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七十五話戰局迷離(1 / 2)

作品:《漢末風起

第七十五話戰局迷離

戰場上鮮血四溢,喊殺聲,慘叫聲,兵器碰撞,戰馬嘶鳴交織成一曲宏偉的戰歌。

陳風避開斜刺而來的長槍,座下玉影神駒人立而起,陳風刀攜馬勢,居高臨下將麵前的鮮卑人攔腰劈斷。

鮮血潑灑滿地,更是在陳風盔甲上早已風乾的血漬上再添一道。

陳風抹了抹臉上的鮮血,終於聽到了南麵鮮卑獨有的號角聲。

來了,鮮卑的主力中軍來了!

但是幽州軍呢…交戰已有兩個時辰,卻絲毫不見幽州軍的蹤跡。

陳風麵色深沉,鮮卑肆虐幽州的一幕幕,那孩童殘缺的骸骨,路上隨處可見的漢人百姓的屍首……陳風目光冷冽,大喊一聲:

「殺」

舉刀更加瘋狂的收割著周邊鮮卑人的生命,周圍漢軍見主帥如此英勇,士氣更是大振。

在窪地以西的沮授看著浩浩蕩蕩而來的鮮卑中軍,眉頭緊鎖。

他望了望右北平的方向,在心中長嘆一聲。

一切謀劃再好,但也需要友軍願意配合啊。

現在已經無暇顧及其他,他將注意力集中在前方不斷靠近的鮮卑大軍上。

馬超和張合已經率軍歸隊。

除開已經投入戰場的陳風和張遼等人率領的萬人,自己這邊還有一萬騎兵。

「列陣,向前緩慢推進。」沮授舉起令箭,開始下達命令。

張合聞言一愣,出言詢問道:「軍師,我們設的陷馬坑都在南坡,我們在西坡逼戰卻是為何?」

「鮮卑的統帥一直在避開我們給他們規劃的線路,此時我們將他們引向南坡,他們很可能繞開我們,直接攻擊主公所在的主戰場。」

沮授解釋道,隨後繼續說道:「我們在西坡列陣逼戰,鮮卑統帥誤以為我們設置的戰場在這邊,就會從南坡直接救援主戰場,屆時鮮卑就進了我們預先設伏的陣地。」

張合恍然,對於這種戰局上的鬥智他是發自內心的佩服。雖然他心中仍有疑問,比如如果鮮卑軍選擇直接在西坡決戰呢…

但現在顯然不是發問的好時候,鎮北軍令行禁止的軍規是很嚴苛的,現在沮授是最高指揮,一切都以沮授的軍令為重。

張合和馬超立刻按吩咐,騎兵結陣,長槍在手,緩慢朝著已經匯聚在南坡之上的鮮卑軍壓去。

……

慕容厲眯著眼睛看著那萬人的鎮北軍,又看了眼坑窪下殺做一團的戰場。

隨後冷笑一聲:「不用理會西邊的漢軍,素利大人率領三萬人直接從南邊坡道下去,支援闕機。」

和連大為不解,問道:「我方人數眾多,為何不分兵把西坡那一萬漢軍給吞了呢?」

慕容厲眼中閃著智慧的光芒,淡然的說道:「從一開始接戰,漢軍就有目的的引著我們來此決戰。但我偏不遂他的布局。西邊那萬人隻是緩緩前行,顯然是誘我擊之,如果我所料不差,西坡一定設了陷阱。」

隨後他冷笑一聲,自信的捋了捋鬍鬚笑道:「漢軍主帥現在身陷戰局之中,我們隻要攻擊主戰場,這西坡的萬人必然來援,我們又何必損兵折將去踩西坡的陷阱呢。」

慕容厲指了指戰場:「漢人有一句話,擒賊先擒王,隻要漢軍主帥一倒,剩下的漢軍自然潰敗。」

和連和身旁的大小首領聞言恍然大悟,都深深的佩服慕容厲的智謀。

一個小首領更是出聲道:「慕容大人真乃神人,漢軍這布置在大人眼裡,簡直不堪一擊。」

眾人也是連連附和。

素利一扯韁繩:「單於放心,看我去將那陳風的頭顱摘下,以慰先主在天之靈。」

隨後鮮卑分兵三萬浩浩蕩蕩的從南坡衝下,朝著焦灼的主戰場撲去。

「哈哈哈,果然不出軍師所料。」馬超看著鮮卑大軍衝下南坡坡道,激動的大笑起來。

隨後沮授令旗一揮,馬超和張合立刻調轉馬頭,率軍沖向南坡坡道。

「哈哈哈,果然不出慕容大人所料。」和連一臉驚喜的看著調轉馬頭的西坡上的漢軍,這漢軍急了啊。

慕容厲更是眯著眼睛,自信的指點戰場,大有一切盡在掌握的感覺。他剛想轉身向和連傳授一些戰場智謀,突然看到和連瞳孔一縮,身邊的將士們也是集體倒吸一口涼氣。

慕容厲眉心一跳,大感不妙,急忙回頭看向戰場。

隻見在南坡道上快速奔襲的鮮卑軍突然馬失前蹄,一片一片的倒地。緊隨而來的鮮卑軍躲避不及,直接將前麵的鮮卑士兵踩進泥裡,好不容易閃開身形前進,卻又踏入前方的陷馬坑中,戰馬折了前蹄,將騎士甩飛出去。

騎士還來不及起身,也如同前者般被撞飛踏倒。大量的戰馬倒地,成了天然的絆馬索,鮮卑頓時亂做一團,衝鋒的勢頭直接止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