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三十一話朝堂論功(2 / 2)

作品:《漢末風起

朝堂大驚,這賞賜簡直太重,而且看張讓屢屢針對陳風的反應,是想拉攏他還是已經拉攏他了?

無論如何這個封賞肯定是不行的,區區軍功封二品大將和列侯?這讓他們這些自認為大漢立下赫赫功勞的滿朝文武情何以堪。

「陛下不可,陳將軍雖立戰功,然邊疆戰事未平,此時論功尚早。且其年歲尚小,封賞過高恐往後無爵可封啊」和袁隗眼神交流一番後,何進站出來反對道。

何進剛說完,袁隗也大步走出班列,言道:「是啊陛下,陳將軍雖有將才,但軍功不足以至四鎮,望陛下三思!」

四鎮便是指大漢鎮東鎮西鎮南鎮北將軍,平時無戰事的時候是不設立的。四鎮已經貴為朝堂一品大員,具備開府之權。

「陛下三思。」見自己的派係領頭羊都反對了,袁隗和何進身後大半的朝堂大臣也急忙紛紛反對道。

靈帝皺了皺眉,軍功不足?你特麼砍個兩萬匈奴給我看看,這絕對是百年來大漢對外最豐厚的戰績了。但是滿朝反對他也沒辦法,隻是淡淡的道:「大將軍以為如何封賞?」這說得好聽是問詢意見,但實則是靈帝已經在表達自己的不滿了。

何進也不知道啊,隻好作揖說道:「戰事未了,等戰事結束一併封賞。」

……

朝堂之上的事情暫時是還沒傳開的,邊疆軍情更不是各地能夠一手得到的。

此時的中山無極縣,甄府內,甄逸來回踱步,從邊疆戰事至今也近一個月了。前番隻是傳來匈奴兵分兩路,一路大軍正是往雁門而去,陳風已經率軍出雁門郡治所陰館,北上雁門關阻敵了。

但是甄逸並不看好這場戰役,或者說並不看好陳風。在他看來,雁門邊軍幾千人,並州大軍又被調往朔方!實在想不到有什麼理由陳風能夠戰勝匈奴。

而作為雁門太守,陳風守土有責,要麼棄土保命等朝廷追責,要麼死守雁門戰死沙場。

不管是哪個選擇,陳風這個太守大概率怕是不保了。而和他合作的紙業就更不用說了,肯定要受到嚴重的衝擊。這樣一來,陳風的價值就沒有那麼大了,自己之前一時興起表示聯姻之意,還是太過草率了啊。都怪那個田元皓,要不是他從旁促成,這婚事可能也沒那麼容易促成…

正在這個時候,門房來報,袁氏有客來訪。

甄逸聽聞後暗自詫異,他與袁家並沒有過多交集,袁家來此是?

甄逸趕緊領著兩個兒子往前堂接待,畢竟四世三公的袁家是現在大漢朝最大的士族,沒有之一。

來訪的是當朝司空袁隗的管事。與袁家管事前堂交談甚歡後將其送走。

這個時候和甄逸一起前來接待的二子甄儼問道:「父親不是答應將薑兒嫁給陳太守麼,為何?」

「陳風雖是不錯的人選但是相比四世三公的袁家來說,差別就大了。況且陳風很難度過此劫啊」

甄儼自然明白父親指的是這次匈奴大舉扣邊的事情。但是他還是覺得不妥,畢竟先承諾於人:「可如果陳風度過此劫呢?」

三子甄堯笑道:「就算度過此劫又如何?一個小小的邊境太守如何和袁氏相比?」

甄逸也是笑著搖了搖頭:「為父這不還沒答應麼」隨後笑著離開了前堂。

「父親這態度,和已經同意了有什麼區別?無非就是讓那袁胤親自上門一趟而已。」甄儼看著父親的背影,不岔的說道。

「二哥啊,格局要大」甄堯走過來拍了拍甄儼的肩膀,跟著父親的腳步,笑著離開前堂。隻留下甄儼在前堂淩亂。對於熟讀聖賢書的他來說,父親這波操作是他不能接受的。

……

袁家前來提親,這是甄逸從未想過的,還有什麼比聯姻袁家更值得令人興奮的。小小雁門太守?或許在商業上能夠給甄家幫助,但是和仕途相比這又算得了什麼。

至於約定?他是個商人,商人逐利的本性讓他覺得此舉並無不妥。萬一陳風僥倖大難不死,那也要元氣大傷,能不能保住太守之職還兩說,更何況來此,找與袁家聯姻的甄家討公道。

……

原來袁氏管家來此不為其他,而是提親而來。提親的對象還是袁氏當代家主,當朝司空袁隗的兒子袁胤。

至於袁隗是如何看上甄家的,這還得從甄家與陳風的合作開始說起。自從甄家拿下冀州新紙甲級代理開始,甄家的生意便壯大了不少。冀州富饒之地,士族門閥遍地,雖甄家已經不像先祖一般強盛了,但是在冀州的影響力還是十分強大的。這兩家聯姻隻有好處沒有壞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