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四十七話比試風雲(1 / 2)

作品:《漢末風起

第四十七話比試風雲

時間總是在不知不覺中流逝,可能前一刻還在抱怨時間緩慢,下一刻便已物是人非。

三天的時間轉瞬即逝,陳風一早便來帶著眾人來到約定好的南門臨時搭建的禮樂台。來到禮樂台時,陳風看著這裡早已經圍滿了人,有當地士紳,也有遠來觀禮的人,更有附近的百姓!

陳風見此情景不禁眉頭大皺,這卻是不好強搶了!

原來這一幕是袁家在荀諶的建議下有意為之的,這三天袁家可沒閑著,他們有絕對的自信在眾目睽睽之下擊潰陳風。好叫世人知道,四世三公之名的底蘊。

來到禮樂台時,袁家諸位早已等候多時。

袁術看到陳風等人更是譏諷道:「還以為汝不敢來了呢」

陳風不屑與之口角,看向台上的甄逸,示意可以開始了。

主持本次比試的當然不可能由甄薑拋頭露麵,而是由甄逸主持,隻是大家都知道,新娘就在禮樂台後的閣樓內看著呢。

甄逸今天特地穿了一身大紅的儒袍,看著頗為喜慶,見人都齊了便示意安靜,清了清喉嚨大聲說道:

「我乃甄家家主甄逸,甄家承蒙先祖餘蔭至今傳承已有兩百餘年。此番小女得袁家和陳家垂青,甄某倍感榮幸,願擇其一為佳婿。特在此設下比試。得勝者將迎娶吾女薑。」

隨後甄逸從下人手中拿過一個箱子,隻見箱子密閉隻有一隻手能伸入其中。

「此番比試以君子六藝為題,每一項都選取三個內容擲於箱中。抽取什麼比試內容完全聽憑天意。比試分為三場……先取兩場者勝出。」

聽完比賽規則後,在場的人又開始熱烈的議論起來。這時甄逸再次示意安靜,繼續道:「為了本次比試之公平公正,某特地邀請了冀州名士沮授來此以作見證。」

說完甄逸對著台上留著山羊鬍的中年儒士點了點頭,對方也點頭以作回應。

陳風眼前一亮,此人便是那個在歷史上被曹操評價為「孤早相得,天下不足慮。」的沮授?

陳風轉身望向一旁眉頭緊鎖的田豐,顯然他並不看好今天的比試,陳風跟著他學了三天禮樂,完全可以用一塌糊塗來形容……三天時間連初窺門道都沒有。

陳風不以為意,反而對此時坐在台上的沮授很是好奇,連忙問道:「元皓可識得沮授?」

田豐聞言點了點頭:「自是識得,此人大才,年紀比豐更小一些,為人剛正不阿,正是豐之好友。」

陳風大喜,問道:「有沒有可能把他……」

田豐自然是明白陳風的招攬之意,麵對求賢若渴的陳風,田豐當然開心,但還是苦笑的搖搖頭道:「此事豐如果能做早就做了,沮授此人很有主見,自己認定的事情便不會回頭。我貿然去請反而不美,如果今天主公表現得當或許…可惜……」

陳風知道田豐在可惜什麼,撇了撇嘴,勝負還在兩說之數呢,卻也打起了精神。

能夠直接拿下比試肯定最好,不到萬不得已,還是不動用最後一招。

這時甄家三公子甄堯把裝著比試題目的箱子放到禮樂台中間,隨後眼神和袁家隊伍中的荀諶交集一下暗暗點了點頭。這一幕沒能瞞過陳風,陳風頓時眉頭大皺。

隨後甄堯從箱子中取出一張紙條,展開後宣讀道:「第一場比試,六藝之數,比試內容為……算學…」

袁家隊伍聽聞頓時歡聲雀躍,他們可是知道袁胤在算數一道可謂是大成了。而荀諶更是一副智珠在握的樣子。

而陳風和田豐聽到題目一愣,這三天陳風的算數之道可是讓田豐驚為天人的。在看了看袁家的反應,兩人會心一笑。

此時袁胤站起身來,先是對著甄逸拱手作揖,隨後對著陳風道:「既是算學,那便由我先出一題考校平北將軍,之後將軍在出一題考校於我,如何?」

陳風點頭道:「有何不可,且道出題來。」

袁胤緩步向前,隨口道來:「今有雉兔同籠,上有三十六頭,下有九十八足,問雞兔各幾何?」

台上台下眾人頓時議論紛紛,自認為在算數一道頗有建樹的也開始心算起來。

袁胤笑著看向陳風,和這道題類似的題當初他隻用了三刻鐘的時間便解題了,一直都引以為傲。他相信陳風可能能解題成功,但是速度上一定不如自己。就算陳風能答出來,隻要來回幾題,陳風必敗無疑。

眾人目光都集中向陳風,想看看陳風的反應,卻見陳風略作思索,甚至都沒有拿出紙筆算數,便起身道:「兔一十有三,雉二十三隻,可對?」

眾人連忙把目光投向袁胤,從袁胤驚愕的表情,大家就能知道陳風答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