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七十九話借道烏丸(2 / 2)

作品:《漢末風起

陳風點了點頭,無所謂的聳了聳肩:「先盡人事,至於天命如何,我們在行應對吧。」

其實他自己沒說出口的是,朝堂之上,他有盧植等一眾老臣為輔,更有暗地裡十常侍的幫襯,這件事不一定就是大事。

但是袁家的權勢確實是不容小覷,所以一切結果,還得看事態發展。

但對於陳風來說,無論如何自己是不會有性命之憂的。這一戰打勝之後,他的名望在大漢絕對是一時無倆的。大漢還需要靠他震懾北疆諸胡呢。

在陳風看來,朝堂之上的盟友們幫助自己周旋一番,頂天了此次功勛作廢罷了。

但他還是低估了袁家的實力……此是後話,暫且不表。

……

話說鎮北軍分兵之後,張合率領千餘鎮北軍,帶著傷員和輜重朝著冀州而去,沿途不少幽州民眾祈求同去並州,畢竟有這麼一支強大的軍隊守護,比待在幽州每年被胡人劫掠強得多。

沮授自是照單全收,並州和現在鎮北軍旗下的蒙州,可以說都是地廣人稀的所在!都很缺人吶……

而另外一邊,陳風以馬超為先鋒,自領大軍直入草原,直奔烏丸地界而去。

六千騎士隻帶了兩日口糧,所以軍隊的行軍速度極快,一路賓士。

此番陳風對前軍隻有一個要求,遇到烏丸小部落照單全吃不許走漏一人,遇到烏丸大部落,給中軍留下標記後繞行。

他要神不知鬼不覺的出現在烏丸王庭,在烏丸還沒反應過來之時,給他致命一擊。

……

而此時的烏丸單於丘力居早已返回了王庭,他隻知道鮮卑大敗的消息,並不知道鎮北軍已經深入烏丸腹地。

這時的烏丸領土千裡,是草原最大的民族之一,領土北接中、東兩部鮮卑,南連漢朝幽州,西並漢朝蒙州(原匈奴地界)

也正因為和蒙州相連,此時的丘力居有點坐立不安。

坐在下首位的從子蹋頓勸解道:「單於,我們雖然臨陣撤兵,但是劉虞一直以來採取的都是懷柔政策,相比不會前來責難,您且寬心便是。」

丘力居搖了搖頭:「我擔心的不是幽州,而是鎮北軍吶……」

一旁的鮮卑使者慕容熬急忙說道:「單於不必擔憂,那鎮北軍雖強,但我鮮卑和烏丸聯軍在草原上也不懼他,隻要鎮北軍敢來,我鮮卑必然出兵相助。」

丘力居聞言,拿起麵前酒碗,隔空對著慕容熬一邀:「希望使者能遵守承諾,與我烏丸守望相助。」

……

而另外一邊,和連與慕容風雖然逃出幽州,但是身邊鮮卑士卒已經所剩無幾,雖然鎮北軍沒有餘力追擊,但是鮮卑依然損失慘重。很多首領都不告而別,奔回自己的部落,接下來鮮卑要麵臨什麼,已經不言而喻了。

慕容風此時這個人就像老了十歲一般,他至今沒有想通,他們為什麼會敗,又因何而敗。

那是十萬大軍啊,就算他錯誤判斷了伏擊地點,就算他們踩著伏擊和鎮北軍大戰。但他們畢竟有十萬人,數倍於漢軍啊。

此時看著身邊寥寥無幾的鮮卑首領,他才知道他敗在了哪裡。

他嘴角泛起一陣慘笑,是啊!軍魂這個東西,他從來沒有過!大家都是各自為戰罷了,或許檀石槐在的時候……

但是現在……慕容風仰望蒼穹,現在和連所屬可謂損失慘重,他慕容部,東部素利部、彌加部、闕機部無不損失慘重,各部甚至連首領都戰死了。

這仗打完,別說西部鮮卑重回王庭統治了,就連東部鮮卑恐怕也不在聽調……

鮮卑隻怕要成為一盤散沙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