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五十一話河北賢才(1 / 2)

作品:《漢末風起

第五十一話河北賢才

當日夜晚,陳風一行沿途找了個驛館休整,田豐手裡握著陳風從荀采身上取下的箭矢端詳著。

箭矢上上書雁門二字。

陳風冷笑道:「好一出嫁禍於人的手段,如果這一箭成功將我射殺,那麼朝廷追究起來也隻會往雁門而去」

田豐笑著道:「如此拙劣的嫁禍伎倆,也不知出自何人之手,你們且看這箭身著歪歪扭扭的刻字,嘖嘖,真是……」

沮授接過箭身皺著眉頭道:「行刺之事事關重大,主公常年在塞外征戰,最希望主公死的自然是匈奴人,但是我觀此舉,不像是匈奴人所為。」

荀攸點了點笑道:「應該不是匈奴人了,這群蠻子行刺也就行刺了,這嫁禍之舉確是沒有必要。我看此舉不是出自袁家,便是出自袁家的門生故吏。」

陳風點了點頭,他在中原其實得罪的人並不多,袁家首當其衝。

罷了,不管是誰,畢竟行刺之人沒有抓到,往後小心一些便是。

陳風出聲問道:「公達,采兒現在如何?」

荀攸麵色有點不自然:「幸得主公救援及時,體內毒素已出,現已無大礙。夫人正在房中照料。」這個夫人指的是陳風的夫人甄薑,聽聞荀採為救陳風中箭,險死還生。也就承接下了照拂荀采之事,一直都親力親為的照料著。

……

在荀採的房中,甄薑正坐於床邊,牽著荀採的手柔聲道:「采兒可好些?」

荀采搖了搖頭道:「采兒已然無事,辛苦姐姐了,天色已晚,將軍那邊也需要人照料,您快些回去吧。」

甄薑靜靜的看著荀采也不回話,看得荀采臉色通紅低下了頭才說道:「好的,那姐姐明日再來照料,采兒好生歇息。」說完幫助荀采蓋好被子才起身離去。

荀采看著甄薑的背影,剛剛總有一種被捉姦的感覺讓她無地自容,這甄薑的氣場真足呢…這時創傷之處又隱隱作痛,荀采想起迷迷糊糊之時陳風的動作…不由得滿臉通紅,把自己的臉也埋入被子深處,隻有一雙明亮的大眼睛留在外麵,撲閃撲閃的,煞是可愛。

陳風推開房門,甄薑早已等候房中,看到陳風回來連忙上前幫助陳風去了外袍:

「將軍辛苦了,妾身已經打好熱水,您泡泡腳去乏。」

陳風反手握住甄薑的手,略帶責怪的說道:「都說了多少次了,沒人的時候叫我子捷即可,或者夫君也行。」

甄薑羞澀的點了點頭。陳風看著眼前玉人,食指大動!不由分說的將其攔腰抱起,大步走向床榻之間。

又是一陣風雨過後,甄薑麵帶粉紅的依偎在陳風健碩的胸膛上,左手食指不斷的在其胸膛上勾畫著,幽幽的說道:「夫君覺得荀家女如何?」

陳風一愣,略帶不好意思的說道:「於為夫有救命之恩」畢竟兩人剛剛新婚,這個時候馬上要再納一房肯定是說不過去的。

甄薑用右手把自己稍微撐起,錦被滑落,春光若隱若現,陳風喉結一陣蠕動,差點忍不住再次化身為狼。

甄薑自是歡喜自家夫君對自己的迷戀,笑著道「夫君乃是做大事的人,不用過於在意我的想法,再者說采兒也是不可多得的奇女子,薑兒並不反對呢!」

陳風聽後大為感動,不作回話,而是起身吻住麵前女子……

自是一夜微月透簾櫳,螢光度碧空……

……

冀州河間郡茂縣,三位壯漢坐於一涼亭處推杯換盞,此三人正是在河北之地以勇武著稱的張合,高覽,文醜。

他們與前段時間敗於典韋之手的顏良被世人稱為河北四亭柱,足見其勇武。

「今日來茂縣找儁乂(張合字)吃酒,本來也叫了顏良,那廝從中山國回返是要經過茂縣的,奈何竟不來赴約」高覽嘴裡咀嚼著鹿肉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