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八十話烏丸王庭(2 / 2)

作品:《漢末風起

被陳風這麼一通折騰,烏日納再不敢起任何心思,對於陳風的問話那是有問必答,沒有問到的也是自覺的補充完整,讓陳風滿意至極。

烏丸的王庭常備的士卒並不多,僅有五千騎,但是在王庭北麵的牙穀中卻有著兩萬騎。而牙穀水草豐茂,最適合囤積部隊物輜重。隻是牙穀四周僅有一處入口,地勢也很險峻。

按照兵法來說,那裡確實不適合屯兵,一旦被堵住出口,便難以突圍。

隻是這裡是烏丸腹地,烏丸人做夢也沒想到有朝一日,會遭遇這樣的情況。

陳風沉吟片刻,起身說道:「將烏日納交給前軍帶路,傳令馬超引前軍往牙穀,不惜一切代價,堵住穀口。其餘眾將休整後,準備急行軍。明早,我要在烏丸王庭用餐。」

眾將齊聲應諾。

典韋問道:「那這個部落怎麼處置?」

陳風無所謂的揮了揮手:「將人都綁起來,明天放他們自由。我們是來借糧的,可不是來屠戮的。」

典韋聞言撇了撇嘴,心裡道這一路,你屠戮的還少麼…

……

翌日,烏丸王庭北側。

鎮北軍陣列整齊,嚴陣以待。陳風位於最前列,左側是典韋,張遼;右側是趙雲和馬雲祿。

陣列中竟沒有發出一絲聲響,彷彿你麵對的不是有血有肉的人,而是一支鋼鐵洪流,其中的壓迫感也隻有親臨之人才可以感受到。

狂風拂過,上書陳,漢,鎮北的大纛獵獵作響。

陳風獨自策馬而出,大聲喝到:「丘力居,我既已至此,你該明白反抗的後果,不要指望屯於牙穀的軍隊,我已調軍攔截。」

王庭四周都是原野,並沒有設立任何防護措施,烏丸人顯然沒有料到有朝一日,自己的王帳會暴露在鐵騎之下。

丘力居臉上一陣青一陣白:「我與閣下往日無怨,近日無仇。更兼我乃漢朝陛下親封單於,閣下無端刀兵相向,意欲何為?」

陳風冷笑道:「汝背信棄義,臨陣撤兵,致我鎮北軍於險境,害我兒郎多有傷亡。怎麼叫無仇?今日來此無他,請單於入我雁門一敘耳。」

隨後,陳風繼續道:「這王帳之中,烏丸貴族眾多,交戰的後果你是知道的。隻要單於放下刀兵,隨我入雁門,我必不會加以為難。」

丘力居當然知道自己身邊這幾千戰力根本抵禦不住鎮北軍的虎狼之師,早在日前,他就調了踏頓入牙穀調軍,現在卻遲遲未至……

他看了看身邊還未成年的愛子樓班,長嘆一聲!罷了,便是隨鎮北軍入雁門又如何,那陳風必然不會擅殺他,無非就是洽談一下賠償的問題。

丘力居無奈間,正要回答。

卻見一支利箭從烏丸軍隊中射出,直指陳風。

陳風所在的地方本就在一箭之地,故而陳風也是一直全神貫注的戒備著。

看到來箭,隻是輕輕的側頭便躲開了,但是這一箭的影響可不是這麼簡單的。

陳風眉頭微皺,大手一揮,擂鼓進軍。

丘力居見此愣在原地,他回身尋找箭矢射出的方向,隻見鮮卑使者慕容熬的弓弦還在猶自顫抖。

丘力居氣急,指著慕容熬:「你…你…你……」竟是氣得說不出話來。

慕容熬看著身邊劍拔弩張的烏丸王庭士兵,急忙說道:「那鎮北軍欺人太甚,在下實在不忍單於受辱故而射之。」

「再者我們有五千人,鎮北軍也就五千餘,並非沒有一戰之力,隻要拖到踏頓大人引牙穀大軍來援,鎮北軍必定潰敗……」

慕容熬不傻,他這箭更是不得已而為之,因為他知道丘力居如果真的放棄抵抗,對他來說意味著什麼!鮮卑已經和鎮北軍血戰多場,知道這裡有個鮮卑使者,陳風會輕易饒恕麼…

丘力居見此,知道多說無益。他本也是殺伐果決之輩,立即大手一揮,五千王庭衛士急速結陣,草原上的騎兵隻有衝鋒起來才具備優勢。

丘力居自然不可能放任鎮北軍不斷加速。他轉身對著他的得力大將蘇仆延說道:「有勞將軍率軍截住敵軍,隻需拖到踏頓率軍歸來即可。」

蘇仆延應諾,急忙呼嘯著策馬上前,烏丸大軍也隨之動了起來。

大戰一觸即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