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四十五話詔安公主(1 / 2)

作品:《漢末風起

第四十五話詔安公主

荀攸聽到陳風的反問後,自是知道陳風有意試探自己是否有心歸附了。思索了片刻回答道:「此舉大為不可,殺那袁紹一人,對袁家並不傷筋動骨,但是於將軍而言,將失去天下士人之心。」

陳風點了點頭,從荀攸的話中可以聽出,他是真心實意為自己謀劃,隻是荀攸並不知道,殺這袁紹可能為將來減掉很大的麻煩,但同樣如荀攸所說,將失去天下士人之心,隻能說利弊參半。做與不做都可,就看袁紹怎麼抉擇。

如果當時袁紹真敢拔劍,等待他的就是陳風的雷霆一擊。

當然事已至此,陳風才不會說自己早已動了殺人之意。隻見他笑道:「公達大才,本將軍也是這麼認為,剛剛不過是恐嚇一下他。」

荀攸聞言也笑了起來,和陳風談起這中山國的風情,但是一旁的荀彧和田豐表情卻是不同。

田豐跟隨陳風也有一段時間了,對於殺伐果決的陳風來說,剛剛袁紹隻要劍出鞘那事情必定朝著最不好的方向發展,田豐一直覺得陳風是個冷靜之人,卻是不知為何如此,故而眉頭緊鎖。

而荀彧則是認為陳風此舉意在殺人,所行之事無非是在逼迫袁紹袁術拔劍,如果不拔劍,此局陳風大獲全勝,如果拔劍他不認為陳風之強勢會放過這兩人,那麼冒著天下之大不為行此事意欲何為?為將來謀劃掃清障礙麼。故而荀彧眼眸連閃。

……

洛陽城中,距離皇宮最近的一處坊市內,這裡和對角的長春區的富饒不同,這裡混跡著三教九流之人,小巷子更是四通八達,很難想象,在皇宮左近有這麼處地方。

今天詔安公主如往日一樣,打扮成小太監模樣,偷偷的溜出了宮闈。肩上厚厚的行囊昭示著此行攜帶頗多。

在街巷之中穿行一陣後,她來到了那個熟悉的小巷中,人還未至,便聽到了巷子中孩童們的歡笑聲。詔安公主大感詫異,一般巷子都是死氣沉沉的,隻有自己來的時候才有那麼一絲歡愉之氣,今天這是怎麼了。

好奇之下,詔安公主快步來到巷子中,映入眼簾的是孩子們都穿著新衣服手裡捧著還在冒著熱氣的粟米團鬧成一片。

而人群中那個熟悉又陌生的男人,正笑容滿麵的給後麵的孩子分發衣物。

「劉公公來啦,劉公公來啦」有眼尖的孩子瞧見了巷子口站著的詔安公主,急忙開心的呼喚起來。

頓時孩子們都圍了過來,對於這群天真無邪的孩子來說,最是能看清楚誰是真心對他們的。

王傳看著來人,和煦的咧開嘴朝她笑著點頭。

詔安公主看著陽光中那頗為英挺的臉龐,頓時有點愣神。

直到王傳走近,和聲對她說道:「好看麼,事先說明啊,本將軍對男人沒有興趣。」說完在空中五指成爪,在虛空中捏了捏…

詔安頓時臉紅滿麵,大怒道:「再敢提及此事,我就…我就和你沒完。」

王傳看著劉公公反應這麼大,突然覺得那天被打的臉頰還火辣辣的,鬱悶的撇撇嘴:「我說你怎麼回事,不就是抓了你麼,實在不行我讓你抓回來就是了。不過你一個大男人,怎麼行。。」說完還挺了挺強壯的胸膛。

王傳看著詔安臉色越來越差,聲音自然是越來越小…說來也怪,自己一個常年在邊疆血火之中摸爬滾打之人,居然…居然在一個小太監麵前抬不起頭來…

王傳越想越覺得不對勁,正待尋點什麼事情找回場子,右耳突然一陣劇痛。

詔安踮起腳尖,一把掐住王傳的耳朵用力一擰:「再敢胡言亂語,再敢提及那日…本宮……本公公就……就叫你好看。」

王傳慘呼出聲連道不敢……

一陣玩鬧之後,兩人道別孩子們並肩走出巷子。

「不是和你說了麼,別再往宮外帶東西,要是被發現那就不得了了。」王傳輕聲說道,對於這個很有愛心的小太監,王傳是真心把他當成朋友。

「誰知道你會在這裡,我不帶些宮裡的器物出來,孩子們餓著了怎麼辦……」詔安公主從王傳的話語中聽出了關心,也是低著頭輕聲回道。

王傳皺著眉看著身旁的詔安公主:「我說劉公公,咱男子漢的,莫做這小女兒姿態,說話如此輕柔,你要是在軍中小心你的腚……」

詔安茫然的看著王傳:「為何要小心腚……」隨後反應過來,麵紅耳赤的上前就要扯王傳耳朵:「好你個登徒子,別跑……」

王傳急急閃避,捂著耳朵道:「本將軍今兒個心情好,才不和你一般見識。」

詔安聞聽此言,以為王傳是見到自己心情好,於是停下追打動作,帶著一絲期待問道:「因為何事心情好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