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四十一話各方雲動(1 / 2)

作品:《漢末風起

第四十一話各方雲動

潁川郡潁陰縣的街道熙熙攘攘,到處洋溢著叫賣的聲音。陳風此時剛從荀府出來,臉色陰鬱。一旁的田豐也是一臉沉色。

一路東來,潁川荀家已經是他們拜訪的第四個士家了,但這些個士族看似熱情,卻並未對陳風的招攬給予更多的回應。

就比如說荀家這邊,今日荀氏八龍隻見其一,便是荀淑第五子荀汪,甚至連再家中的家主荀爽都稱病沒能見著。

如果說一家是巧合,那麼接二連三遇到這樣的事情用腳趾頭想也定然知道其中必有原由了。

「元皓你怎麼看?」陳風皺著眉頭問道。

「事情不簡單,哎…」田豐嘆道。

有什麼不簡單的,無非就是有人從中作梗罷了,而有這本事的,除了袁家還能有誰。陳風不用想都懂的事情,以田豐之才智肯定也知曉。隻是不願意說罷了,看來田豐在歷史上對袁紹死忠不是沒有道理的。就看他一直以來對袁家的敬重也能看出一二來。

袁家一定是有放出什麼風聲才會導致陳風一路遭受冷遇。隻能說現在大漢未亂,四世三公之袁家影響力還是太大了。沒有任何士族會為了自己這個新晉的平北將軍而和袁家過不去。

且看田豐這個樣子就知道了,雖然心向自己,也看透了事情問題出處。但是還是不願意說袁家壞話。

今日來荀家本來是興高采烈的,沿途採買了不少禮品,畢竟很可能能見到那有著王佐之才的荀彧。這一路上更是興高采烈的和田豐討論著荀氏八龍和新一代的荀氏青年俊彥。

這下好了,家主沒見著,問及荀彧說是雲遊去了…

現在陳風一點繼續尋訪賢才的心思都沒了,大漢不說百分百,至少百分九十五的人才都是出自士族門閥,沒有他們的認可,自己尋下去也隻是徒勞而已。

至於所謂寒門士子,陳風這一路上是一個沒見著…

陳風喚來身後的汲騫:「汝去衙門口張榜募兵吧,拿上我的手諭告知縣尉配合即可。」

汲騫應了聲諾,拿了手諭和募兵貼,輕車熟路的去了,畢竟這都貼了一路了。

看著汲騫的背影,陳風說道:「既無所獲,不如就此回返雁門吧。」

田豐欲言又止,最後嘆了口氣:「也好,北疆之事主公也不好離開太久,我們就不在兗州多留了。啟程往冀州中山吧。」

一聽到中山陳風就又是期待又是頭疼,這幾天田豐算是看出了陳風對於聯姻之事還是有點抗拒的,於是變著法子給陳風吹噓甄家長女薑。

在陳風看來作為洛神長姐,應該差不到哪裡去,所以還是挺期待的,頭疼就頭疼在與一素未蒙麵的女子結為夫妻,朝夕相處。如果不合適怎麼辦……難道還能退貨不成……

兩人回到驛站等待汲騫,侍衛們也開始收拾起行囊來。

就在這時館侍敲門,說有人來尋。

陳風喚之入內,原來是駐中山國的雁門商隊管事派來的人,隨身攜帶了信件。信使一路趕往洛陽,途中聞之陳風前往兗州,又改道來尋。找到正在潁陰縣的陳風等人也是費了一番周折。

陳風看完信件之後表情無甚變化,將信件拿給了一旁的田豐觀之。

田豐跟隨陳風有段時間了,自是知道陳風有怒意的時候才會是這個表情。中山國那邊的來信,那大概率和甄家有關,難不成訂好的婚事有變?

田豐展開信封閱讀起來,不一會也是眉頭緊鎖的放下信件。

「主公,以豐之見,此事退讓不得。」

信中自然是甄府的那些事,陳風自然是不會退讓,這事一旦退讓就意味著顏麵盡失。到時候袁家在這上麵再做點文章功夫…

「這袁家竟如此,簡直欺人太甚。我等且快馬加鞭趕赴中山國,我們有婚約在前且看袁家能玩出什麼花樣。」田豐見陳風不說話,於是義憤填膺的繼續說道。

陳風隻是在想歷史上袁家和甄家的關係,隻記得袁紹的二兒子娶了洛神甄宓,並不記得有其他方麵的聯姻呀,見田豐如此,不由笑道:「元皓不必如此,這袁家一而再再而三與我作對,也該反擊一下以免讓天下人覺得我陳子捷好欺。這士林之人皆因我與袁家勢同水火而拒我,那我就讓他們看看,我陳子捷是否值得他們投效。」

田豐為陳風豪邁所感,也是笑著道:「那不知主公意欲如何?」

「有勞元皓傳信各州,平北將軍將與中山甄氏聯姻。同時傳信雁門,備厚禮給各地郡守乃至刺史邀其至中山國無極縣觀禮,凡是有實權者皆要拜訪,速度要快。」

田豐一下子就明白了陳風的想法,拱手作揖應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