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五十五話凜冬將至(1 / 2)

作品:《漢末風起

第五十五話凜冬將至

匈奴王庭,此時早已沒了五個月之前的歡快,整個王庭大帳中死氣沉沉,呼廚泉如噬人猛獸一般端坐在那裡,帳下眾人無一敢大聲喘氣。

從今年盛夏開始,漢人大軍就深入草原開始行劫掠之事。什麼時候兩者的身份調換過來了,從來隻有他們偉大的匈奴洗劫漢人……

這事態的反轉讓呼廚泉大為震驚,更讓匈奴諸部無所適從。

本以為漢人隻是劫掠一番便會離去,此時重心應該是爭奪單於之位,鬥倒須卜骨都侯。哪有閑心和漢軍爭鋒。

結果事態愈演愈烈,漢軍好似不打算走了一般,從盛夏至現在深秋了,依然紮在草原之上。

而他們隻擄掠效忠於自己的部落,對於效忠須卜骨都侯的部落卻置若罔聞。那須卜骨都侯更是不思協力驅逐漢軍,反而陳兵王庭左近,讓呼廚泉不敢輕易調動大軍。

這也直接導致了漢人的侵略越發兇猛,呼廚泉怎麼還看不出其中門道,隻能大罵須卜骨都侯不顧大義但也無計可施。

就在這時,有侍從來報,漢軍大將馬超和高覽引軍夾擊鹿洪部落,鹿洪部落發兵相抗,不料被漢軍大將張遼,文欽襲擊了後方。大軍損失慘重,部落也被黃忠偷襲,所剩千餘族人正退往王庭。

呼廚泉聞言氣得一腳踹翻麵前桌案,大呼:「欺人太甚,漢人欺人太甚。哇呀呀……」

……

相比於匈奴王庭的慘狀,須卜骨都侯這邊就載歌載舞了。

隻見大帳中到處都是飲酒大笑的聲音,須卜骨都侯看向一旁的荀攸笑著端起酒碗:「先生來,且滿飲此杯」

荀攸也是笑著端起酒碗:「敬偉大的單於大人。」

話說荀攸自從進入草原後,便一路打著平北軍使者的旗幟來尋須卜骨都侯,須卜骨都侯接見荀攸之時故意在大帳之外設了百餘刀斧手,以威嚇荀攸。

不料荀攸雙手負後,傲然而立,竟視刀斧手於無物。入得大帳也不見禮,直接道:「我是來解單於之危的,單於欲殺我?」

草原自古尊重強者,對於膽氣過人之輩更是如此,須卜骨都侯頓時收起了眼中輕視之意。邀請荀攸入座並問道:「我貴為匈奴單於,身邊甲士數萬,有何危難。」

荀攸大笑,把草原上的事情一一分析,言如果呼廚泉不除,大人距離敗亡不遠矣。

須卜骨都侯自然是驚訝荀攸對於匈奴之事看得如此透徹,但還是大怒道:「別說一個小小的呼廚泉,他老爹羌渠都不是我的對手,更遑論他。」

於是下令左右就要將妖言惑眾的荀攸拖出斬首。

荀攸也不慌亂,而是起身大笑:「漢軍已經深入草原,我本以為須卜骨都侯才是草原雄主,建議我家主公幫助你一統匈奴,以結友好。不料大人是個鼠目寸光之輩。今日我荀攸可以死,明日漢人大軍便是結盟呼廚泉共擊大人,卻是不知大人能夠支撐多久。」

言罷,一甩衣袍大笑的朝著帳外赴死而去。

須卜骨都侯聞言大驚,連忙喝退左右,親自上前攔住荀攸,言隻是玩笑耳,先生不必掛懷。然後將荀攸重新按回位置上,好酒好肉的招待起來。

在聽聞荀攸其意後,更是喜不自勝,但是又恐漢軍趁機蠶食吞併匈奴,故而猶豫兩難。

荀攸怎麼會看不出須卜骨都侯心中所想,於是笑著道:「我大漢與漠北征戰也有幾百年了,單於可曾聞我們攻佔草原?平北將軍此舉無非是幫助您重新掌握匈奴,同時劫掠效忠於呼廚泉的部落向朝廷請功罷了。單於無須擔心。」

須卜骨都侯思考了一下也欣然同意了,如此對兩家都好,沒有拒絕的理由,最為重要的是,他擔心他這邊拒絕了,平北軍就去尋找呼廚泉結盟了。

那到時候真的是欲哭無淚。

……

就這樣,荀攸便在須卜骨都侯的帳下效力起來,為他出謀劃策,也幫助他平息了不少紛亂。現在須卜骨都侯可以說大勢在握,自然漢軍的存在就變成了另外一種掣肘。

於是他一口飲盡碗中酒,眼珠子一轉,笑著說道:「這草原即將入冬,天氣將越來越惡劣,卻是不知道漢軍過冬物資可備齊了?」

荀攸聞言一笑,這須卜骨都侯是在試探漢軍是否有打算常駐下去的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