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三十一話朝堂論功(1 / 2)

作品:《漢末風起

第三十一話朝堂論功

洛陽朝會

漢靈帝滿臉陰沉的聽著張讓宣讀著北方戰況。

「光和二年四月十八,並州刺史丁原引軍北上抗擊匈奴」

「光和二年四月二十六,並州軍戰敗回撤三十裡地」

「光和二年五月五日,並州軍屯於朔方郡廣牧縣城,因糧道阻斷退兵五原郡」

「光和二年五月八日,匈奴佔領朔方全境,屠殺朝廷官吏和百姓,奸淫擄掠荼毒……」

張讓話還沒說完,就被漢靈帝咆哮的打斷。看著漢靈帝起伏的胸膛和顫抖的身軀,不知道是氣的還是嚇的。

「廢物,廢物,全是廢物。左中郎將朱儁和蹇碩呢,何時發兵?」漢靈帝咆哮的問道。

「陛下息怒,左中郎將已經前往三河調集軍隊,五營將士也整裝待發,吾已移交虎符,不日中央大軍就能集結。」何進趕緊出班說道。心裡暗暗緋腑,這才過去幾天,大軍集結不需要時間的麼。

「陛下且寬心,並州刺史此番雖無功,但並未鑄錯,並州大軍猶在,待我天朝王師到來並州。必定可以一舉驅逐匈奴。」袁隗也出班說道。

……

「報,並州急報……」朝堂外的執金吾傳聲道。

這是應靈帝的要求,邊關軍報此時無需通傳,不必經由太尉和大將軍,直接呈報朝堂。

此時整個朝廷重心都圍繞在北疆之事上,因為靈帝非常重視這個。他雖然不認為自己是明君,但是也絕對不想做那喪權失地的庸君。這讓他百年之後如何麵對列祖列宗。

所以朝堂混亂他不以為意,大漢天災頻發百姓流離失所他也沒有什麼好的措施。但是每逢叛亂或者外族入侵,他必竭力阻之。此番甚至連兗州水患都擱置了。靈帝要求邊疆事實情報實時傳遞,這讓往來京都和並州的探子和情報官可都忙壞了。

聽到並州急報,滿朝文武公卿皆是嚇了一跳。這又發生什麼事了。他們現在不奢求什麼,隻要戰局不敗得太慘,使得局勢更加糜爛就行。

漢靈帝也是強力壓製下顫抖的手,沉聲道:「呈上來。」

自有小黃門從執金吾手中接過軍情踏入朝堂,再一路小跑遞給張讓。張讓接過軍情,低頭躬身小碎步到靈帝身邊,雙手高舉過頭,將軍情遞給靈帝。

漢靈帝展開軍情,紙是現在風靡大漢士林的新紙,新紙上散發的淡淡清香與墨香讓靈帝心神稍定。凝神定睛一看,稍許後哈哈大笑起來。

「真乃朕之良將,真乃朕之良將啊,哈哈哈」隨後抬眼看了看愕然的眾臣,把軍情遞給身旁張讓說道:「念與眾卿聽聽」

張讓連忙笑著接過軍情,看靈帝的反應肯定是喜報了,張讓在靈帝身邊多年啊,知道什麼時候該用什麼表情。是真正的大漢表情管理大師…

不過張讓此刻也很好奇,並州何事讓陛下如此欣喜?難道這並州刺史竟有此等本事擊敗了匈奴。遂清了清喉嚨,展開軍情,提起中氣大聲念到「臣雁門太守,破虜將軍陳風呈奏,匈奴猖獗,不顧皇恩浩蕩,漢家恩典,起大軍來犯。幸賴雁門將士用命,臣等不負皇恩,於雁門關外大破匈奴右賢王去卑,斬敵兩萬,俘敵萬餘。斬匈奴右賢王及犯我漢境匈奴之大小首領七十餘級,首級隨軍情呈上…」

聽完軍情奏章後滿朝死寂一片,隨後議論紛紛。

「那個去年剛大破匈奴的陳風?」

「獻侯之後…果然名門之後啊……」

「這雁門兵製三千五百人,如何破了匈奴近四萬大軍的。堪稱奇跡啊」

「真乃我大漢戰神是也」

……

漢靈帝並沒有阻止堂下之聲,他也沉浸在勝利的喜悅之中。

一旁的張讓也是興奮不已,通過宋典交好陳風,暗中扶持陳風這步棋走的沒錯。如此人才,將來一定是個不小的助力。思及此,張讓回身對著漢靈帝躬身作揖道:

「陛下,破虜將軍屢立戰功,應當封賞啊」

靈帝撫掌笑道「是極是極,該當封賞,該當封賞,哈哈哈如此能臣,再高的賞賜也不為過,便封其為大漢鎮北將軍,祁鄉侯,眾卿以為如何?」