們不去救援了!」烏延笑道。

「鎮北軍來此不可能不防備我等,牙穀隻有一處出口,我們隻需靜等鎮北軍堵截即可,隨後小打幾場,沖不出去我們又能如何?」

「而老單於要麼戰死王庭要麼被俘往雁門,這個時候您隻需攜大義,力挽狂瀾即可……」

兩人說著,突然下屬來報,穀口出現大量漢人騎兵,已經將穀口牢牢堵住。

聽聞來報,踏頓和烏延相視一笑,隨後烏延對著踏頓躬身行禮:「拜見單於!」

踏頓也不避讓,哈哈大笑起來,此時他目光如炬,眺望著王庭方向……

……

與此同時,王庭的戰場展開得非常之快。

鎮北軍以陳風,典韋,趙雲,張遼,馬雲祿等將為箭頭,狠狠的撲殺向烏丸王庭衛軍。

兩軍還未交鋒,鎮北軍的騎士們就已經投出了兩輪飛槍,精鐵打造的短槍在空中劃過一道鋒銳的痕跡後,紮入烏丸騎軍中。

頓時,烏丸騎軍人仰馬翻,隨之射出的箭矢也零零散散,並未對鎮北軍造成過多威脅。

兩軍還未接鋒,高下已判。

丘力居臉色煞白的看著前方戰況,他料到可能不是鎮北軍的對手,但是沒有料到崩潰竟來得那麼快。

鎮北軍自出道以來,基本上都是在以少擊多,很少遇到人數勢均力敵的戰鬥。

兩輪短槍投擲之後,鎮北軍在陳風的率領下撞入了烏丸人群,衝殺在前的諸將刀槍齊出,很快就擊破了烏丸的陣型。

陳風胯下玉影神駒速度不減,虎頭大刀更是借著馬勢,每每揮出,必有人橫飛而起。

蘇仆延看著衝殺在最前,如入無人之境的陳風。大怒的喝道:

「賊將休得猖狂,吃俺一斧!」

隨後戰馬飛馳,轉瞬殺至,大斧順勢朝著陳風劈下。

陳風雙目凜冽,刀身一側。

「鏗鏘」

虎頭大刀的刀側拍在大斧的斧柄之處,直接將大斧格開,隨後兩馬交錯之時,大刀以極為不可思議的速度和角度,從後一刀砍飛蘇仆延的頭顱。

周圍烏丸軍嚇得四散而開,不敢正視陳風。

以勇武著稱草原的蘇仆延,在陳風手上竟非一合之將,自己難道上去送死嗎?

陳風甩了甩猶自抖動的虎頭大刀,他現在已經能夠很好的駕馭身上的巨力,再加上黃忠親傳的刀法和他這些年沙場征戰的經驗,這一身武力他還是極為自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