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六十六話鎮北將軍(1 / 2)

作品:《漢末風起

第六十六話鎮北將軍

「話說那平北將軍屏息凝神,手持寶雕弓,就著鮮卑層層疊疊的盾陣就是一箭射出,那一箭讓天地為之變色,讓草原所信奉的長生天都為之顫抖。隻見那一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貫穿鮮卑盾陣,直接射再那檀石槐頸部…」

「好,好…好……」

隨著一波叫好聲,酒肆的氛圍更是推向了最高點。

這裡是洛陽的一處酒肆,大堂坐滿了南來北往的客商和遊俠,洛陽的貴人們也有不少。

隨著說書人跌宕起伏的唱說,北境那場戰役就如身臨其境般展現在眾人眼前,這讓積弱已久的漢家百姓無不歡聲雀躍。

不僅僅是洛陽,現在平北軍大勝的消息早已通過南來北往的客商們傳遍了神州大地。

洛陽皇宮,漢靈帝更是罕見的連上了五天朝會,每逢朝會必讓張讓等人講述北方戰事。

張讓看著興緻高漲的靈帝,笑著說道:「啟稟陛下,平北將軍先破匈奴,後退鮮卑,更是射殺鮮卑單於檀石槐,收復廣闊的匈奴草原。已經在草原上規劃建設三城,由南到北分別是皇威城,意欲揚我大漢皇威於草原之上。其二是蒙城,意欲啟蒙和規劃異族。其三為漢城,意欲此皆為我大漢疆土。此番平北軍征服的地界比並州還大,足以在立一州,還請陛下為新州取名。」

漢靈帝聞言哈哈大笑,如此豐功偉績,甚至連他的先輩漢武帝都不曾做到。

於是笑著道:「既然平北將軍有意啟蒙歸化異族,此乃百年之大計也,朕當然要助之,便把這新徵得的地界取名為蒙州,同時冊封平北將軍為鎮北將軍,漢城亭侯,同時冊封其為蒙州刺史,總領蒙州軍政,為朕好好鎮守北疆。諸卿以為如何?」

這個時候朝廷百官罕見的無人反對,平北升鎮北隻是升了一級而已,對於陳風所立之功是微不足道的。

最為重要的是靈帝並沒有召回陳風的打算,陳風在怎麼蹦躂也是遠離大漢政治中心的存在,不影響他們手中的權利。

見無人反對,漢靈帝滿意的點了點頭,對著張讓說道,有事啟奏,無事退朝。

……

在回返後宮的途中,漢靈帝惋惜的說道:「可惜陳鎮北不在身邊,不然朕倒想看看這鎮北軍怎麼具備如此大的本事。」

身後的張讓聞言,眼珠子一轉,笑著躬身道:「陛下何必捨近求遠,那鎮北將軍的愛將不就在洛陽為陛下操練北營嗎,您完全可以將其召入宮中問詢便是。」

漢靈帝一愣,回想了好一會才想起此事:「那位將軍叫什麼來著?」

張讓連忙笑著道:「是陛下親自冊封的北營牙將王傳,字子榕……」

漢靈帝恍然,笑著一揮手:「宣明日午時,禦花園進見。」

……

洛陽南郊校場,一身魚鱗甲的王傳立於校場中央,看著下麵正在操練的北營將士,不滿的搖了搖頭。這群新兵已經入伍半年有餘了,陣法和兵器都操練得不錯,但總覺得和平北軍差了點什麼。

幾番演練下來,王傳才發現了問題所在,所缺乏的戰場中的殺伐之氣。沒有經過血與火的打磨,新兵就還是新兵……

這時有宮廷內官來宣,明日禦花園進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