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三十六話瑕不掩瑜(1 / 2)

作品:《漢末風起

第三十六話瑕不掩瑜

陳風入京之後,跟隨鴻臚寺官員住到了驛館中。明日就要朝謁靈帝了,田豐自是麵授朝堂中要注意的禮節。

在被繁瑣的禮節折騰了一天後,田豐終於是心滿意足的端起麵前茶壺自顧自的斟飲起來。

「主公明日朝謁,禮節注意是一方麵,更為重要的是提防小人攻訐,特別是張讓為首的十常侍,要尤為注意。」

陳風自然是不會告訴田豐他和十常侍的關係,隻是笑著點頭稱是……

翌日,洛陽朝會,陳風穿戴整齊後在鴻臚寺官員的引領下來到洛陽南宮東門蒼龍門聽宣,南宮是洛陽朝會和接待外吏商談國政之所,相比於富麗堂皇的宮殿,陳風的雁門治所簡直拿不上檯麵。

這裡每隔十步設有一金甲衛士,側立兩廂,十分威武。其身前便是鴻德門、明光殿、宣室殿、承福殿等等宮室,雖然昨日田豐都略有講解,但是陳風實在記不住這大大小小數十個宮殿的名諱。

而各個宮殿都有屋頂覆蓋的復道相連,端的是宏偉壯闊。就在此遙望南宮之後的北宮,按照田豐所說應該是南宮的玄武門之後便是北宮的朱雀門了。其上宛然與天相接,堪稱奇觀。

正當陳風雙手負後,在心裡對著周圍林立的宮宇建築評頭論足之時,終於有內官前來宣陳風進見。於是陳風跟隨其後,走過漫長的復道,來到了大漢朝的權力中心明光殿中。

看著陳風入殿,百官也是紛紛探頭來看,都想看看這威震匈奴的少年生的什麼模樣!隻見其人劍眉星目,雖穿著寬厚的朝服,但是難掩其魁梧的體態。特別是那雙眸子,宛如點點星光蘊其內,好一個翩翩少年郎。

陳風在眾人的注視下來到殿中,行過叩拜之禮後,雙手作揖,躬身道:「卑職陳風,奉詔還朝,拜見陛下。」言辭鏗鏘,彷彿金戈鐵馬般。

靈帝見此心中大讚,真乃良臣是也。隨後對著身旁的張讓點頭示意。

張讓隨即拿出早已準備好的詔書,當庭宣讀,自是陳風不辱國威,破來犯之匈奴雲雲,封平北將軍,關內侯。

陳風聽宣後趕忙謝恩,正當他暗自慶幸此番終於結束了的時候。站在三公之列的一人突然出列說道:「臣有本要奏。」

按理說有本要奏也是等自己謝恩退下之後再行呈奏,而自己還在殿上之時來這麼一出,基本可以肯定是沖自己而來!

陳風眼神微眯,此人是誰!

就聽靈帝問道:「袁司空奏來」

原來是當朝司空,四世三公的袁家家主袁隗啊。陳風自認和此人沒有什麼交集,不過看此人麵色凝重,並不像是好事兒。

就聽袁隗說道:「吾聞上黨太守張楊彈劾,陳風於並州各地四處募兵,豢養私兵幾萬,企圖不軌,請聖上明察」。

果然如陳風所料,這貨是發難來的!田豐所料不差,此行可能會招小人責難,隻是田豐料想的是十常侍,卻萬萬沒想到發難的是袁隗。隻是這上黨張楊是何故如此?

朝堂之上頓時議論紛紛。

「我道如何以那幾千軍士破得匈奴,原來是豢養了這麼多軍士啊」

「未奉詔卻私募兵丁,狼子野心。。狼子野心啊」

「聖上,此人意圖不軌,請聖上責令將其押於廷尉府,由廷尉查明此案。」

……

靈帝聞言也是一愣,目光撇向陳風,淡淡的問道:「可有此事!」

陳風躬身作揖,淡淡的道:「司空大人此話從何說起,雁門邊軍甲士按兵製三千五百人是滿編的,絕無多編製一人,這點可以查看雁門每月領取的錢餉便知,雁門地處邊塞,雁門和周邊諸郡匪患頻頻,吾鎮守雁門自當有剿匪之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