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七十九話借道烏丸(1 / 2)

作品:《漢末風起

第七十九話借道烏丸

「此役,是我的決策失誤……」

陳風坐於帳中,沮授和諸將也在內議事。

「這一戰雖然損失慘重,但是我們畢竟勝了!主公無需自責,我們即可返回雁門休養生息便是。」

張遼看著陳風痛心疾首的表情,急忙出列說道。

沮授這時也說道:「此役,對我鎮北軍來說,雖然無甚收穫,但是我們打出了漢朝邊軍的氣勢,對於未來招攬天下賢才,還是有著至關重要的影響的。雖然損失慘重,但好在逐鹿學院的第一批學子即將畢業,我鎮北軍隻會更加強盛。」

陳風聞言,也調整了一下心態,這一戰他錯誤預估了幽州軍的聯動性,誰能想到一個魏攸,竟險些致鎮北軍於死地。

好在臨戰時眾將用命,沮授更是智高一籌,成功將鮮卑大軍引入提前設伏的地點,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彙報一下損失吧!」陳風沉聲說道。

沮授起身,拿出早已統計好的戰報,宣讀起來:

「此役,我軍參戰兵力兩萬,陣亡八千七百人,重傷者四千餘,餘者更是人人帶傷。百夫長以上軍官陣亡七十八人……」

聽著這麼嚴重的傷亡比例,帳中諸將無不黯然。陳風知道,雖然軍中已經配備了首批逐鹿學院挑選出來的醫者,但時間還是太短了些,人員配比嚴重不夠。這也導致戰後很多士卒得不到救治身亡。

隨後沮授繼續說道:「大營焚毀,大軍物資損失慘重,雖然戰後及時收攏羊群,但是軍中之糧也僅夠大軍八日用度。」

隨後沮授舉起三根手指說道:「眼下首要之事有三,其一,大軍的糧草輜重不足矣維持到我們回返並州。其次,軍中傷者頗多,經不起長途跋涉。」

說完兩點後,沮授看向陳風,麵色凝重的說道:「其三,主公殺魏攸之事,必然引起朝堂不滿,得早做對策了!」

陳風點了點頭,有個軍師在側就是好,很多事情都給你歸納得整整齊齊,你隻需要決策就行。

陳風起身說道:

「軍師所言的第一二件事情,我們已經和幽州軍決裂,不可能從他們手中要的糧草,所以必須自己解決。我意,將兵分兩路,由軍師和張合率領傷兵和後勤,帶上所有糧草和烈士骨灰。走冀州回雁門,我已置信中山甄家,途中必然會有甄家接濟,無需擔心錢糧。」

隨後陳風目光淩厲的說道:「其餘諸將點齊六千可戰之士,隨我快馬入草原,經由烏丸回雁門。」

眾將一愣,隨後摩拳擦掌起來,大戰前夕,這烏丸背信棄義,居然臨陣撤兵!

陳風為何要帶領剩餘主力借道烏丸回返,還將軍糧盡數留給傷兵,其目的已經很明顯了。

張合眉頭微皺的出列道:「主公,您剛斬殺了魏攸那廝,朝堂上的政敵必然不會放過這個彈劾您的機會。此番在無奉詔,主動劫掠烏丸的話。恐怕……」

沮授聞言,和陳風相視一笑。

他們雖然沒有提前溝通過這個決策,但是從陳風剛剛宣布借道烏丸之時,沮授便猜想到了陳風想要幹嘛。

沮授對著張合道:「誰說我們要掠奪烏丸了?借糧不成反被襲擊可否?借道途中被伏擊導致自衛反擊可否?」

對於鎮北軍來說,隻要火候拿捏到位,就不存在什麼問題。

張合也是心思玲瓏之人,一點就透。但少年馬超就咬牙切齒了:「這烏丸背信在先,還敢襲擾我們不成?」

帳中眾人聞言,都哈哈大笑起來,隻有馬超摸不著頭腦的愣在那裡……我說錯什麼了嗎?大家在笑什麼?

……

等到笑聲稍停,陳風繼續說道:「至於軍師所言的第三件事,就有勞軍師待我上詔一封,言明此間之事。」

沮授點了點頭,但還是愁眉不展的道:「無論如何,主公已經殺人,隻怕我們言明此事也難逃攻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